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良:“反滲透法”的凶惡性、險惡性、邪惡性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24 14:12:19
  本報訊/據中國台灣網報道,在台灣選舉展開激戰、各方準備決戰的前夕,蔡英文當局悍然宣布定要在今年最後一天強行通過“反滲透法”。民進黨、蔡當局一心一意搞政治鬥爭、兩岸對抗,已經發展到急不可耐、窮凶極惡的地步了。在我看來,這種凶窮極惡可歸納為令人驚訝和痛恨的三種特性——凶惡、險惡和邪惡。

  凶神惡煞的惡相

  為何制訂“反滲透法”?要反制誰的滲透?蔡當局的回答是針對“敵國”的滲透。原來,這是要拉開“我國”(蔡英文掛在嘴邊的“這個國家”)與“敵國”的滲透與反滲透戰大幕。顯而易見,這一個普通的名詞包含了兩個概念,也是兩個符號和標簽。一個是“敵”,另一個是“國”。顧名思義,敵就是敵人,與自己人是你死我活的關係。民進黨、蔡當局一直渲染所謂中國大陸的對台灣的威脅,不斷兜售“芒果干”,目的就是製造一個敵人,這次乾脆不加掩飾地挑明了所謂“境外敵對勢力”。此外,一個“敵”字也分明意味著一種交戰方式和交戰狀態。

  “國”字就更有深意和惡意了。“敵國”概念是“反滲透修法”的核心和基礎,既然把防範的對象視為“敵國”,在理念上和邏輯上就確立了“我國”與“敵國”的對立和對抗關係,其出發點自然就是“兩國論”。通過這一手法捏造出“敵國”,其實無異於老套的樹假想敵的做法,無非是要製造緊張甚至戰爭氣氛,嚇唬老百姓,把他們驅趕進民進黨形塑的狹小死胡同里去,而民眾卻不知道民進黨施放的是選戰的煙幕彈,而不是台海戰爭的硝煙。

  走到了這一步,就意味著民進黨、蔡當局不打算回頭、要與大陸對抗到底了。僅從今年一年的情況來看,蔡當局從年初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和“民主協商”,到反“融合發展”,再到推“反滲透法”、謀劃兩岸脫鈎,其破壞兩岸關係、危害台海和平的力度、烈度及密度都破了紀錄,其姿態遠不是什麼“不挑釁”,已徹頭徹尾成為“台獨”戰略與策略的集大成者。這是蔡當局強行“脫大陸化”走到極致的一步,與文化上的“去中國化”一脈相承,但又邁進了一大步, 更決絕、更瘋狂、更赤裸裸。是為其凶惡性。

  用心毒辣的陰險 

  荒謬可笑的是,蔡英文當局口口聲聲喊叫“反滲透”,給人一副心驚膽戰的受害者模樣。然而,實際情況、實際行動是怎樣的呢?恰恰是這個要“反滲透”的政治勢力,一直對香港進行大規模滲透,並幻想通過香港向大陸內地滲透。在香港問題上,蔡英文既撿到了槍,又輸送了子彈。已披露的大量事實、鏡頭里陳列的物資、裝備、標誌物等等就是證據,香港學生訪問團就是人證,香港修例風波的“導火索”陳同佳及其遭遇也是人證。所以,這分明是賊喊捉賊、惡人先告狀的把戲,在習以為常的民進黨那裡可能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

  蔡英文當局急於在今年最後一天強行闖關通過“反滲透法”的舉動,當然不是單純的動機所致,至少有遠與近兩種動機。近的眼前動機顯然是為吸引選票,動員選民把票投給“護主權、保安全”的民進黨和蔡英文。遠的戰略動機則是阻斷兩岸交流,通過大幅度減少人員接觸,造成兩岸事實脫鈎,這無異於“台獨”的新變種。既然是借助“立法”推動的“台獨”,當然屬於另類“法理台獨”。如果得以實現,“法理台獨”的拼圖就離開最後一步不遠了。尤其令人困惑的是,“反滲透法”確立後,民進黨和蔡當局也不能與“境外敵對勢力”打交道了,那麼陸委會所謂“希望續簽兩岸ECFA早收協議”豈不是要泡湯了?細想之下,自有答案——能騙就騙,騙了大陸騙島內;混過今天不管明天;不脫鈎就要早收,脫了鈎就另邀功,理由是台灣經濟獨立了,再也不來大陸了。至此,不得不說,蔡當局破壞台海兩岸交流現狀,企圖把兩岸拉回到三十年前去,再次背棄了其“維持現狀”的承諾,完全是逆流而動、罔顧民情、違背民意、不得人心的。

