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25年最大蝗災襲來 全球糧食格局生變?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13 15:24:20
 本報訊/據中糧期貨研究中心消息,近期,沙漠蝗蟲在非洲蔓延,對非洲糧食安全產生威脅,FAO發出威脅預警。乾旱是造成此次蝗災的重要原因,未來的多雨季節或將加重蝗災程度。FAO對蝗蟲災情分為三個等級,最近一次達到瘟疫(PLAGUE)等級災情的是2003-2005年。非洲糧食產量占全球的比重較低,非洲的減產對全球主糧的產量、供需結構及價格走勢影響有限。今年蝗災發生區域較2003-05年有所不同,後續更多關注在南亞地區的擴散蔓延情況。

  近幾年,全球農業雖然沒有大的自然災害,但疫情威脅仍有較大影響。2019年中國非洲豬瘟的爆發導致生豬存欄基數下滑超四成,草地貪夜蛾也在南亞部分地區造成作物穀物減產。近期,非洲沙漠蝗蟲(Desert Locust)的報道引發關注,本文對蝗災的現狀和對糧食影響做簡要分析。

  1

  非洲蝗災

  近期,FAO(聯合國糧食和農業組織)預警,起源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和索馬里等東非國家的沙漠蝗災正在蔓延,或對非洲糧食安全構成前所未有的威脅。蝗蟲具有暴發性、遷飛性和毀滅性等特點,蝗災是危害農牧業生產安全的世界性重大生物災害。

  歷史上蝗災頻繁發生,與水災、旱災並稱為“三大自然災害”。FAO表示,對於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而言,正在經歷25年來最嚴重的蝗蟲入侵;對於肯尼亞而言,則在近70年內從未面臨如此大規模的蝗災威脅。受災區域快速蔓延,非洲之角、紅海兩側和西南亞是三個重點區域,西南亞國家中,印度、伊朗、巴基斯坦也受到威脅。

  從FAO 蝗蟲月刊報道中,可以看出1月份沙漠飛蝗的爆發區域、程度超過12月。乾旱是造成此次蝗災的重要原因,FAO預計新繁育的蝗蟲將於2月孵化,4月初將形成新的蝗群,此時正值新的播種季節,將對農作物產量帶來更嚴重的結果。索馬里、巴基斯坦等國已經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FAO對蝗蟲預警監測分為四個等級:冷靜(Clam)、警惕(Caution)、威脅(Threat)、危險(Danger),顔色區別分別為綠、黃、橙、紅。若預警後不能得到控制,則可能發生更為嚴重的災害,共分為三類災害等級,爆發(OUTBREAK)、高潮(UPSURGE)、瘟疫(PLAGUE)。

  2

  歷史蝗災疫情及對全球糧食影響

  當前,災情較為嚴重的幾個區域大多仍處於威脅(Threat)預警階段,而受災較為嚴重的索馬里已經入高潮(UPSURGE)災害階段。從FAO統計歷史蝗災來看,二十世紀共發生6次沙漠蝗災,達到瘟疫(PLAGUE)等級災情的包括1912-1919、1926-1934、1940-1948、1949-1963、1967-1969、1986-1989,其中最長一次持續13年,受災面積約2900萬平方公里,可以延伸到58個國家。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僅有2003-2005年達到瘟疫(PLAGUE)等級災情。最近的高潮(UPSURGE)等級災情發生的年份僅有1992-1994、1996-1998、2003年。因此,對比2003-2005年非洲地區及全球糧食作物產量、價格對今年會更有比較意義。

  我們查閱了FAO歷史資料發現,2003-2005非洲蝗蟲主要在西部和中北部,而災情擴散至紅海沿岸後,入侵巴勒斯坦、敘利亞等地範圍較小。而此次蝗蟲災情主要發生在非洲東部、紅海沿岸及南亞地區,與2003-2005的受災區有所不同。

  受自然條件、耕作技術和經濟發展水平影響,非洲大陸三大主糧作物產量占比全球較低,對全球總產量影響較小,屬於淨進口國。其中玉米(1925, 0.00, 0.00%)產量約占7%,撒哈拉以南區域占比全球6.5%,而且非洲穀物單產極低,對全球穀物市場供需影響非常有限。

  將全球歷史產量、庫存消費比同CBOT玉米、小麥、稻穀價格走勢相比較來看,2003-05年,全球整體三大主糧產量穩定趨增,沒有大範圍的天氣減產,受消費驅動,年度庫存消費比呈小幅下滑,CBOT穀物價格窄幅波動。進一步來看,撒哈拉以南區域在2004/05年份確實受到蝗蟲災情影響,產量和單產分別下降-9.7%、6.9%,但對全球供需及價格影響偏小。

  除了穀物,非洲棉花(13040, 15.00, 0.12%)、白糖(5752, -12.00, -0.21%)產量占比全球也非常小,雖然在2004/05年非洲地區的棉花白糖的單產、產量也有所下滑,或與蝗災有一定影響,但其產量占比全球僅6-7%,對全球供需影響也非常小,ICE軟商品當年也是窄幅震蕩走勢。

  農產品的大行情往往是由供給端驅動的,且大都是全球範圍的乾旱引發,如2008/09、2010/11、2012/13年的穀物市場。反觀其他災害天氣諸如蟲災、洪水等的影響範圍、持續時間有限,很難對全球產量帶來極端影響,例如2019年中國的草地貪夜蛾、黑龍江玉米中後期的多雨澇災、美國玉米主產區播種季的澇災等,最終都被證偽。而這次的非洲沙漠蝗蟲,區域小、比重小、影響有限,能講的故事還是太小。

  3

  中國蝗蟲防治現狀

  早在2014年,農業部就出台了《全國蝗蟲災害可持續治理規劃(2014—2020年)》,規劃目標到2020年,農區蝗蟲達標防治覆蓋率達到70%以上,牧區達到60%以上,基本建立蝗災監控信息系統。我國蝗蟲常年發生面積2.8億畝次左右,其中飛蝗常年發生3000萬畝次左右,北方農牧交錯區土蝗常年發生7000萬畝次左右,草原蝗蟲常年發生1.8億畝次左右,總體發生平穩。經過70年治理,已初步實現了“飛蝗不起飛成災、土蝗不擴散危害、入境蝗蟲不二次起飛”的治理目標。

  此次非洲蝗災對全球穀物市場影響有限,我國糧食對外依存度低,價格波動更多由國內自身供需邏輯主導,因此非洲沙漠飛蝗對國內的間接傳導影響非常小。

 (來源:中糧期貨研究中心 )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