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毅:為什麼莫雷不道歉 蕭華也支持他?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8 11:52:50
本報訊/十一長假之後,恢復推送第一天,必須從莫雷說起。

先把火箭隊總經理達雷爾·莫雷發表涉港不當言論之後,我在第一時間發出的微博截圖貼在這兒。相信很多朋友都看到了,也得到了很多朋友的轉發。

截止到昨天為止,我們已經看到了包括媒體、贊助商、社會組織、政府部分等各個不同層面上對莫雷言論的憤怒,以及採取的行動。火箭的贊助商們,包括李寧、浦發銀行、嘉銀金科等等,都已正式聲明中止和火箭的合作;以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體育頻道和擁有NBA網絡獨家版權的騰訊體育為首的媒體也聲明中止火箭隊的比賽轉播等一切交流事宜;中國籃協中止了和火箭隊的合作,CBA公司取消了CBA球隊和發展聯盟之間的熱身賽;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向火箭隊表達了強烈不滿。對莫雷言論的回擊,對火箭隊採取行動的速度和力度非常大。

但到昨天為止,莫雷仍然沒有道歉。他又發出了兩條推特進行解釋,都是不疼不癢,申訴自己“只是基於某種闡釋,對一個複雜事件表達某一種想法”,仍然在嘗試為自己辯解。NBA官方由首席傳播官邁克爾·巴斯在昨天發表的聲明裡,也只是用到了“regrettable”,也就是“遺憾”,而不是中文譯文中寫到的“極其失望”,同時還重申,“在NBA的價值觀下,人們可對感興趣的事情深入了解並分享自己的看法”的理念,這反而加劇了中國民眾的憤怒和不滿。

在這段譯文裡,我們甚至能看到NBA美國公司和中國公司工作者們的文化衝撞。其實,這就是莫雷為什麼迄今不道歉,恐怕也不會道歉;他的老板以及聯盟為什麼沒有像我們期待的那樣解雇他,或者公開批評他。這就是在西方的價值觀體系下,他們認為莫雷有表達自我意見的自由。無論他說的是對的還是錯的,他可以表達。這也是昨天深夜,NBA總裁亞當·蕭華在日本接受採訪時表示的,他仍然支持莫雷“在這種情況下的政治自由表達”——雖然並不是說他支持莫雷表達的政治意見。

但事實上,就像我在微博上第一條表達的那樣,任何自由都不是絕對的。美國人認為自己是絕對言論自由的,他們甚至可以抨擊總統。但其實他們也是有禁忌的。種族問題就是他們的紅線,不然快船前老板斯特林不會因為電話被竊聽(還不是像莫雷一樣公開表達),就被逼賣掉球隊;勇士隊主教練科爾曾經說過“CHINAMAN”這個詞,他也道歉了,因為他知道這是美國社會的紅線。在很多人群裡,宗教問題也是他們不能觸碰的紅線。和種族問題一樣,一旦說錯,五雷轟頂,萬劫不複。

也就是說,美國人知道在他們的輿論世界裡,同樣是有紅線不能觸碰的。但以他們長期形成的思維習慣,他們並不知道,或者說並不在乎,其他國家、其他民族不能觸碰的紅線在哪兒。雖然已經有過這麼多體育、商業領域的交流,但他們並不真正了解中國社會,也不真正了解中國人民的情感,中國人民對國家懷有的神聖感以及對領土主權的信念。莫雷事後含糊其辭的解釋,其實還是在捍衛他的所謂自由,而不是他表達的內容。火箭隊和NBA官方雖然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但由於美國法律和整體意識形態——如因發表言論被炒,當事人可以發起訴訟,並獲得巨額賠償,也不會對莫雷進行強制性的處罰,這就是現在美方處理莫雷事件的困局。

除了莫雷的無知,莫雷事件的延伸和發展方向,最終還是展現出整個東西方在價值取向、文化意識上的高牆,遠比網絡翻牆難的多。有些事情,遠隔東西,可以接受求同存異。但原則問題,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NBA作為美國四大體育聯盟裡國際化發展最好的一家,他們近30年來都在嘗試架起通往遠東的橋梁,打開中國市場。他們想擁抱中國市場,就必須真正了解和尊重中國,尊重中國人民的情感和禁忌,發表言論時不能跨越中國的紅線。他們必須清楚,在一些國際政治和涉及其他國家和民族情感的重大問題上,他們需要遵守和種族、宗教同樣的禁忌和謹慎態度,不能做出錯誤表達。我再說一遍,這個世界沒有絕對自由。

新晉籃網老板蔡崇信昨天的一篇長文,以他橫跨中西的角色,作為NBA球隊擁有者的層次和威望,向美國——主要也是向NBA業界講述中華民族百年以來經歷的磨難歷程,中國人民情感形成的淵源,以及為什麼對領土分離言論如此憤怒。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讓美國人,讓NBA的美國從業者和運動員更多了解中國,這非常必要。因為美國的教育體系和方式,以及西方媒體的報道和解讀角度,很多美國人對世界(不只是對中國)懷有大量未知和誤解。只有更多見識和溝通,才能消除無知和誤解。

從長遠角度看,NBA——尤其是在他們的國際化進程裡,需要建立相應機制,來避免類似莫雷事件的再次發生。現在NBA的文化風潮,是鼓勵運動員表達態度和意見,特別是在政治傾向上。但這應該是是有界限的。你說你自己的,沒問題。NBA有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也有在世界各國舉辦的比賽和活動。不可否認的是,NBA為籃球這項運動在全球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但同時,每一國有自己的政治和文化,每一國人民有自己的信念和情感,你不能妄加論斷。也許你是很好的總經理,你的精算水平很高;也許你是很好的運動員,你投籃無人能防。但這世界上一定有太多你並不清楚,並不了解的事情。不清楚的事情,就不要亂說。否則,承擔責任的不只是你自己,還有整個NBA的戰略計劃和前途。

當然,這是長遠角度。還有沒有長遠可言,取決於眼前他們怎麼應對。前文所說的困局,只有莫雷自己主動辭職一個打開方式。但在蕭華也公開表態之後,這個操作的可能性幾乎為零。NBA在中國的命運正在撞向冰山。

就說到這兒吧。作為從小參與體育,熱愛體育,最終以體育為生的工作者,體育最打動我的,一向是它的相對純粹和公平。欣賞最頂尖水平的體育比賽,是我們生活裡的重要方式,是年輕人們獲得活力的源泉之一。我1999年入行從業,王治郅在那一年被小牛隊選中,邇來20年整。在此刻見證這樣的局面,非常遺憾。

來源:楊毅侃球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