  當然,蔡英文等人不是不懂,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是十分危險的舉動,必定招致大陸的強烈反應和有力反制。誠如美國台海專家所言,如果讓大陸失去和平統一的希望,那就意味著台海戰爭。但蔡英文依然在末路狂奔,邁向危險的懸崖,恐怕是連任的誘惑和“台獨”使命感在作怪。“台獨”的盡頭就是戰爭。是為其險惡性。

  蔑視人民的邪性

  自蔡英文上台執政以來,台灣在政法場域已經法西斯化和麥卡錫化,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成為“轉型正義”和政治正確掩護下的新威權表現形式,綠色恐怖進而成為工具和常態,這一切都表明,民進黨與當年威權時代的國民黨對換了角色,已徹底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民進黨執政後,但凡遇到政治議題,無不採取殘酷打擊、無情剝奪、不容分說的極權手段,毫不掩飾、毫不手軟、毫不猶豫,硬刀子有“東廠”,軟刀子有網軍,除了滿臉殺氣、滿目威權,哪裡還有民主、自由和人權?哪裡還有“謙卑謙卑再謙卑”的影子?

  在筆者看來,民進黨、蔡當局在立了“國安五法”、控制住上層人士後,又將手握“反滲透法”這個尚方寶劍,得心應手地對下層人士動手,在跨海峽交流的廣大台灣同胞中間展開“獵巫”行動。所以,蔡當局這次“立法”,諸多條文表述不清,留有模糊空間,實則是預留了“依法”打擊異己的有力手段。這叫合法握有生殺大權。這樣一來,台灣就可能一夜之間回到戒嚴時代,民主軀殼雖還在,自由權利蕩然無存。以合法手段吞噬民主,這就是標榜民主的民進黨干的“好事”,因為民主作為工具已經沒用了,一切都要服從反制大陸、抵抗統一的大目標。僅從“反滲透法”約束對象的不確定性就能看出,誰都不一定是,也就意味著誰都可能是那個被冠以“中共代理人”罪名的打擊對象,唯一的判斷標準就是民進黨的政治正確。所謂“滲透來源”的不確定性,也讓當局保留了隨意認定的自由度。可見,除了導致人人自危的異常局面和邪氣載道,“反滲透法”不會給社會帶來任何正面結果。

  當下的實情是,台生登陸求學有增無減、台商在陸經商沒有動搖、民間團體交流絡繹不絕,和平發展、融合發展是台灣同胞的需要與願望。面對這一民情,草木皆兵的民進黨、蔡當局全然熟視無睹、不聽陳情、不管不顧,一意孤行蠻干下去。在掌握了民意機構絕對多數席位的當權者面前,反對派無能為力、抗爭無效。由此可見,無論從主觀動機還是從客觀作用看,蔡當局的“反滲透法”蔑視廣大人民、鉗制言論自由、進行心理威懾的邪性已昭然若揭、路人皆知,很快就會被萬人所指。

  民進黨、蔡英文是理念型“台獨”,掌權以後,為推動和推進“台獨”無所不用其極,蔡英文也公開承認甚至沾沾自喜於此,她在與韓國瑜、宋楚瑜的首場政見發表會上宣稱,前任當局“不願做、不敢做的,我們都做了”。至此可以說,她執念於茲、無所顧忌、走上邪路、一去不返。是為其邪惡性。

  物極必反。壞透了的“反滲透法”也逃脫不了這一歷史規律,定會走向它的反面,那就是被覺醒的人民和走正道的力量撥亂反正,變成一張廢紙。我們堅信民族大義、歷史大勢、世界大局,逆潮流而動是沒有前途的。蔡英文們可以得逞於一時,但終將遭兩岸人民唾棄、受歷史法庭審判,落得個最可恥的下場。(作者王海良,系上海東亞研究所副所長)

  (來源:中國台灣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