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宏觀縱覽/陸央行等五部門合推23條措施 全方位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8-11 01:54:54
  繼央行通過定向降准釋放約7000億元資金支持“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之後,25日,央行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從貨幣政策、監管考核、內部管理、財稅激勵、優化環境等方面提出23條短期精准發力、長期標本兼治的具體措施,督促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切實降低企業成本,促進經濟轉型升級和新舊動能轉換。
  對此,昨日接受記者採訪的專家普遍認為,近期,央行等部門接連發力,支援“債轉股”和小微企業,旨在推進結構性去杠杆和補短板。此次《意見》將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而隨著信貸量的增加,相對來說,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也會得到相應的下降。
  五部門多舉措
  支持小微企業
  《意見》提出加大貨幣政策支持力度,引導金融機構聚焦單戶授信500萬元及以下小微企業信貸投放。一是增加支小支農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共1500億元,下調支小再貸款利率0.5個百分點。二是完善小微企業金融債券發行管理,支援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小微企業貸款資產支援證券,盤活信貸資源1000億元以上。三是將單戶授信500萬元及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納入中期借貸便利(MLF)的合格抵押品範圍。改進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增加小微企業貸款考核權重。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昨日對記者表示,此次《意見》最突出的一個特點是綜合施策。不但從貨幣政策,還從財政政策上發力,同時從內部管理、優化環境上明確要求。另外還在監管上提出明顯的考核目標,也對企業本身提出了要求,是一個綜合性的措施。
  董希淼認為,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是個世界性的難題,但絕不是無法解決。需要開啟全方位、多管道的措施來加以緩解。過去單純依賴貨幣政策,寄希望央行提供流動性支持,但其實這只是一個方面,銀行的意願也是一個問題。因此,需要從考核激勵、財稅來優化營商環境等方面提出全方位的措施。
  “此次《意見》的下發,一方面可不斷增強銀行服務小微企業的能力,也提高了其意願。另一方面,不但短期內起到刺激和推動的作用,也有助於建立一個長效機制。”董希淼表示。
  蘇甯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黃志龍對記者表示,2014年以來,央行曾經實施過五次定向降准的政策,大多數政策都有益於緩解小微企業、“三農”融資難問題,但是小微企業、“三農”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始終未能得到根本性解決。這主要是因為央行的降准政策,在發揮結構性的作用層面存在天然的弊端,很難真正落實和執行。此次《意見》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6月24日決定,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調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2000億元,主要用於支持相關銀行開拓小微企業市場,發放小微企業貸款,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對此,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昨日對記者表示,此次通過定向降准釋放的約2000億元資金,這是進一步貫徹落實國務院會議的相關要求,進一步延續前兩次定向降准,來服務小微企業,當前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的解決,因此,此次繼續推進定向降准來支援小微企業的發展,隨著信貸量的增加,相對來說,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也會得到相應的下降。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副總經理王青昨日對記者表示,近日定向降准釋放的資金中約2000億元將定向用於支持小微企業信貸。這實際上是對6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運用定向降准等貨幣政策工具,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精神的具體落實。當前小微企業已占中國就業崗位的80%左右,可以說支持小微企業就是在彌補民生就業的短板。
  王青表示,長期以來,受制於征信系統不完善、市場體系發展落後等問題,小微企業很難從正規金融機構獲得融資,且近期形勢有所惡化,即去年下半年以來,小微企業信貸增速持續下滑,截至2018年3月末,增速已較上年9月末下行3.5個百分點至14.3%。這也就是今年前兩次普惠、置換式降准均將支援小微企業作為政策目標的主要原因。本次定向降准表明,小微企業政策支援力度正在加大。
