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因勞工索賠鬧僵,該怪誰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1-11 10:19:19
  本報訊/2018年的最後一天,韓國最高法院針對二戰時期被強征到日本的4名原韓國勞工的索賠案做出宣判,要求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向每位原告支付賠償金1億韓元。對於一直以來強調日韓兩國已經通過1965年邦交正常化之際簽約“完全並且最終解決”了勞工問題的日本政府來說,這無異於當頭一棒。今年1月8日,韓國大邱地方法院浦項分支機構又做出判決,扣押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在韓國的部分資產。對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現出惱羞成怒,高調反彈。

  究竟應該如何看待歲末年初日韓兩國之間這場“歷史牌局”的新變化呢?首先,這次韓國最高法院的判決,有可能導致近年來並不順暢的日韓關係持續走低。長期以來,圍繞著歷史問題,日韓兩國之間大多是在政府、民間團體之間交涉解決。伴隨著不同的時間、時機與節點,彼此互有進退。這次韓國最高法院以判決的方式進行“司法介入”,則讓“歷史牌局”發生了變化,打牌對手都不得不尋找新牌。解決歷史問題,需要大局觀,需要政治智慧。但是,這同樣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不可能完全是平穩和諧的。從目前看,日本政府期望通過兩國政府之間的談判來解決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它直接破壞日韓兩國的核心價值與體制——司法獨立,韓國不可能因日本的“雙重價值觀”而讓步。

  其次,韓國最高法院的這次判決,對東亞乃至亞洲的地緣政治關係都會產生影響。談到東亞和亞洲的地緣政治,從來都離不開歷史問題,簡單地說,就是離不開日本二戰期間的對外侵略問題。日本應該深刻認識到,這個問題,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決的,也不是某一屆政權某一個協定就可以完全解決的。如今,日本政府總是說,有的鄰國在打“歷史牌”,而忽視了恰恰是日本以往的政府在二戰期間通過自身的侵略行動“授人以牌”。因此,日本政府今天應該看到這種歷史的傳承性,不斷地反省侵略歷史,不斷地真心實意推進歷史和解、國家和解、民族和解,而不是遇到對方出“歷史牌”的時候,就立刻強烈地反擊對方。

  最後,歷史是一面鏡子。明鏡高懸,總比無鏡可鑒要好。強制征用乃至搶奪壓榨勞工的事情,並非僅僅存在於日韓之間,在中日兩國的歷史上同樣也發生過。日本政府擔心韓國最高法院的判決,會對中國的司法機構也產生影響。應該說,這種未雨綢繆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但是,有了這種擔心以後,日本政府應該採取更加積極、主動、適應新時代的解決方法,尋求新的政治智慧。

  歷史問題是日本與東亞關係中永遠不可回避的內容,但歷史問題又不是日本與東亞關係的全部內容。如何處理這個問題,需要時間和耐心,需要經過傷口愈合、破綻、再愈合的過程。有人總以戰後歐洲和解為例,指望亞洲走歐洲之路。筆者則認為亞洲自有地域、文化、傳統的特征,戰後“和解之路”一定會走,但最後一定是具有“亞洲特色”的。(作者蔣豐是資深日本華文傳媒人)

  來源:環球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