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宗慶後:把企業真正做成百年老店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1-08 00:25:35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他“領過風騷”、曾站在商界巔峰,曾在2010年、2012年、2013年,三次問鼎《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首富,早在馬雲、王健林、許家印之前。
   他曾公開表達過對任正非的欣賞,且兩人的行為也有不少相似之處:行事低調,他曾被網友拍到做高鐵二等座出差;他和馬雲同為杭州“老鄉”,都被認作是“浙商”的代表人物,都將企業總部設在杭州,在西子湖畔紮根成長。
   他是娃哈哈集團的創始人、現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宗慶後。
   時光飛逝,1945年出生的宗慶後已過古稀之年,卻依然奮鬥在前線,但“接班事宜”早在十年前就已被提上議程。1987年創立的娃哈哈集團如今也過了而立之年,在互聯網時代如何度過“中年危機”成為新的挑戰。
   日前,宗慶後接受了記者的獨家專訪,在近兩小時的採訪中回應了一系列社會關注的話題:回顧歷史,一度鬧到中法兩國元首出面的“最強商戰”是否有錯?展望未來,娃哈哈為何要建一個機器人工廠?
   01 宗慶後:飲料行業消費潛力巨大
   記者:未來您希望娃哈哈集團,被別人談起來,是以一個什麼樣的形象和業務模式?
    宗慶後:我感覺我們今後還是以主業為主。我覺得這個主業確實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現在中國通過這些年的發展,人均飲料消費120多公斤,但發達國家是250公斤,所以還有發展潛力。我覺得實際上還有10億人沒有實現高消費,這10億人如果高消費起來,那更不得了。所以我覺得,你只要做得好,還是可以發展,還可以更大規模的發展。
   另外一方面,我們也想經營,也有錢,而且也有人,所以現在我也想創造一個高新技術產業的集群。我們現在主要還在盯著裝備製造業方面,現在成立了一個研究院,也招了100多個博士、碩士在開發一些產品。
   記者:所以現在期待的就是,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國民更富裕有更強的消費能力,再給娃哈哈帶來一個新的動力。
   宗慶後:對,我們希望老百姓都富起來,消費內驅拉起來,那可能發展機遇更加好。
   02 宗慶後十年後再談“達娃之爭”
   在商業社會的競爭中,“商戰”不可避免。回顧中國商業史,不得不提的一場“商戰”是“達娃之戰”。中法兩大食品業巨頭,從朋友變為敵人,有評論稱其為“改革開放30年最大的國際商戰”,從兩大企業掌門人到中法兩國領導人都參與其中。
   達能與娃哈哈之間發生了什麼?1996年,娃哈哈與歐洲第三大食品集團達能成立合資公司,達能出資4500萬美元和5000萬人民幣商標轉讓款,拿到了合資公司51%的股份,合資公司拿到“娃哈哈”商標的獨家使用權。2007年4月,達能亞太區總裁要求以40億收購娃哈哈集團旗下非合資公司51%的股份。他提出,宗慶後以國有企業和職工持有為基礎建立了非合資公司,非合資公司與合資公司存在競爭關係,未經許可非法使用娃哈哈商標。
   隨後,雙方打起“口水仗”。達能指責宗慶後未經許可擅自使用娃哈哈商標,宗慶後指責達能設下陷阱,試圖惡意收購娃哈哈,國際資本霸佔“民族品牌”。這場商戰逐步升級,甚至連中法兩國元首也參與其中,試圖解決這場跨國紛爭。
   在兩國政府的幹預下,娃哈哈與達能取得和解。2009年9月,雙方在北京簽署了和解協議,達能同意將其在合資公司51%的股權出售給娃哈哈。娃哈哈花了多少錢買股權?娃哈哈新聞發言人稱:“這是秘密”。
   十年過去,轟動一時的“達娃之爭”也被載入史冊。如今宗慶後是如何看待十多年前的“最強商戰”?
   記者:回頭看(“達娃之戰”),您覺得對現在中國擴大改革開放有什麼樣的意義?您有什麼樣最寶貴的經驗?
   宗慶後:實際上當初我們跟達能合資的時候,我們企業效益還不錯的。我們希望跟他合資,能夠擴大、加快我們發展的步伐,同時也能夠提高我們的管理水準、技術水準。但實際上我們也感到很失望,因對我們沒有幫助。
   記者:技術上沒有幫助?
   宗慶後:沒有什麼幫助。而且當時我也看了這些中外合資企業進來以後,把中國品牌給它抹殺掉了,而且也在解雇中國的員工。所以當時我們就提出了“四項原則”:一是經營品牌還是我們管;二是品牌要用我們品牌;三是不能任意解雇中方員工;四是退休工資也要承擔。
   因為我們以前退休工資是企業發工資,沒有統一的社保,如果他們這批人沒有地方去開退休工資,那也不行。當時因為我們效益比較好,所以他也答應了。開始的時候,他(達能)也是不放心的,但是我不太聽他們的,我認為他們對中國市場不太瞭解。所以他們感覺是控制不了我,結果後來樂百氏虧損,而我們這種代加工企業活得也挺好,效益也挺好,所以他(達能)也想收購我們,壓縮我們,所以我們當時不願意被他收購。所以他當時是從區政府,一直到市政府、省政府,一直告狀告到總書記那裡。
   記者:到底什麼力量讓你頂住了(壓力)?
   宗慶後:因為我感覺我沒錯。
   記者:如果再來一次跟外資合作的機會,娃哈哈還會Say yes(說“是”)?還會答應?
