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真文化:潮州觀橋 饒平賞村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8-10 15:16:00
廣濟橋夜景。
霧中的廣濟橋。
古城樓。
英粉村發展規劃效果圖。
  來源:《港真》月刊 原創:李春 

  大灣區諸城,香港人再熟悉不過的是潮州,那不僅因為香港有李超人,還因為香港舉頭抬眼就有潮州菜。但今天到潮州,當地朋友會帶你去看的是橋,因那橋有中國的絕無僅有;如果你要住下來,會帶你去饒平的鄉村,特別是那個脫了貧的英粉村。

  廣東以前有句民諺,大意是說到了廣東沒去潮州,你就白走了一遭,現在說到了潮州沒去過二十四橋,沒站在橋頭看過燈光秀,那是白走潮州一遭。沒去過潮州又唸過古詩的,會奇怪那二十四橋明月夜,怎麼會跑到潮州去了,那大灣區又哪個城市沒有橋,得專門跑到潮州去看。但去過看完才會知道,所謂的潮州二十四橋,官名稱為“廣濟橋”,俗稱“湘子橋”,那橋與趙縣“趙州橋”、惠安縣“洛陽橋”和北京“蘆溝橋”,並稱為“中國四大古橋”。而這“廣濟橋”又集拱橋、樑橋及浮橋於一體,為中國第一座啟閉式浮橋,被橋樑專家茅以升譽為“世界上最早的啟閉式橋樑”。

  “廣濟橋”那麼多名字,要一一開解。這座橋始建於南宋乾道七年,初為浮橋,到明宣德十年,潮州知府王源主持大橋重修,這才有官稱的“廣濟橋”。而“湘子橋”這一稱呼,來自民間傳說韓湘子與廣濟和尚鬥法,看誰一夜間建橋墩多,最後韓湘子小勝。至於二十四橋之說,則來自橋以其“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獨特風格建成,所謂二十四洲就是二十四個橋墩,每個上建有樓閣,由之形成二十四段橋。今天的“廣濟橋”,是潮州人二零零三年重修的,李嘉誠當年捐了七百二十萬元人民幣,包了六座樓閣的復修。

  “廣濟橋”白天看著特別,夜晚燈光秀更成為潮州當地人與觀光客同樂的主要節目。中國好多城市都有燈光秀,但潮州“廣濟橋”畔看的燈光秀,是在“一江兩岸三山屹”的燈光夜景,除燈光勾勒出耀眼的“廣濟橋”,還有以燈光打扮出韓江兩岸,包括金山、葫蘆山、筆架山等一片互相交融的山水空間。

  更特別的是那七彩變幻的燈光,與潮州本土音樂緊密結合送來,有韻味濃鬱的潮劇,有十分喜慶的歌曲《潮州人》,燈光隨著音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向人們講述潮州故事。

  潮州是古城,大大小小的文物景點七百處,如果換個想法,出古城潮州向饒平縣走去,會有新的發現。

  廣東“東大門”——饒平 

  香港人對饒平不大熟,因饒平在廣東最東的地頭,也因管轄著饒平的潮州名頭太大。然而這饒平面積一倍於香港,大到有山有海,卻只有百萬人口,是香港人口的七分之一。由於交通的制約,饒平經濟發展在廣東算是相對滯後。饒平下面一個叫英粉的小村,過去是貧困村。
  
  在廣東最新的發展戰略中,要重點發展“一帶”即廣東的沿海經濟帶,其重點是發展粵東和粵西的兩個城市群,即汕潮揭、湛茂兩大都市區。潮州地方,份屬新“一核一帶一區”中的“一帶”節點城市,有歷史地位,有經濟基礎,潮州的任務是打造沿海經濟帶上的特色精品城市。而潮州市下面的饒平縣,則擔負著向東開放的大門任務。

  饒平位處與福建交界之地,作為廣東的東大門,名字意味著“饒永不瘠,平永不亂”。饒平的平,則是因饒平是粵閩交界處,其公安檢查站是廣東潮州與福建省漳州市接壤,被稱為重要的治安關卡,現任饒平縣長有政法工作經驗,據說其把關安排,受到稱讚。

  說到饒平,要去新紅起來的樟溪鎮英粉村,那是一個新脫貧致富村,現在不僅是廣東加快脫貧的典型,也是在鄉村振興上快走一步的榜樣。

  中國很多鄉村擺脫貧困,都是靠人家用錢扶的,這英粉村脫貧則說是種出來的。當地有個“紅塵隱世‧百花英粉”主題花海扶貧基地,那就是該村扶貧的主打項目。在這個種花苗致富的項目中,種植工作優先僱用村內貧困戶,花苗成材產生收益,並與貧困戶分紅。

  英粉村村長餘和豐說,英粉村下一步將發展鄉村旅遊,英粉村一切都是環保的,水沒污染,空氣清新,現在要動員村民打造民宿,要吸引香港人來呼吸新鮮空氣,來親自動手種蔬菜,自己下河打撈水產,晚上在荷花池旁喝功夫菜,想要香港人來體會,這才是新潮汕的新氣象。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