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大“睡城”悄悄改變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9-11 10:15:33
資料圖(圖片來源:千龍網)
  本報訊/“每天一睜眼就想逃離這裡”,住在北京“回天”地區的劉先生,曾和這個念頭博弈、鬥爭。

  “亞洲最大社區”天通苑,與相隔5公里的另一個大型社區回龍觀,合稱“回天”地區。這裡有86.3萬常住人口,交通擁堵、基礎設施薄弱、職住不平衡等問題突出,有“睡城”“堵城”之名。

  一場建設人性化社區的“大改造”在這裡上演,2018年8月16日,《優化提升回龍觀天通苑地區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三年行動計劃》(以下簡稱“回天計劃”)發布實施,打出108個改善民生項目的組合拳,覆蓋教育、醫療衛生、文化體育、養老、交通等各個領域。

  短短一年,“回天”地區大變樣,公共服務、交通、基礎設施的短板陸續補齊,“回天”地區的居民從逃離到回流。

  “除非動了林萃路,我才相信回天計劃是動真格的”

  早上7點,家住北京人家小區的劉先生出門到中關村軟件園上班,他每天都為通勤苦惱。早高峰,坐公交,經常堵在西二旗大街;坐地鐵,排隊20分鐘才能進站,進了地鐵更是一場“硬仗”;晚高峰,在北郊農場橋一堵就是半個小時。

  劉先生的通勤經歷是“回天”地區86萬余名居民日常交通的縮影,“起來征戰北五環,我家住在回龍觀”唱出大型社區“出不去”“回不來”的出行難題。

  這個難題源於1998年的房改。1999年,回龍觀、天通苑地區被批准建設首批經濟適用房,一棟棟樓房如雨後春笋般冒出。

  每個清晨,黑壓壓的人群像潮水一樣退去,晚上又如潮水般湧回。天通苑站、回龍觀站是北京有名的“最擁擠地鐵站”;“回天”地區縱橫的快速路少,又被京藏、京承兩條高速包圍,從回龍觀到中關村的車輛曾每天被堵在辛莊橋、北郊農場橋。

  為破解出行難題,回天計劃勾勒出“一縱一橫、五通五暢”的交通骨干系統,完善交通路網、構建區域慢行系統、提高軌道交通通行效率。

  在實施初期,有市民不看好回天計劃,認為“又是一項面子工程”;還有人稱,“除非動了林萃路,我才相信回天計劃是動真格的”。

  林萃路是回龍觀地區連接中心城區的一條主干路,2006年開工建設,2009年大部分路段完工。但受附近一家公司拆遷影響,林萃路還有950米斷點,斷了12年之久。

  終於,經過多次協商,去年12月底,“斷頭路”林萃路再度開工。伴隨著水泥攪拌車和挖掘機發出的轟鳴聲,中鐵六局項目總工陳東說:“城鐵側和國鐵側的框架橋正在建設,計劃明年7月全線貫通。”

  北郊農場橋曾是“回天”地區諸多堵點中最為突出的一個。作為回龍觀西大街進入京藏高速的唯一入口,高峰時段,雙向三車道的車在此匯入,擁擠程度可想而知。

  改建後,北郊農場橋的機動車道由“一進一出”兩車道擴展為“兩進兩出”四車道,橋寬由16米拓寬至32.5米,高峰時段通行車輛由之前的1400輛增加至2100輛,現已難覓往日擁堵之景。

  據統計,13.8%的回龍觀居民在上地軟件園上班,8.4%在中關村上班。由於通勤人數多、直線距離短,用“慢行”連接兩地不失為首選通行方案,今年5月31日,北京市首條自行車專用路——回龍觀至上地自行車專用路試運營。

  這條路全長6.5公里,30分鐘內可從昌平回龍觀騎行到海淀上地軟件園,藍天白雲下,紅綠相間的塑膠車道,深受騎行愛好者的追捧,新晉為“網紅打卡地”。

  成為“網紅”的背後,是一個個人性化的設計。根據上下班規律,潮汐車道中午變換方向;上下坡助力裝置讓騎行者推車上高架橋更省力;出入口雙層立體停車架可停放3240輛自行車;自行車專用路服務區設有遮雨棚、座椅,沿線有藥箱、打氣筒。

  截至8月7日,自行車專用路通行量達50余萬輛,7月份日均通行流量6265人次。

  一年來,“堵城”堵塞的血管逐漸打通。經過優化升級,94條公交線路日運客量67萬人次;13號線回龍觀車站新建1250平方米的安檢廳,安檢能力提升3倍以上;北苑北綜合交通樞紐預計9月底試運行,改善高峰時段近5萬人次的換乘環境,25個交通項目正在有序鋪開。

