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產業追蹤/三大運營商首季營收下滑:中國移動淨利罕見下降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14 09:39:36
  “三大運營商日賺3.7億”。
  前幾日,這個話題登上了微博熱搜榜,不少網友都感歎三大運營商賺得真是多。
  最近,三大運營商的2019年一季度財報公佈完畢,記者發現,一直被抱怨“暴利”的運營商們均出現了近年罕見的營收下滑現象,中國移動甚至出現了淨利潤下滑。
  而究其原因,三家運營商均在財報中表示:都是受“提速降費”的影響。
  “日賺3.7億元”下的危局
  其實,很少有人注意到,在“日賺3.7億”的繁榮背後,三大運營商面臨的挑戰也越來越大,以往那種靠用戶增長來提升賺錢能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中國移動一季度報顯示,中國移動第一季度經營收入為1850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0.3%,其中通信服務收入為1659億元,同比下降0.5%。比起營收下滑,更為罕見的是,中國移動該季度利潤237億元,同比下滑了8.3%。
  從合併報表來看,2000年以來,中國移動的營收一直處在快速上升的通道。2000年,移動的營收剛過600億元人民幣,但18年後,移動已經成為年營收為7300億元的大央企。
  中國電信第一季度經營收入為961.35億元,同比下降0.5%,服務收入915.31億元,同比上升4.1%;中國聯通第一季度經營收入731.47億元,同比下降2.39%。
  中國移動依舊保持著行業龍頭地位,一季度營收多於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之和。
  雖然以往三大運營商均會偶爾出現營收下降,但是三家同時下降卻很罕見。之前,中國聯通在2017年出現過兩次業績下滑,中國電信2015年也有這種現象,但整體上資料向上。
  在5G建設前夕,多方利好刺激,國內三大運營商均出現了業績下行讓人困惑。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運營商突然營收下滑,一個重要因素是“提速降費”,特別是去年下半年開始的流量“漫遊費”取消,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運營商的收入。此外,業務轉型遇阻,尚未探索更大規模多元收入也是一大誘因。
  實際上,三大運營商業績下滑並非沒有先兆。多位元運營商內部人士對記者表達了類似的觀點:業績下滑早已經預感到,並不意外,原來業務增長空間已經挖掘完,臨界點到來了。
  工信部資料顯示,2018年我國電信業務收入累計完成13010億元,比上年增長3.0%。而到了2019年一季度,我國電信業務收入累計完成3323億元,同比增長1.0%,增速同比回落4.1個百分點,較1-2月回落0.9個百分點,電信業務收入增速繼續放緩。
  一位元中國移動員工對記者表示,現在的使用者增量怎麼來?一種是讓同一用戶有更多的卡,一種是新入網優惠資費吸引其他運營商用戶。不過其同時表示,“指望增量用戶帶來增量收入,早已經不現實了”。
  流量業務競爭失控
  對於業績下滑的原因,中國移動在財報中解釋,流量資費快速下滑,同時受2018年7月全面取消境內流量“漫遊”費的影響,首季度公司通信服務收入同比承受較大壓力。
  中國聯通也同樣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受到去年7月起實施的取消手機流量“漫遊”費以及市場競爭加劇的影響,主營業務收入下降。中國電信也在公告中表示,一季度業務下滑主要由於出售商品收入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48.5%。
  運營商錢賺得少了,真的是提速降費導致的嗎?
  2018年7月,三大運營商應國家要求取消了流量漫遊費,這導致用戶使用的流量更多,但花費更少。移動一季報顯示,其使用者手機上網流量比上年同期增長172%,平均每月每戶手機上網流量(手機上網DOU)達到5.7GB,比上年同期增長162%。但移動從每個用戶上賺到的錢(ARPU)繼續變少,降到了人民幣50.3元。去年,這一數字在10個月裡從58.1元降低至了55.7元。
  這對移動的收入產生顯著影響。加上流量低資費套餐競爭加劇,導致流量價值快速下降,移動通信服務收入增長面臨巨大壓力。
  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當前運營商通信服務收入增長明顯處於低水準,甚至負增長,與提速降費政策相關。以前各個省的運營商可以聯盟商議價格,各省的服務費用存在差異,競爭也是有差異的,於是高價格也行得通。“但是現在打通了,網上就出現拿外地的卡在北京賣。”這樣的結果導致運營商之間會競爭,運營商內部也在競爭。
  “流量資費實際上去年就直線下滑,1GB流量基本上一個月降一塊錢。到年底的時候差不多就有五塊錢了吧。”付亮對記者表示,在這樣的情況下,流量資費同質化,三大運營商之間的競爭更趨於白熱化。
  而在此之前,業界普遍認為在政策的刺激下,用戶傾向於使用流量,運營商會掙更多錢,但是現在三大運營商移動通信營收負增長,尤其是移動服務使用者基數最大的中國移動。
  “作為營收主要動能的流量業務失速,帶給通信行業的變化或將很快顯現,或許這也將成為5G加速成熟並商用的重要推動力。”通信行業分析人士杜建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受到了提速降費持續實施的影響,更多還是運營商內部對流量業務的運營失控導致的。
  “基層員工收入下滑,壓力增大,據說今年好多大省收入增量指望政企市場。”一位元運營商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運營商在推進降本增效,通過縮減成本來提高利潤,維持業績向好,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