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霸權追逐戰 陸按下啟動鍵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9-14 07:49:58
  本報訊/Covid-19仍在全球上空傳遞著不確定,政治與科技的脫鉤卻已經像潑出去的水,再難收回。我不知道美國會不會在總統大選前又做出什麼驚世駭俗的動作,但我清楚知道,資本市場正在歷經一個由大陸主導的金融霸權追逐戰。Covid-19爆發後的2020年,我看見BlackRock搶到建立大陸基金業務的頭香;Vanguard決定亞洲總部遷往上海;JPMorgan Chase斥資10億美元收購其大陸業務的控股權;全球的基金經理下手購買了將近2000億美元的大陸股票和債券。我相信華爾街對大陸的興趣已經不是短期的貪婪,它們反映的是一個長期的賭注,那就是全球金融的重心正向東方移轉。

  台灣觀點

  不能否認,西方資本市場,尤其是美國的資本市場,仍然在全球金融市場舉足輕重,也因為這樣,美國總統川普才會趾高氣昂的斥責大陸企業應該從NYSE下市。但如果你問我,有什麼是中美對峙中,正在扭轉且可能豬羊變色的,那絕對就是大陸在金融領域實力的與日俱增。

  最明顯的就是香港正掀起的一波大規模IPO,隨著螞蟻集團的成為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IPO,我相信華爾街和其他國家的機構投資者都將摩拳擦掌湧入大陸的資本市場浪潮中。

  金融改革 即將到來

  這個情況在我隔離結束進到辦公室後感受更深,我看見上海灘的金融圈早就把Covid-19拋諸腦後,我看見我的外資圈朋友對地緣政治的緊張局勢避而不談,但每個人對於大陸即將到來的金融改革都處在一個興奮的狀態。

  多年來,美國政府一直想方設法呼籲大陸盡快向外資開放,但大陸一直避左右而言他的在拖延腳步。突然,這些角色一下子被顛倒了。川普政府希望全球金融從大陸正式撤軍,但大陸卻正敞開大門,積極鋪上紅地毯希望外資金融機構投入大陸資本市場的懷抱。

  其中資金的流動最為驚人,截至6月底,外資持有的大陸股票和債券分別比2019年增加了50%和28%。其中一些反映了不能免俗的資本規則,例如MSCI增加了中國A股在其指數中的權重,這讓被動跟蹤這些基準的全球基金只能積極加大在大陸配置的資金。不僅如此,大陸還讓外國投資機構進入門檻變得更加容易,其背後的戰略思維,我相信都根植於資本的逐利特性,以及大陸能夠提供的兩個獨特吸引力:GDP的可持續增長,以及大陸市場的有利可圖。

  這是一個聰明的戰略,就像大陸人行前行長周小川說的,來自國外的競爭幫助了大陸成為世界的工廠,今天同樣的開放一定可以提升大陸的金融發展。另外,大陸監管機構也希望企業透過發債和股票來籌集更多的直接金融資金,以擺脫對銀行間接金融的過度依賴,而大陸的監管放松又與外國金融機構的獲利追求相吻合。

  歸根究柢,大陸市場這麼大,誰又能夠輕易忽視它的發展潛能。就像美國顧問公司Oliver Wyman發表的:大陸個人客戶的可投資財富預計將從2018年的24兆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41兆美元,這絕對是一塊全球資產管理與投資銀行機構饞到流口水的大餅。

  但外國機構還將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與大陸本土機構展開一番激烈戰鬥,國營企業仍會將最好的交易保留給大陸銀行,政府也正在構建一個大陸所謂的「航空母艦」投資銀行來抵禦外國金融機構。而且,海外資產管理機構仍然只能透過大陸銀行和科技平台來分銷金融產品。

  但我相信,全球金融機構已經為美國對中國採取強硬路線做了兩手準備,說到底,地緣政治對金融部門的影響不同於工業部門,工廠需要大量的固定資產投資和精心配置的供應鏈管理,相比之下,對大陸債券或股票的投資更容易做好相應的風險管理。

  金融進擊 勢在必行

  無論如何,大陸在貿易戰中,吸引華爾街的能力顯示出了它的資本市場影響力,但要成為金融超級大國,仍然需要建立自己的全球金融和支付基礎設施,並使人民幣能夠更自由地兌換。大陸頭部企業在國外的發展仍處處受限,且大陸大部分貿易仍以美元計價,這使其隨時可能受到美國的制裁。

  想要建立一個能夠替代美國的金融霸權依然艱難,不但需要數年時間,可能還需要大陸政府持續的推動資本市場改革,儘管如此,貿易戰與Covid-19仍然給了中國採取資本市場改革的強烈動機,這將是未來十年全球金融發展最精彩篇章。

  (來源: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