  家門口上學,保育費降了三分之二

  踩高蹺、坐小四輪車,在球體迷宮里鑽上鑽下……每天上午9時左右,北京昌平區天嬌雙語藝術幼兒園的戶外活動區熱鬧非凡,50余名小朋友玩得滿頭大汗,老師在一旁看護,時不時給孩子們擦汗。

  據天驕雙語藝術幼兒園園長殷光傑介紹,該園去年年底轉為普惠幼兒園,保育費由原來的2700元降到750元。殷光傑指了指積木、串珠玩具、多媒體設備說:“這些玩教具都是新配備的,孩子們特別喜歡在可觸摸電視上畫畫。”

  李女士的兒子就在這所幼兒園上學,李女士感嘆道:“一下少了2000多元,真是給我們二孩家庭減負啊!”她說:“收費少了,教學質量沒有下降,課外活動反而更豐富了。”

  2018年,10所小區配套幼兒園轉為普惠園,12所普惠性幼兒園建成,每月保教費用由最高6200元降至最低600元,共提供3810個學位。

  北京市教委副巡視員張永凱說:“‘回天’地區由於對人口規模總量估計不足,規劃學校偏少,實施率低,開發商欠賬多,導致學校配套設施欠賬多,缺口大。另外,區域內整體優質教育數量供給和質量供給與該地區居民的期待有較大的差距。”

  為讓居民期待逐步成為現實,回天計劃擬實施教育項目共32個。在建的清華大學附屬小學昌平學校天通苑校區是其中之一。

  8個月時間,經過拆除原有建築、結構改造、室外裝修等工序,紅灰相間、富有清華特色的兩棟教學樓和一座風雨操場,承載著期盼建設完工。

  清華附小副校長劉建偉介紹說,該校區今年的招生工作已完成,招收了6個班252名學生,非京籍學生占比近20%,“‘回天’地區的孩子們享受到了家門口的優質教育”。

  北京另一所優質高中人大附中也被引入“回天”地區,兩所學校預計可增加2040個學位。

  “睡城”里的養老、醫療答卷

  白天,這座“睡城”里,只剩下30多萬名老人,其中2.2萬名是80歲以上的老人。如何讓“回天”地區的老人“病有所依,老有所養”,回天計劃給出了答案——打造一刻鐘服務圈,完善配套醫療、養老服務。

  在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副院長楊林看來,中醫是該院的特色科室,有許多老人來這裡看慢性病,專家門診要提前預約,“老年人有個腰酸背痛,不願去市里醫院排隊,都會來這裡”。

  但該院的醫療條件、住院環境,遠遠無法滿足居民的需求。

  2018年12月,該院住院樓開始施工,設計床位505張,產科病床計劃增加一倍,“日接診量可達4000人次”。現有的綜合樓也計劃改為國醫館,滿足老年人治療慢性病的需求。

  與此同時,積水潭醫院回龍觀院區在擴建,清華長庚婦兒中心項目正在推進,將為“回天”地區新增1200個床位。

  “周邊、身邊和床邊”的居家養老服務驛站在“回天”地區落成。10多位老人在活動室里看電視、聊天,兩位老人在閱覽室看書,昌平區融澤嘉園二區養老服務驛站,成了老人的“家外之家”。

  98歲的楊瑞琳和93歲的常法韞夫婦已經在這裡住了兩年,兩位老人喜歡聽收音機、看書。常法韞拉著護工的手誇獎道:“她對我們可好了,我都長胖了。”

  與此類似的養老驛站在“回天”地區還有20個。另外,該地區已建成5所配套養老院(托老所)和1所殘疾人托養所,可提供床位374張,增加福利設施用地1.4萬平方米。

  住在龍澤苑社區將近20年的張貞榮說:“我感觸最深的就是改建的老年活動中心,我經常去參加合唱活動。”龍澤苑社區居委會主任伊然借助“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機制,把閑置多年的人防工程改成了老年活動中心;又拆除了1961平方米的違規建築,計劃改為老年驛站和老年餐桌。

  北京市發改委副主任張艶林說,一年來,北京市克服了歷史欠賬多、規劃用地資源有限、配套基礎薄弱等困難,經過多方積極努力,67個項目已順利實現開工,其中35個項目已完成,今年年底還將開工35項。”

  這僅僅是回天計劃“行動”的第一個年頭,未來,“回天”地區將一步步破解大型社區治理難題。

  來源:中國青年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