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國資背景基金伸援手持股魅族 能否救黃章?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15 09:14:35
  近日,市場上有消息稱,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魅族)獲得珠海市國資委的間接加持,屆時魅族也成為國資持股的民企之一。
  值得關注的是,在魅族創始人黃章回歸之後,其經營在去年卻出現業績拐點,步入低穀。而在國資委的雪中送炭之後,魅族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珠海國資委伸出援手
  5月4日,魅族對外證實,珠海基金珠海虹華新動能股權投資基金(以下簡稱珠海虹華)正式投資魅族。
  工商資訊顯示,珠海虹華背後的出資方來自珠海市國資委。對此,記者分別向珠海國資委和魅族求證。珠海國資委回應稱,確有此事且始於去年底。但有關此次投資的具體細節未有透露;魅族方面則避而不談,截至發稿,記者未得到該公司媒介負責人的回應。而根據此前媒體的報導,魅族獲得該筆投資後,並沒有失去對公司的實際控制,創始人黃章仍是最大股東。
  “魅族是珠海市創新的一個視窗企業,政府肯定要重視,其實也是在幫助魅族走出泥沼。”曾負責魅族企業項目評審的廣東省經信委某專家向記者坦言,魅族發展已今非昔比——“(魅族)發跡的時候,小米都不出名。即便放眼整個廣東省,十年前的個性化智慧機知名品牌都屈指可數。”
  據上述專家介紹,由於總部坐落珠海,在廣東大力發展總部經濟的這十年間,魅族得到了政府及社會各界從財力到物力的支持。天眼查資訊顯示,魅族此前共完成了4輪融資,金額在47億元人民幣以上。其中,最大的一筆是在2015年間獲得阿裡巴巴領投的6.5億美元融資。彼時,憑藉阿裡的援助,該公司當年實現了銷量增長350%,成為當時全球增長率最高的智慧手機品牌之一。
  此後亦有友財投資、天音控股、華金資本等機構對魅族戰略投資。其中,天音控股在2016年10月對魅族投資2億元人民幣,魅族成為繼蘋果、三星和華為之後天音的第四大供應商。不過好景不長,魅族在2018年前後出現業績拐點,單就手機銷量一項指標就遭遇“滑鐵盧”——研究機構賽諾發佈的2018年中國智慧手機資料包告顯示,魅族手機品牌的整體市場銷量在2018年間銳減46%,總銷量僅948萬台,排名第七;單從銷量來看,其與排名第六的同期銷量4796萬台差距甚大。
  儘管從官方多次給出的對外解釋來看,該公司主打的“饑餓行銷”屢次出現在其官方微博和公眾號的宣傳上,但不少魅族使用者向記者坦言,新機型的功能設定和創意更新不盡人意。“新品發佈會爽約已不是一次兩次,去年X8新品發出,與我們的期待相去甚遠,或許企業自己也對新產品沒多少信心。”
  記者也對上述機型進行了瞭解,發現在介紹文案中,八核處理器、4GB記憶體+64GB存儲、後置1200萬+800萬雙攝、前置800萬圖元、3500mAh電池容量等硬核指標,與市面爆款機型相比並無優勢。前述專家告訴記者,魅族近年來的創新很匱乏,產品與受眾的黏性在降低,對於科技創新企業來說,“這是致命的,倘若沒有銷量上的突破,誰會願意出錢做投資、搞研發?”
  事實上,在得到天音控股、友財投資的戰略融資之後,魅族自力更生的時間已經拉長至一年有餘。
  “黃章情懷”爭議大
  從魅族過往的發展經歷不難看出,其經營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低穀時期,珠海國資委此番傾心可謂雪中送炭。可接下來,魅族的路該怎麼走是個問題。
  前述專家曾與黃章間接接觸過,他直言,魅族要想轉舵,高層指導思想和企業文化急需轉變。
  黃章是廣東梅州人,真名叫黃秀章。曾在2002年出任新加坡合資企業愛琴公司總經理,同年底創建魅族,出任CEO;2010年退出公司的日常管理;2014年2月8日重回魅族任CEO一職兼魅族手機設計師。
  彼時的黃章曾公開講到,“打造我的夢想機,去迎接魅族15周年。”然而15周年之際的2017年,卻成為魅族業績下滑的開始,組織架構也進行了多次調整。這份情懷顯然沒有將魅族成功拉上岸。
  “他是個純粹的技術流派,卻也急需培養企業家格局。管理者更多的是做成資源聚集再利用的高手,而不是千里走單騎的技術高手。”前述專家對記者說道,“黃章的團隊其實分歧很大,特別是做設計、搞研發,最怕聽不進不同意見,那樣很難形成合力。”
  據瞭解,魅族是國內智能手機品牌中少有的不太注重頂層架構設計的公司。類比小米在商業模式上的創新、vivo和OPPO在行銷方面的大力投入,魅族在管道、推廣和爆款經營的組織策劃方面,相對少有整體的戰略規劃。前述專家坦言,當年的一馬當先或是由於國內競品數量還不夠多,“但隨著競品數量的增加且硬體功能難以突圍的態勢下,就需要在軟實力上有所突破才能博得用戶的好感。”
  此前有部分品牌為了迎合使用者的牌照習慣,在新品中加大了攝像頭的技術創新。黃章隨即公開表示,“都是噱頭,為了個前攝費那麼大周折有必要嗎”,“就算頂部前攝什麼都不要,把螢幕做得那麼長,你按得著嗎?很有用嗎?當噱頭冷下來以後,你就會發現什麼都不是。”
  可見,黃章對手機研發及銷售的理解並不同於部分友商,但其管理層內部也因此與他產生了一定分歧。2018年,人事動盪,楊柘、白永祥、楊顏等高管離職,以及大規模裁員,讓魅族在競爭激烈的2018年再度失去了市場。
  據2018年中國智慧手機資料包告,從整體銷量趨勢來看,華為、榮耀、小米和vivo實現了銷量同比增長,而魅族則出現超過兩位數的同比下滑。黃章曾公開表示,自己回歸後預計2019年才能徹底把公司運行到其想要的軌道上。但從如今的智慧手機市場來看,華為、三星、蘋果牢牢抓住領先優勢,魅族想要翻身,並非易事。
  前述專家表示,本次珠海國資委除了向魅族出資以緩解充盈流動性,極有可能向該公司配置資源,包含且不限於管理人員的導入。“魅族需要儘快在產品創新上找准方向,抓住消費者核心需求。”而也有媒體報導稱,此次確實存在“投資方根據協定約定擁有企業一個董事席位”的說法。
  對於未來的出路,黃章早在2016年初就在公司年會發表新春致辭時表示,魅族2016年的目標為“穩增長,創利潤,挺進IPO”。但目前,改善企業經營狀況才是走好上市路的第一步。
  而作為政府投資項目,風險投資向來都不是必選項。前述專家表示,“如果實控人沒有變更,政府投入也需要從企業上市後退出,不論採取哪種架構,該筆投資對企業而言是個挑戰。”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