  除了貨幣政策支持之外,《意見》還加強貸款成本和貸款投放監測考核,促進企業成本明顯降低。《意見》強調,一是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努力實現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小微企業貸款同比增速高於各項貸款同比增速,有貸款餘額的戶數高於上年同期水準。二是進一步縮短融資鏈條,清理不必要的“通道”和“過橋”環節,禁止向小微企業貸款收取承諾費、資金管理費,嚴格限制收取財務顧問費、諮詢費。三是改進信貸政策導向效果評估,著力提高金融機構支援小微企業的精准度。
  在大量拓寬多元化融資管道方面,《意見》提出,支持發展創業投資和天使投資,完善創業投資、天使投資退出機制;持續深化新三板分層、交易制度改革,完善差異化的發行、資訊披露等制度。規範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二是引導小微企業聚焦主業,健全財務制度,守法誠信經營,提升自身信用水準。三是推動建立聯合激勵和懲戒機制,依法依規查處小微企業和金融機構內外勾結、弄虛作假、騙貸騙補等違法違規行為,確保政策真正惠及小微企業。
  董希淼強調,這也是此次《意見》另一個亮點,即不但在間接融資方面提出相關要求,在直接融資方面也提出相應的要求。
  結構性去杠杆
  告別粗放掃射模式
  央行除了定向降准釋放約2000億元資金之外,央行6月24日還決定,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用於支援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同時撬動相同規模的社會資金參與。相關銀行要建立台賬,逐筆詳細記錄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實施情況,按季報送人民銀行等相關部門。金融機構使用降准資金支持“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的情況將納入人民銀行宏觀審慎評估。據此,6月24日的定向降准總計釋放資金約7000億元。
  王青認為,本次降準將在7月5日實施,屆時將釋放約7000億元資金,客觀上增加了流動性供給,緩解了資金壓力,有利於改善市場情緒。這將為結構性去杠杆平穩推進,抵禦潛在外部衝擊,控制流動性風險起到“預調”作用。
  國泰君安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昨日對記者表示,此前去杠杆主要依賴總量性工具的金融監管和宏觀審慎措施,結構性工具如“債轉股”運用相對較少。實際上,結構性工具應對結構性去杠杆更為有力,“債轉股”有利於改善相關企業的資產負債結構,而這些企業又多為結構性去杠杆的重點標的。“通過定向降准形成正向激勵,加快‘債轉股’實施,意味著結構性去杠杆告別粗放掃射模式,開啟精准狙擊模式,杠杆去化總體上將邊際放緩,貫徹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昨日對記者表示,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情況下,貨幣政策邊際趨松是必要的。在現有規章下,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購買轉股公司所發行的金融債,來撬動等量社會資金,實現“定向”到債轉股的目的。
  但是,魯政委也表示,在並表監管要求下,由於商業銀行持有非金融企業股權風險權重高達200%-1250%,由此,相對於轉股的資金壓力,更大的可能是其帶給商業銀行的資本金壓力。
  另外,魯政委表示,此次央行定向降准也是兼顧緩解社融下降壓力的考量。今年5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僅7608億元,不到4月份15605億元的一半。從結構上看,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和未貼現票據等非標融資均大幅萎縮,同時債券融資也減少了434億元,與4月份的增加近4000億元形成鮮明反差,特別是民營企業債券違約明顯增多。總體來看,非標融資的持續壓縮已經影響到政策當局鼓勵發展的直接融資。
  更重要的是,魯政委表示,社融通常領先經濟運行約2個季度,當前社融增速的持續放緩意味著未來經濟面臨不可忽視的下行壓力。在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作出邊際調整、進行定向降准是必要和明智的。
  降准進程或尚未結束
  此次降准之後,年內是否有再次降准的可能,也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而昨日接受記者採訪的專家普遍認為,後續降准仍會繼續。
  在魯政委看來,首先,經濟下行勢頭尚未扭轉。非標壓縮尚未結束,社融增長或仍然低迷。此外,貿易摩擦時有反復,也令經濟前景面臨不確定性。其次,釋放長期限資金替換MLF的邏輯依然存在。雖然此次定向降准央行並未再次提及替換到期MLF,不過通過計算可以發現,7月份和8月份將共有7595億MLF到期,而此次定向降准共釋放資金7000億元,二者或許並非巧合。展望未來,9月份和10月份將有7960億元MLF到期,11月份和12月份將有5920億元MLF到期。
  王青也表示,在基礎貨幣創造的外匯占款管道出現結構性收縮的大背景下,為定向支持小微企業和推動去杠杆,把握好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和結構,年內央行政策力度和節奏會相機微調,或將繼續降准0.5個百分點-1.5個百分點(相當於1次至2次降准)。從整體上看,貨幣政策仍處於穩健中性軌道,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同時,嚴監管、去杠杆的政策方向不會變軌。
  後續的貨幣政策還可能繼續當前邊際小幅寬鬆的態勢,下半年仍有2次左右的降准空間,但每次降准都會有特定的目標,例如置換MLF、債轉股、小微企業融資等等,或者不排除降准專用於購買棚改債、PPP專項債和地方政府債等特定目標。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