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任正非:未來的勝利是極簡的勝利,外部極簡單,內部極複雜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1-12 01:08:25
  這篇文章是華為CEO任正非於2018年在上研所聽取無線業務彙報的講話,他在講話中提到,未來的勝利是極簡的勝利。極簡是對準客戶的,留給自己是極其複雜的,而現在電子技術、晶片技術、計算技術等各種新技術已經能夠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智慧化。
  在談到商業戰略時,任正非表示未來戰略一定是多路徑、多梯次的持續創新:A角定位現實主義,B角構建理想方案,C角實現自立。ABC角之間可以輪換,相互競爭,啟動組織平臺。以下便是任正非當時講話的全部內容:
  一、客戶需求是多場景的,通過平臺化、元件化提供多場景化的解決方案,來化解客戶存在的問題,滿足客戶的要求。
  我在非洲看到了無線場景化的農網RuralStar解決方案,以及你們展廳的家庭寬頻WTTx解決方案,非常好。農網也是一個場景,而RuralStar就是一個場景化的解決方案,通過無線回傳,既可以是4G資料接入基站,也可以拉遠到偏遠村莊,做2G/3G語音基站,模組都是複用的。
  WTTx就是家庭場景的解決方案,有的家庭需要高端的,就給他個高端的CPE,提供上百兆的高速寬頻,有的家庭需要低端的,就給他個便宜點的CPE,頻寬小點,夠用就行了,但是整體方案是場景化的,不是定制的。客戶的需求是多場景的,我認為還是要做很多場景化方案,而不是都提供標準化方案。
  我們不怕場景增多,但是場景化不是定制化,定制化是一個失敗的道路。如果太過於定制化,又不能拷貝,這個成本就很高,我們就會死掉。我們要聽客戶的需求,但不是客戶的所有需求都得一成不變地傳回來,像個傳聲筒不行。我們要用多場景化的解決方案來消化客戶的需求,化解他們存在的問題。
  無線通過平臺化、元件化,既能滿足客戶需求的多場景,又可規模複製,做得很好。晶片、演算法、射頻等關鍵能力進行平臺化共用,構建低成本大頻寬,支援2G/3G/4G一直到5G,提升了研發效率,才能把成本做得極低。平臺化的技術應用到不同的組件當中,再把不同的元件組合起來,就構成了多場景化的解決方案,比如:面向城區的大容量基站,面向農村的農網基站。當然,我們的平臺化也不是追求唯一的平臺。
  平臺和元件之間的耦合,要松耦合,不要強耦合。Wintel為什麼失敗了?就是微軟和英特爾強耦合,我進步你也得進步,不同時進步,一個落後了,另一個就不同步,會散夥。這就是強耦合的問題,夫妻也是一樣,互相要給一點空間,有點距離,會多一些恩愛。松耦合就是讓不同元件之間的進步,相互不強關聯。否則我們喊“齊步走”,為了這個步伐對齊就浪費了機會。
  二、在主航道的研究要堅持多路徑、多梯次、多場景化的道路不動搖。
  多路徑的好處,可以快速找到戰略機會的突破點,或勘定邊界。清晰戰略突破點後,要敢於“範弗裡特彈藥量”(在戰略突破口聚集人才,以及多梯次的人才佈局)。但永遠不要關閉其他路徑的研究,它至少可以培養開放思想的人才。一旦我們戰略突破口選錯了,我們立即轉向,仍然有一批精幹的輕騎兵等著領導我們大部隊轉換佇列。
  未來戰略一定是多路徑、多梯次的持續創新:A角定位現實主義,B角構建理想方案,C角實現自立。ABC角之間可以輪換,相互競爭,啟動組織平臺。A角是直攻山頭,他們目標是勝利,來不及顧及更遠、更寬的未來。當攻上山頭,他們精力耗盡。但成功的喜悅促使他們帶著產品走上市場、走上服務、走上製造,走上去領導一個產業發展的道路。
  同時,部分員工繼續沿產品研發前行,他們也應輪換休整,也可以去市場體驗一下產品的應用效果。休整好了,繼續投入優化產品的道路。這時B角也補上來了,在A角攻山頭的時候,他們廣開視野,研究“空天一體戰”如何優化對山頭的攻擊。這AB兩股力量匯在一起,承前啟後,進行產品更深、更廣的改造。
  C角,更難了。C角是在某些零件得不到供應時,實現自立。我們要求無線要自立,終端要自立,光要自立……。用普通的零件、便宜的零件、安全的零件,也要能做出最好的產品,這就是容差設計。還要考慮政治環境、競爭……,越難的環境,成長起越有能耐的人。不怕配不上你經歷的苦難。C角之難,難於上青天,若能上青天後,幹什麼,就是一代領袖崛起了。領袖是在準備好了再上位的。我們要有優秀的員工願意長期默默無聞的做C角,我們要承認C角是偉大隊伍中的一員,一定不要忘了暫時作不出貢獻的C角,這樣才能保證我們公司長久不衰。
  多梯次。我們要敢於多梯次,為什麼要多梯次呢?就是第一梯隊趕快把產品做穩定做好讓我們去賣,第二梯隊就來做我們想像的、理想化的東西,第三梯隊就是某些零部件得不到供應時,我也要生存。我們能做到這個水準,這就是ABC角。ABC角之間人員可以流動,佇列之間也可以相互競爭合作,這就啟動了組織平臺。
  在未來戰略模型中,我們一定要多梯次,我不要求A角把裡面的幾樣事情都做了,A角就是目標明確攻佔上甘嶺,完成產品的基本商業設計;炮火延伸是B角的責任;C角的目標是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實現自立。
