本報專欄--既是文化人就不應矯情了!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09 02:26:32
台北市長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小野。(圖/柯辦提供)
 中國人向來看重文化人,不只是因為文化人有學問,更因為文化人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社會的良心,「清高」這兩個字正是對文化人的一種肯定。然而一樣米養百種人,有不少文化人也只是披著其外衣而已,郭沫若與陳寅恪可謂最明顯的對比。「清高」二字的背後意涵甚深,它意味著超越,並與現實政治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的文化人不必矯情,當然也不屑於矯情了。

 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小野,最近因為丁守中文化門神一說而在媒體面前哽咽回罵丁守中有沒有讀過書。小野這一哭,正是矯情的表現。我們相信,小野認為自己是文化人,而柯文哲找他當總幹事,恐怕也是希望文化人的形象能為其帶來一些正面加分的作用。擔任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小野就不再是純粹的文化人了,因為他不只是一腳踏進廚房而已,而是全身都進了政治廚房,如今卻只是沾到了一點油煙,就對外哽咽,難道不是矯情嗎!

 從小野個人的小歷史來看,過去與中影有很深的關係。不知當時他對中影有什麼樣的印象與評價,但相信當時他也認為自己是文化人,而不是支持國民黨的文化人。他們的想法也與今天黨產會或促轉會有很大的不同,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發現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正義兩個字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界定。更重要的是,小野在民進黨執政後,曾擔任台視節目部經理與華視總經理,不能謂與民進黨沒有關係,現在又擔任柯文哲競選總幹事,而且拍片推薦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在我們看來,小野的政治人色彩已蓋過了文化人色彩。

 老實說,政治人與文化人是有某種的矛盾。文化人身在社會中,當然對政治會有其個人的看法,也難免會有政治立場,但這些政治上的看法或立場,都應該是文化人核心概念的外圍,而不是取而代之。換句話說,清高兩個字不能因為政治上的看法或立場而有所打折。陳寅恪可以說是文化人真正的典範,他強調「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即使在文革時期遭受迫害,也未改其志。至於文化人如果更進一步擔任了政治性職務,那就很難再稱得上是文化人了,因為政治講究的是黨同伐異,看重的是權力利益。我們只要看看民進黨政府內那些學者從政的官員或立委,就可以了解他們是如何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

 從小野接下了柯文哲競選總幹事一職,無異兩腳都進了政治廚房,他拍片挺陳其邁,也只是政治動作而已。我們好奇的是,身為柯文哲競選總幹事,重點應該是台北市長選舉,卻跑去拍片挺陳其邁。除此之外,小野自認為是文化人,而陳其邁則是徹頭徹尾的政治人,小野對陳其邁的認識會有多深刻,相信不少人心中是抱著一個很大的問號。小野拍這種政治推薦短片,其根源應該不是文化人內心信念的一種反射,而是政治關係的反映而已。既然如此,小野應該大方面對丁守中的質疑,而不是在媒體面前矯情哽咽。他的哽咽其實是對自己文化人剩餘價值的利用,但也是一種令人喟嘆的褻瀆。

 從文化人到政治人,究竟是換軌還是墮落,恐怕只有午夜夢迴時自己去面對了。  (作者清道夫為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