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者3小時40分跑全馬 握著小圈讓運動常態化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4-15 11:11:46
  本報訊/每周二傍晚,天河體育中心(簡稱“天體”)外場周長1.1公裡的跑道上,總會出現一對對揮汗如雨的跑者,兩人有說有笑,他們手上還同時握著一個彩色橡膠圈,定睛一看才察覺,其中一人是一名視障者。

  這樣的場景已在天體上演了3年之久。跑者們都來自廣州市無障礙健康運動協會,協會的副會長楊俊是一名只能略微感到光亮的視障跑者,他告訴記者:“我們這個協會現在有120個健全人志願者,20名視障者,大家都通過運動得到了健康,也認識了更多的朋友。”

  在協會志願者的幫助下,視障者不但走出家門,還有人參加了馬拉松比賽,並獲得全馬3小時40分的好成績。

  楊俊今年29歲,穿著運動服的他顯得身材魁梧。四五年前,家住在黃埔區黃船社區的他,總是有意無意間被家人提醒,“你怎麼這麼胖”,“你這樣胖下去怎麼行”。

  但楊俊很無奈,從初中開始,他的先天性白內障病情急速惡化,雙眼只留下微弱的光感,“我只能感受到路燈,但眼前的地面,前方的環境就看不到了”。

  握著小圈跑大圈

  楊俊和跑步的結緣非常偶然。2015年,在黃埔區盲人協會做速錄員的他被問到,想不想參加廣州馬拉松(簡稱“廣馬”)。當時廣馬方興未艾,廣州有一個名為Gmfive的跑團前來盲人協會做公益,與協會的視障人員組成興趣小組,想通過陪跑的方式讓他們走出家門參加運動。

  “他們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一共來了五六十人,因為年齡相仿,我們很快就成了朋友。”楊俊說,剛開始他也有所顧慮,擔心運動會有危險,但因為和志願者很快有了共同語言,他不再瞻前顧後,開始和志願者們一起跑步,“跑步的時候,我們一同握著一個橡膠做的‘陪跑圈’,志願者往左拉,我就往左跑,往右拽,我就靠右,他們有時也會大聲喊,‘減速’、‘靠右’,我們就根據他們的指示做動作”,楊俊邊說,邊拿著手中的“陪跑圈”比劃著。

  2015年底,在跑團年輕人的幫助下,區盲人協會30多個視障者都完成了廣馬的5公裡迷你馬拉松,“其實很多人體力不濟,是在他們帶領下走完了5公裡。比賽後我就愛上了跑步,我喜歡大家跑步時的那種氛圍,跑步也讓我的身體變得健康了,雖然剛開始鍛煉時很累,想放棄,但堅持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的體重降了下來,我變得更健康了,所以我真不希望這群志願者走,我想繼續跑下去”。

  自此,楊俊便有了希望讓視障者長跑運動常態化的想法,他和志願者溝通,力圖一步步將這個特殊的跑團建立起來。

  讓視障者運動常態化

  江映繁是最初的那批志願者之一,最大的愛好就是跑馬。那一年,江映繁因跑中國香港馬拉松認識了盲人和聾人組合的猛龍隊,受到感染的他,也決定在廣州推廣公益跑和無障礙出行,得知楊俊的想法後,立刻表達了支持。於是,楊俊負責召集有跑步運動意向的視障者,江映繁則開始聯絡和協調那些願意充當視障人士陪跑員的志願者。

  很快,這個特殊跑團的管理層就浮出水面,“我們經過商討,把肢體障礙的殘疾人也一起納入進來,建立起協會的理事會,最初視障跑者有10人,肢體障礙者有三四個,志願者則占到協會總人數的2/3左右”。

  2016年9月,廣州市無障礙健康運動協會作為社會組織在市民政局正式註冊。江映繁告訴記者,協會召集來的志願者也來自各行各業,他們各展所能,充分利用手上的資源,讓協會迅速發展壯大,“我們的志願者有IT工程師、老板、護士等,他們都是有愛心又愛跑步的人,當時我們和志願者、視障者和殘障人士協調後,大家就約定每周二晚上6點,固定在天河體育中心外場進行長跑訓練,風雨無阻”。

  如今,協會的視障跑者已經達到20人、肢體障礙者10人,固定來陪跑的志願者達到120人。楊俊說,當年他希望每周都能跑步健身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我們20名視障跑者中,全盲的占到2/3,經過我們每周的鍛煉,15個人擁有了跑半程馬拉松的能力,5個人可以跑全程馬拉松,其中最快的視障跑者,全馬的成績能達到3小時40分。”楊俊興奮地說。

