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比扛起難 別讓回火燃眉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29 13:06:21
金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標語,是給對岸看的。
  本報訊/民國三十五年五月五日,蔣公中正在南京主持中央政府返京大會,並率文武百官謁國父陵,舉國歡騰,全球慶賀,可惜一片大好只是曇花一現,後續三年故鄉山東省泰安(今泰安市)三易其手,最後為共產黨所占。有田還經營製油廠的祖父,第一個被拉上鬥爭台,下場不忍回顧。祖父為留下劉家一根苗,把我交給二叔帶到南京姑媽家,交給民國二十五年投身空軍筧橋航校(二十七年遷昆明晉名空軍軍官學校)十一期,畢業即力戰長空六年余,竟能全身返回母校培育後進的父親劉繼廣。離家那天母親替我換上衣服,靜靜的將一些錢縫進我的口袋里,都沒說再見,誰知竟是永別!

  三十七年十二月底,仍在空軍官校擔任飛行教官兼副隊長的父親要我跟姑媽先到台灣,他會隨校到岡山與我會合。次年元月二日黃昏細雨中到達基隆碼頭,一輛卡車帶我們來到台北東門一戶平房住下。當年除夕前隨姑媽遷居台中公園旁,過年了,可我落單了,自己走到街上,繞著公園轉,那時除夕可不是今日的車水馬龍,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暗淡路燈下我沒在怕,只因,家毀父失約(四十年後受盡煎熬的老父才來到台北),仇恨包圍著我的心。

  我在對立第一線

  民國四十八年執政的中國國民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積極開展對大陸心戰工作案。五十一年空軍少尉的我調到金門氣象台,雖然四十七萬發炮彈已煙消雲散,但每當單日黃昏炮彈落下,不管是否造成傷害,大家就會咬牙切齒,心中多希望我們的炮兵立還顏色。當時我除了看天氣、報天氣,還製作氣流圖,協助心戰單位將攜帶白糖大米,傳單文宣,後來還有專接收中廣對大陸廣播小型電晶體收音機的大氣球飄到對岸。

  我看到了被排在戰犯第一名蔣公中正心情轉變,為國為民放下恩怨,雖是一點門縫,事後想想對老人家確是困難的一步。有些像魯哀公六年,六十三歲的孔子受困於陳蔡之間時不移其志的狀況。調回台北後職位高了,但我與大陸空飄結下不解緣,長去金馬看業務,現在回味起來我也曾為國家合而不分發揮過很大軟實力。

  武德智為先

  孫子以「智信仁武嚴」為五達德,並以智為首。他說:「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民國七十年三月蔣經國先生提出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案,後來到金門就會看到矗立在大膽島的巨型看板。歷經六年再開放大陸探親,不但煙火味沒了,人權大張,更彰顯出政府自信。說探親大軍是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強心針,大陸經濟起飛的後燃器,實不為過。我們當之無愧,不必自謙。

  於是亞洲五龍之首西進大陸,靠著經營管理優人一等,配合政策到位,開創一片天,所發揮之功德無限。尤有進者,政策是全方位進行,我直接參與了兩岸大學生交流,且因績效優良獲陸委會表揚(第一次蘇主委起,第二次吳主委釗燮頒獎)。民國八十九年「跨世紀兩岸青年夏令營」,分在台北與寧夏舉行,一位江蘇女同學返家後寫了一封上千字的信,她說登機後的忐忑不安,下機就忘了,因為走到任何地方,溫情與在家無異,原來兩岸真是一家。經濟互助不說,江澤民推動帶學生到歷史博物館參觀,我認為是中華文化在錦秀河山復興之圭臬;孔子學院的基石。連戰訪西安回母校,聽到的是連爺爺您回來啦!凡此種種,我看不出有何不好?難道非得兵戎相見才是目標。細查原由原來如下。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蘇聯總統戈巴契夫辭職,繼任者葉爾辛宣告蘇聯不再繼續,美國的假想敵突然消失,轉頭要圍堵中國大陸,並想起久已忘記的中華民國,克林頓總統同意李總統登輝以私人身分訪美,接著發生所謂的「兩國論」,應驗了「集沙成丘」古諺,民國八十四年七月下旬飛彈到了西北颱必經的彭佳嶼附近海域。回顧這段歷史雙方誤判形勢,與大陸政府不知台是因,「槍桿子出政權」則是幫凶。

  體認事實續前緣

  晚唐詩人曹松《己亥歲》:「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一種草);憑君莫論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還有一個讓人落淚的故事也說,五代十國中契丹建立的遼經常發兵南下伐晉,有人整理戰場在亡兵口袋里發現一首詩:「垂楊告訴山單,你到江南艱難;你那裡娶個蠻婆,我這裡嫁個契丹。」

  有人說戰無勝者,實非虛言。於是兩岸更務實的回到平衡之路;誰不懷念蕭萬長在博鰲的微笑?與馬習會後兩人可掬的臉,與接下來欣欣向榮!或有人曰這是毒素,也太低估台灣同胞智慧了。因為以上成就奠基於互重,互信與互諒,其間運籌帷幄非智能為。

  我的大奶奶是祖父的寡嫂,每年大年初一,會搶個大早來家拜年,一進門就大聲說:「若要年頭好,就要大拜小。」於是事不經二,爺爺為博她一笑春節元旦就摸黑站在大門口暗處等她,於是老嫂子的背笑得更彎了。這樣的禮數讓人稱羨,鄰里傳為嘉言。

  有權者宜慎思之

  舊式獵槍為前筒填藥,後膛點火,打出的是混在火藥中的散彈,擊發後小鐵珠如開花,中者自是傷痕累累,但回火偶會燒到瞄準者的臉,是謂回火燃眉。幼時家鄉有紅槍會,是義合團旁支,會員苦練刀槍不入的鐵布衫功夫。當時有張氏堂兄弟(真人真事,連同小嬸三人我都認得)為此槓上,約定到廟前驗證,於是眾目睽睽下堂兄的火槍散彈齊出,未穿上衣兩手插腰的堂弟應聲倒地,就此不起!其妻自閉於暗黑小屋中再不見人。這是可以也應該避免之憾事。只是弟迷信兄未考慮(還是也信),隨鑄成大禍。有權者宜慎思之。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