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對台工作的怪圈與迷思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3-20 10:52:01
  本報訊/江啟臣就任國民黨主席,大陸涉台圈一片疑慮,輿論對國民黨多所批評,藍營對北京的反應也不以為然,雙方似乎都做了關係降溫、疏遠的準備。不過,兩岸關係大格局不會因而改變,北京無論跟台灣哪個政黨拉近或疏遠,都是戰術層面的調整,不會影響對台大戰略,那就是透過各種方式「做台灣民眾工作」,引導他們反對台獨、支持和平統一。

  兩岸分治延續70年,在地理空間隔閡、法律制度阻礙下,大陸始終無法直接「做台灣民眾工作」。早期兩岸隔絕,北京只能做國民黨上層人士、海外台灣左派的工作。1990年代兩岸恢復交往,北京開始倚重台灣政黨與社會團體代表性人物,2008年馬英九上台,更是有機會直接「入島入戶入心」,2016年民進黨重新上台,再加上《反滲透法》、「國安五法」、新冠肺炎,兩岸交流幾乎打回原點。

  大陸對台工作頂層設計是「民眾工作」,要直接面對群眾,但執行卻陷入怪圈和迷思。例如,評判標準不清晰,大陸常說「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口碑」,但台灣畢竟有選舉制度反映民心民意,「口碑」就變成了虛幻的概念,這又讓大陸對台工作突破不了藍綠輪流執政的民主政治常態。再如,大陸始終無法直接治理台灣民眾,在陸台胞再多,也是2300萬人的少數,邀請赴陸旅行、游學、交流團等只能算蜻蜓點水,甚至到最後「做工作」變成「形式主義」,事倍功半。

  走群眾路線直接面對民眾是正確的,但方法論尚未建構起來,才會陷入怪圈和迷思。記取經驗,大陸需要梳理多年來對台工作的3個維度和3個層次的問題,3個維度包括:台灣社會維度、大陸內部維度和國際社會維度,3個層次是: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寄希望於台灣政黨和寄希望於台灣當局3個層次。

  不難發現,大陸很多對台政策出發點很好、一些政策效果也不錯,但不同維度、不同層次之間的政策有時相互矛盾,因而抵消了不少立意良善的惠台作為。比如,大陸在八八風災時曾透過高金素梅直接向原民團體支援,這就捅了台灣政黨政治的「馬蜂窩」,反而造成負面效果。再如,大陸近年來在國際組織推行「憑台胞證入內」的一中實體化政策,但「一刀切」的做法沒有配套,反而減弱了台灣民眾特別是旅外年輕人對大陸的好感。再如「打擊台獨」,卻往往傷及支持統一的盟友、製造兩岸民間的惡感與敵意,造成兩岸關係的困難。

  民進黨將繼續執政4年,國民黨可能會和大陸保持距離,台灣內部大大小小的統派團體將逐漸邊緣化,當前是大陸對台工作最艱難時刻,但也是一個冷靜盤整的機會,思考下一步對台政策如何走。其實中共意識形態中的「兩點論」就可以提供思路。既然要直面台灣民意,不妨以「是否有效直接治理」分為兩個重點:在大陸生活的台灣民眾,以及台灣和海外生活的台灣民眾。

  對長期在大陸生活的台灣人而言,等於事實上接受、認同了大陸體制,這些人是兩岸政治融合的基礎。相較於有利於經濟社會融合的「同等待遇」政策,政治融合則受限於政治現實及法令約束,未能有所推進,如果在陸台灣人無法擁有與大陸民眾同樣的問政權、擔任大陸公職等參與機會,即便推出再多的同等待遇政策,台灣人還是會自覺為「外人」。

  《旺報》曾倡議金門─廈門、馬祖─馬尾共組「兩岸融合試驗區」,開放台灣政黨在試驗區內參政,作為兩岸政治融合試驗的第一步。此外,大陸也可以考慮在上海、深圳、廈門等台灣人聚集地方設立「台胞融合試驗區」,讓在當地就業、創業、就學的台灣人申領居住證、擁有當地參政權。當然,這都涉及兩岸公權力的行使,需要官方協商簽署協議,媒體只是提出倡議,開啟兩岸智者思考突破兩岸關係困境之道。

  對於在台灣和海外生活的人而言,冷戰時期的反共教育與解嚴後台灣主體性的發展趨勢下,仍然放不下對大陸、對中共制度的戒備心與恐懼感,這是兩岸心靈契合的阻礙。如何化解戒心、消除恐懼,關鍵在大陸要真正把自己內部建設好、治理好,展現出比台灣更強的制度優越性,並在對台政策上展現最大的包容性。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