   宗慶後:可以,會的。但是我認為現在跟人家合資的話,中國的企業就應該成熟起來了。應該有一個優勢互補,平等互利的合作。我認為引進外資的話,把這些高新技術產業引進來的話,也能促進我們的發展。中國畢竟是這麼大個市場,真正能夠把其他十億人的內需拉起來,那這個市場更不得了。
   03 談互聯網時代:從“秒殺”到機器人
   至今未上市,在財務上趨於保守的娃哈哈,是否能適應互聯網時代“新新人類”的需求?娃哈哈的行銷曾被業界稱讚,90年代初,靠著“喝了娃哈哈,吃飯就是香”的廣告,娃哈哈兒童營養口服液走紅全國。在互聯網時代,這些行銷方法還有效嗎?
   宗慶後:行銷很關鍵,你產品賣不出去,企業發展不了,但最終還是產品本身。你行銷做得太好,消費者上了一次當,他也不會再買你的產品。兩者都是很重要的,並不是光行銷好了,企業就一直好了。
   但確實現在市場行銷環境確實在變化,應該說我們很早就開始做廣告了,人家不做我們在做。我們是到什麼地方開發市場,就在什麼地方做廣告,而且我認為那時候其實開發市場很容易,一個省會城市,一個省報,一張市報,就四個版。然後電視的話,也是一個省台,一個市台,而且都只有一個頻道,我每天晚上做這兩個電視台,做兩個30秒的廣告,在兩個報紙上做四個版本的廣告,一下子就把市場“拱”起來。
   記者:其實那時候造就了很多神曲,到現在我腦子裡經常回想起娃哈哈果奶。那時候行銷很重要,但是現在是互聯網時代。
   宗慶後:其實在互聯網時代,現在年輕人是電視也不看了,報紙也不看了,電腦也不看了,看手機了。手機的信息量也很大,你也不能說所有的資訊都能到位,現在搞行銷,確實來講是碰到新的問題了。
   記者:那您怎麼辦?
   宗慶後:我們也是在網上搞點活動,而且搞點消費者參與的活動,你看他們現在搞的AD鈣奶月餅、什麼AD鈣奶粽子。
   記者:這些是您的主意,還是下屬們?
   宗慶後:不是,是年輕人的主意,當然我是不會去搞這種東西。他們去搞秒殺,在網上也很轟動。而且我們在大學裡,也搞大學生行銷實踐的活動,就是組織一千多所大學,幾十萬大學生參與我們行銷方案的策劃。
   記者:今年以您為法人成立了一間娃哈哈機器人製造公司,在這個公司中,您是占一個什麼樣的地位呢?是完全主導,還是掛名而已?
   宗慶後:我們有兩個機械廠,因為當時我們引進的都是世界上領先的一流設備。當時的模具也是進口的,配件也是進口的。第一年我們還沒有幾條生產線的時候,我們想叫人家來維修我們的設備,他就開了一億人民幣的價格。
   記者:什麼時候?
   宗慶後:應該是一九九幾年。
   記者:一九九幾年就一億人民幣?
   宗慶後:我說我辛辛苦苦賺的錢,都讓他拿走的了。我們有兩個機械廠,有一定的基礎,現在不光能做模具做配件,有些飲料行業的機械我們也能做,機器人也能做,所以是有一定的基礎,並不是說我空穴來風,突然之間說去做機器人。
   現在關鍵是這個機器人公司也是在跟人家合作的,澳大利亞一個大學的老師,我們出錢,他們出技術,他們拿幹股,管理也是他們在管理。
   記者:您的這些升級是一步一步感受到別人對您的“卡脖子”才升級起來的?
   宗慶後:也不是。人家“卡脖子”,你不願意幹,那他“卡脖子”也沒用,我這人不會受人家擺佈,我覺得自己好做的就去做,我搞不清楚的東西,我就不去做,也不跟人家去談。
   記者:現在新經濟有那麼多種形式和業態,您搞得清楚嗎?
   宗慶後:有的是忽悠的,真正實實在在的東西你才會去投。
   04 宗慶後:把企業真正做成百年老店
   1945年出生的宗慶後,現在已經75歲。他還沒有退休,依然是娃哈哈的董事長和總經理,依然在忙業務。
   宗慶後:現在我也有三個副總經理,還有黨委書記。我現在也在分權,也在培養管理層,分級授權,因為你不可能一直管下去。今年我已經70多歲了,我們要把娃哈哈做成百年老店,不可能我完成得了,最起碼還有兩代人才能完成一個百年老店。所以我現在也在管理方面進行改革,也進行流程改造,(實行)崗位責任制分級授權。以前是“人治”。現在希望以(員工)自主來管理這個企業,讓員工知道,他該做什麼,要做到什麼程度,什麼東西不該做。然後慢慢這些養成習慣,我認為這個企業就能正常運行了。
   宗慶後:你還是要有點事情做做的,就是稍微輕鬆一點。現在一線事情全自己做太累了,所以稍微輕鬆點,可能是活得更長一點,然後再給企業“把把關”,把企業真正做成百年老店。
   長達兩個小時的採訪,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鑠,娃哈哈的成功充分體現了第一代創業者的奮鬥精神。有句俗話說:“創業難,守業更難。”宗慶後的接班人該如何“守住”這座飲料帝國?一個傳統企業該如何應對飛速變化的網路時代?創始人該如何平穩交接權力?這些都是值得業界持續關注的問題。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