  我們一定要在最好的時候改革,承認B角、C角也是偉大隊伍中的一員。所以我們這一次提拔單板王的時候,一定不要忘了暫時作不出貢獻的C角。所以在公司裡不要認為B角、C角是多餘的。我們的革命接班人,就是蕩起雙槳的那些人,才能保證我們公司長久不衰。
  無線在明確的主航道上,利用現有的組織和流程持續創新,構建大頻寬低成本的管道能力。同時,無線還有一些小分隊,拓展新的商業機會,沿途下蛋。既然無線在這方面取得了成功,就要堅持下去,就要敢於多路徑、多梯次、多場景化前進。
  三、未來的勝利是極簡的勝利,外部極簡單,內部極複雜,複雜留給自己,方便留給別人。
  未來的勝利是極簡的勝利。如果我們能做到極簡,這世界還有誰能打贏我們?極簡是對準客戶的,留給自己是極其複雜的,而現在電子技術、晶片技術、計算技術等各種新技術已經能夠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智慧化。
  時代華納和AT&T合併之後,全球擁抱圖像和視頻傳送,這個傳送的網路一定要極低成本,否則這個網路誰也用不起。短視頻的出現,會極大地豐富它的表達形式與傳播內容,會極大地撐大管道。我們不要認為只有印度才要求低成本,發達國家也會要求網路極寬而且極便宜,因此我們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是不會錯的。
  在車聯網模組這個問題上,我們的態度是把新產品的價格降到極低,支持合作廠家載入我們的晶片,將來我們也以綜合模組在不破壞競爭對手的市場規則的方式,進入這個市場。車子有多大量,車聯網模組就有多大的量,成本降到一定程度,我們就建立了一堵城牆。
  我們強調用極低的成本迎接未來資訊社會,一定要構建非常低的成本,遵循降低每bit的成本的摩爾定律,推動我們把品質提到極高,成本降到一定程度,就沒有人能夠跟我們競爭了。
  需要強調,不要為了降成本,犧牲網路安全和使用者隱私保護。要把網路安全和使用者隱私保護提到最高綱領上來,要把網路安全和隱私保護當成核心競爭力來做,不要當成負擔。因為未來資訊社會越來越發達,網路安全和使用者隱私保護越來越重要。
  未來我們要做到極簡的網路、極簡的商業模式、極簡的組織結構、極簡的流程,什麼都極簡,就是收入極多。
  四、在追求理想主義的路上,不斷孵化現實主義的產品與解決方案,攀登珠峰的征途中沿途下蛋。
  我們說無人駕駛,其實是一個珠穆朗瑪峰,是一個領袖型產業。我認為無人駕駛是基礎研究,支持科學家為理想而奮鬥。暫時,不要去做商用產品。先讓科學家一心一意研究科學,不要顧及商業利益。沿途下蛋,將來即使是我們不能在馬路上無人駕駛,可以在生產線上使用,管理流程中使用,低速條件下的工作中使用……。(朱廣平說我們要做電信網路的無人駕駛。)各種東西都可以引入無人駕駛這個思維概念,但是它不一定就是無人駕駛。
  我跟何庭波在歐洲講這個事的時候,何庭波發明了一個名詞“沿途下蛋”。無人駕駛就是爬珠峰,爬山過程中,有人可以半路去放羊,有人可以半路去挖礦,有人可以半路去滑雪,……。把孵化的技術應用到各個領域中,這就是“沿途下蛋”。我們現在很多公司,把無人駕駛作為產品目標,若果它失敗的時候,我們就要網羅他們的人才,就讓他來我們這裡母雞下蛋。失敗的人都是理想太大,平臺太小,到我們這來,我們的平臺很大,那不就成功了嘛。我們反過來要擁抱失敗人才,不僅僅是擁抱成功人才。
  同樣,我們在走向5G的路上,也要將5G的先進技術先用到4G網路上,因為4G我們已經佔有全球很大的份額,如果4G好用,那麼這些份額就是我們的地盤。
  GTS在網站規劃上用人工智慧,我在非洲看到,以前一個熟練工程師一天能規劃4個網站,現在用人工智慧一個人一天能規劃1200個網站。無線也可以成立一個小組,要將人工智慧做到產品中、做到網站上、做到網路裡,實現電信網路的“自動駕駛”。我們的網路為什麼有故障?一個網站的配置要輸入幾千個參數,一旦輸錯了網路就容易癱瘓。為了規避風險,我們需要搭建複雜的環境反復驗證,這些成本都是大家的工資和獎金,如果用人工智慧解決這些問題,我們的效益就提升了。
  熱是未來無線技術中的尖端技術,“零流量零功耗”是一個牽引目標,永遠不可能達到,但是會一路下蛋。摩爾定律到頭以後,沒有新的材料替代的時候,晶片要疊加,疊加起來中間這個部分溫度太高,要散出去降低體溫,熱散不出去體積就做不小。
  我們要承認現實主義,不能總是理想主義,不能為了理想等啊等啊。我們要在攀登珠峰的征程中沿途下蛋。
  五、向一切先進學習,不斷提升自己,以後我們的對手就是自己。
  拜一切能人為師,不斷提升自己,我們不是只想做“村長”,我們有更高的追求,就是要向一切先進學習。
  其實罵我們最厲害的人就是我們的老師。客戶罵我們最厲害,我們才有今天的進步。所有挑毛病的都是在給我們上課,很多時候我們沒有這個意識,就會抵制這些建議。年青人是很厲害的,是這個世間人是最寶貴的因素。只要有了人,什麼人間奇跡都可以做出來。
  面對挑戰,我們要重視科學家隊伍,避免在關鍵要素上被外部卡死。我們決不投降,決不屈服,從不畏懼,英勇前進。我們要有更高的追求,就要向一切先進學習,以後我們的對手就是自己,自己要挑戰自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