  首馬完成“5小時13分”

  楊俊是5個能跑全馬的視障者之一,現如今國內大大小小的馬拉松賽事,他都盡可能地參加。能跑完全馬,他把很大一部分功勞都記在了志願者的身上,參加馬拉松運動3年,楊俊比之前瘦了20斤,身體愈發結實魁梧。

  “我的第一個全馬陪跑員叫佳媚。”說起這名字,他特地停下來,向記者強調“佳”和“媚”字怎麼寫,“那是2017年的貴陽馬拉松,跑全馬必須要有充足的體能儲備,而作為視障人群,我們必須要和陪跑員有足夠的默契,才能完賽。佳媚每個周中、周末都會特地來和我一起訓練,一直堅持了4個月。”

  楊俊說,在訓練的後期,佳媚臨時調往東莞工作,但為了不影響楊俊訓練,佳媚總是在前一天晚上坐高鐵回到廣州,住在很便宜的快捷酒店裡,第二天一清早,就拉著楊俊做長途跑,“當時的廣州已經是夏季,所以我們只能在清晨氣溫較低的時候跑步,每周訓練的時候,佳媚都會準時過來,風雨無阻”。

  楊俊說,佳媚的那份恒心讓他非常感動。每周來回陪他訓練都是佳媚自費的,雖然當初她只是口頭答應了楊俊,但卻一諾千金,從不失約。臨到貴陽馬拉松,又是佳媚陪著他一起坐高鐵到貴陽,最終,楊俊以5小時13分的成績,完成了人生首個馬拉松。

  如今,楊俊的全馬成績已經提高到了4小時18分。他說,自己成績的提高也得益於後期遇到的陪跑員,“後來,我遇到了一個開公司的老板,叫陳吉,他非常嚴肅地指點我怎樣練速度;2018年,我遇到的陪跑員叫常勇,他特別認真,不斷地糾正我的跑步技術,我都有點怕他。但每次跑步時,我都能感到陪跑員積極向上的一面,他們不斷鼓勵我完賽,這種被人勉勵的感覺,有時比和家人在一起還要好”。

  癌症康復後堅持陪跑

  而最讓楊俊感動的,是協會當初的組織者江映繁。

  “2016年,協會成立沒多久,他就被檢查出罹患鼻咽癌,住院治療了,我們當時都很擔心他,覺得他以後可能再也跑不了了。但我沒想到,2018年4月,我的耳邊又重新聽到了他的聲音。”楊俊告訴記者,江映繁很早以前就開始做公益,長跑也是他多年的愛好,他從2011年第一屆廣馬開始,就連續參加這項賽事。

  “江映繁告訴我,經歷了這樣的病痛,才更加了解到生命的含義。他覺得,對於視障人士來說,資金的資助其實並不能真正幫到他們,只有帶著他們離開社會邊緣,參與到馬拉松賽事裡來,才是真正的幫助,因為跑步能讓他們融入到社會裡來,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從自身的經歷出發,楊俊感到江映繁的話特別對。重新回到協會後,江映繁仍然堅持帶領著殘障人士陪跑。

  去年的廣州馬拉松比賽,江映繁作為一名輪椅跑者的陪跑員,再次出現在賽道上。

  讓更多視障者走出家門

  “我認為我對馬拉松的熱度,再過兩三年就會‘退燒’了,但對於跑步這項運動,卻會一直熱愛下去。”楊俊說,跑步給視障人群帶來的改變是全方位的,“我們很多人原本都生活在社會的邊緣,正是長跑才讓我們走在一起,才讓我們性格變得開朗,體質得到增強,我的目標就是鼓勵更多視障者參與到長跑運動中來。”

  “你可以看到,我們這些視障者的身體很兩極化,要麼營養不好,身體瘦弱;要麼就是平時缺乏運動,身體肥胖,但他們一旦肯走出來,堅持一段時間,都會感到身體的變化,肌肉的增加、肥肉的減少,都會讓他們更健康,而不斷地與外界交流,也會讓他們更加自信。”楊俊希望未來把協會打造成更具規模的平台,引入更多願意支持公益事業的企業,“我們現在還沒有獲得特別大的贊助,主要是好的跑步鞋太貴了,視障者買不起。”

  楊俊說,每當有人捐助好的運動鞋時,他都會考慮將鞋子先送給家庭經濟條件最困難的殘疾跑者,“在這裡,我們能聽到每個人爽朗的笑聲,這樣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來源:新華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