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區域經濟/粵港澳大灣區城市進化論:強強聯合突出極點引領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10:07:27
  港深、廣佛、澳珠將會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內最有名的“城市CP”。
  近日,廣東省對外同時公佈了《中共廣東省委廣東省人民政府關於貫徹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實施意見》(下稱《實施意見》)、《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畫(2018-2020年)》(下稱《三年行動計畫》)。
  記者注意到,《實施意見》中明確提到,粵港澳大灣區要優化區域功能和空間佈局,構建極點帶動、軸帶支撐的網路化空間格局。
  其中,針對極點帶動,檔提到要強調發揮香港-深圳、廣州-佛山、澳門-珠海“強強聯合”的引領帶動作用,推動大灣區深度參與國際合作,提升整體實力和全球影響力。
  實際上,在前述三大城市組合被提出前,廣佛肇都市圈、深莞惠都市圈、珠中江都市圈等概念早已出現。隨著粵港澳大灣區上升為國家戰略,強調三大城市組合有什麼含義?
  強強聯合突出極點引領
  記者注意到,在今年2月份印發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中央已提出香港-深圳、廣州-佛山、澳門-珠海強強聯合的格局要求。《實施意見》則對以上城市CP在大灣區建設中的方向與定位進行了進一步的明確。
  在深化深港合作方面,《實施意見》明確,加快打造深港合作機制創新升級版,以現代服務業、科技創新合作為重點,優化提升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功能,推進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建設,共建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發展重要引擎。
  針對廣佛合作,《實施意見》則提出,加快廣佛同城化發展,形成一批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樞紐型基礎設施、世界級產業集群和開放合作高端平台,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現代產業基地,打造服務全國、面向全球的國際大都市區。
  在深化珠澳合作方面上,則要協同推進特色金融、休閒旅遊、高端裝備製造、生物醫藥、文化創意等產業發展,共同推進珠海橫琴新區開發建設,打造大灣區經濟新增長極。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對記者分析,三對城市組合完全找准了四大中心城市在大灣區中的優勢和定位。港深合作的優勢在於創新發展引領,而廣佛則憑藉同城化發展在國際大都市區建設上起到示範帶動作用,澳珠則憑藉港珠澳大橋等帶來新區位優勢的影響下有望成為大灣區經濟新的增長極。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物流與供應鏈管理研究所所長王國文則認為,重組城市CP背後有深層次考慮。粵港澳大灣區的定位是世界級城市群,城市群發展要先有極核後才有外溢。如果城市自身實力不強,則會產生“虹吸”的反作用。通過城市強強聯合,突出極點的引領帶動作用,才能夠產生外溢作用,實現城市群的均衡發展。
  以深圳的發展為例,深圳成為新的發展極點後,開始對外輻射帶動周邊東莞、惠州等城市發展。
  大灣區亟需更便捷的交通
  在受訪專家看來,粵港澳大灣區要形成極點帶動效果的前提是基礎設施聯通。
  王國文表示,澳珠原本在粵港澳大灣區三個核心引擎中“實力”最弱。但隨著港珠澳大橋開通、深中通道建設步入快車軌,香港、深圳對珠江西岸的輻射帶動作用也在增強。未來,珠江西岸的發展將擁有兩個核心引擎拉動。
  在《三年行動計畫》中,廣東為搭建粵港澳大灣區“四梁八柱”,強調要構建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予以支撐,包括要打造大灣區1小時交通圈,將以連通珠江口東西兩岸為重點,構建城際快速交通網絡,提升客貨運輸服務水準,實現大灣區主要城市間1小時通達。
  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向記者說,基礎聯通一定是城市之間產業聯動的前提。一條區域合作的快速通道,將極大地推動產業、人力、資本、物流等資源要素的便捷流通。
  廣佛同城便是案例。廣佛10年間交通網絡的融合,帶來了產業協同互補、人員密切流動。廣佛已提出,聚焦先進裝備製造、汽車、新一代資訊技術、生物醫藥與健康等產業,共建若幹個萬億級產業集群。
  胡剛認為,未來大灣區內部一定會形成網格化交通體系,任何一個城市出行都將實現一小時通達。粵港澳大灣區所需的城市聯動發展、產業協同與人口擴張,亟需更密集、更便捷的交通基礎設施支撐。
  除了加快跨江通道建設,此次《三年行動計畫》著重提出,要加強廣深港澳四城市之間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加快穗莞深城際軌道、廣中珠澳、廣深第二高鐵等高鐵專案、支持澳門輕軌延伸至橫琴與內地軌道交通便捷銜接等。到2020年,大灣區內地實現軌道交通通車里程2400公里,高速公路通車里程5000公里。
  目前,穗莞深城際鐵路全線已經進入了靜態驗收階段,並開始聯調聯試,計畫9月30日開通運營。屆時,乘客搭乘穗莞深城際線路,1小時內可穿越三地,完全實現“隨到隨走”。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