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軍控談判前景不樂觀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30 12:22:40
  本報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美俄間僅存的軍控條約。由於美國表現冷淡,條約延長前景不樂觀。一旦條約失效,或將引發美俄軍備競賽,將對全球戰略穩定造成重大負面影響。 

  近日,美俄雙方在奧地利維也納就戰略穩定及軍控議題進行了閉門磋商。從雙方連日來陸續釋放出的信息來看,美俄在軍控問題上的立場相去甚遠。俄方談判代表、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6月26日接受塔斯社採訪時坦言,俄美關係正承受巨大壓力,兩國需要在軍控等一系列問題上重建互信。 

  “雙方未就條約延長問題取得明顯進展” 

  美國軍控問題特別代表馬歇爾·比林斯利近日與里亞布科夫在維也納召開軍控對話會。據奧地利媒體報道,雙方進行了約10個小時的會談,主要討論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相關問題。然而,雙方未能在《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有效期延長等問題上取得有效成果,僅原則上同意將舉行下一輪談判。 

  美國一名高級官員表示,美俄同意成立三個工作組,分別討論沒有約束的庫存、透明度與核查、太空武器化三個問題。比林斯利在會後稱,雙方圍繞一系列軍控議題展開了“詳細討論”,並就進行下一輪對話達成“原則一致”。美國對該條約未來保持一切可能的選擇,美國願意考慮延長該條約,但只能在“特定情況下”進行。 

  里亞布科夫說:“很遺憾,我們沒有感覺到美方願意接受我們的邏輯,即無先決條件地延長條約。”他表示,在軍控方面,俄美有明顯不同的日程,雙方互相傾聽,彼此做出了回應,但在根本問題上沒有拉近立場。 

  里亞布科夫表示,俄羅斯不會試圖不惜一切代價保留《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坦率地說,我們之間的信任為零。俄美關係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我們正處在相當困難的時期。” 

  美國國務院前負責核不擴散事務官員馬克·菲茨帕特里克說:“從目前表態來看,美俄雙方未就條約延長問題取得明顯進展。” 

  “美國在續約問題上選擇繼續拖延” 

  美俄兩國2010年簽署《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旨在限制兩國部署的核彈頭和運載工具數量。該條約將於2021年2月到期,條約有效期可在兩國協商後至多延長5年。在美國去年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今年宣布將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成為美俄僅存的軍控條約。俄方自去年以來已多次表示願意不設前提條件延長該條約有效期,但美方對此始終態度冷淡。 

  有分析認為,美俄此輪談判未能取得進展,本質上是因為美方在該條約延期問題上態度消極且持單邊主義思維。美國軍備控制協會裁軍和減少威脅政策主任金斯頓·雷夫更是直言:“美國在續約問題上選擇繼續拖延。” 

  目前,美俄雙方圍繞《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延期立場分歧巨大。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如果條約有效期能夠延長,將有利於維護全球戰略穩定。裡亞布科夫表示,《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維護國際安全、促進國際戰略穩定的重要因素,俄方願意無條件延長條約。 

  相對於俄方的明確態度,美方態度則模棱兩可,且不斷為條約延期設置層層阻礙。《華爾街日報》網站報道稱,美國政府希望推動達成一項新協議,來取代即將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鑒於美國對外政策中的單邊主義色彩日益濃厚,人們愈發擔憂《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前景。 

  “條約失效將為新的核軍備競賽打開大門” 

  近年來,美國在軍控和防擴散領域奉行“美國優先”,一再毀約“退群”,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撤銷簽署《武器貿易條約》,阻礙《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迄今未完成庫存化學武器銷毀,醞釀恢復核試驗,在美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延期問題上態度消極。專家指出,美方的所作所為,嚴重損害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阻礙國際軍控與裁軍進程。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俄羅斯及歐亞項目副主任傑弗裡·曼科夫認為,美國現政府認為美國可以有效地贏得軍備競賽,因此對軍控條約表現冷淡,退出《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都表明了這種心態。同時,美國在《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問題上持有相同的政治計算和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這也決定了美國的消極做法。 

  彭博社認為,放棄限制戰略核武器的美俄條約是“不明智的”,美國不應該讓《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過期。“條約失效將為新的核軍備競賽打開大門,導致雙方戰略意圖透明度降低,從而破壞全球戰略穩定。”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項目主任詹姆斯·阿克頓表示,如果該條約未能延長,美俄或將重新進入一場耗資巨大且危險的核軍備競賽。 

  有分析指出,《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奧巴馬政府“重啟”美俄關係的重要成果,而廢止前政府的外交遺產是美國現政府的一貫立場。加上美俄關係處於歷史低點,這些都讓該條約延期前景黯淡。

  (來源:人民日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