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風險準備金將助力人民幣市場化改革

http://www.cntimes.info 2020-10-17 11:59:59
  本報訊/據上海證券報報導,日前,陸陸央行決定自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這是基於今年以來市場對人民幣匯率預期平穩、跨境資本流動有序,以及市場供求平衡的基本形勢所做出的舉措。預計下一步,陸央行將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由此可見,外匯風險準備金是助力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政策工具。

  作為要素市場的重要價格,人民幣匯率是有效配置國內國際資源的決定性因素之一。加快人民幣匯率制度改革,擴大人民幣匯率浮動幅度,都有利於增強人民幣匯率浮動彈性,優化資金配置效率,增強市場配置外匯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加快推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結構調整。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的推進,人民幣將與國際主要貨幣一樣,有充分彈性的雙向波動會成為常態。當然,如果匯率在市場化改革過程中因種種原因出現異常大幅升值或貶值,陸央行也將實施必要的調節和管理,所以,我們還是要密切關注陸央行政策工具的調整動態。

  這裡要說的政策工具主要就是外匯風險準備金,它可以對衝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達到逆周期調節的作用。外匯風險準備金創立於2015年,當時為抑制外匯市場過度波動,陸央行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納入宏觀審慎政策框架,自當年10月15日起對開展代客遠期售匯業務的金融機構收取外匯風險準備金,準備金率定為20%。到了2017年9月,陸央行及時調整前期為抑制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出台的逆周期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調整為0。2018年8月,受國際匯市變化等因素影響,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順周期波動的跡象。為加強宏觀審慎管理,促進金融機構穩健經營,陸央行再度下發通知,自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今年10月,陸央行又決定自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

  陸陸央行在此時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一是當前外匯市場運行穩定,市場供求平衡,不存在引發外匯市場非理性波動行為,資本外流壓力大幅降低,因此可以降低風險準備金率,從而有利於降低企業辦理遠期售匯業務的財務成本。二是近期人民幣匯率升勢強勁,從6.79快速升值至6.69,今年以來中間價和收盤價累計升值了5%左右,此時將風險準備金率從20%降到0,將有助於平衡外匯市場供求關係,抑制遠期人民幣升值預期,充分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進而為下一步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營造良好環境。

  從未來改革取向看,仍然需要按照“更好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提高中間價透明度—調整波動限制區間直至取消”這“三步走”的改革思路,繼續推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朝市場化方向邁進。具體而言,一是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繼續堅持不進行外匯市場常態化干預,讓市場供求決定匯率水平,陸央行外匯干預主要針對匯率無序波動和“羊群效應”,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二是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更好地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作用。只有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才能有助於對衝外部不穩定性不確定性的衝擊,保持貨幣政策自主性,有利於加快形成“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

  三是更加注重預期管理和引導。退出常態化干預後,預期管理和引導的重要性進一步突出,陸央行將繼續通過多種方式合理引導預期,為外匯市場的有序運行和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創造條件。

  四是把握好內外部均衡,在一般均衡的框架下實現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市場化的匯率有助於提高貨幣政策的自主性、主動性和有效性,促進經濟總量均衡、結構均衡以及內外均衡。而經濟總量均衡、結構均衡以及內外均衡和高質量發展,又能推動實現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五是努力創造條件讓人民幣匯率平穩實現“清潔浮動”。當下更重要的是繼續穩步深化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原則,為基於實需原則的進出口企業提供匯率風險管理服務,穩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推進人民幣對其他貨幣直接交易市場的發展,完善人民幣跨境使用的政策框架和基礎設施,支持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的使用。待上述基礎條件成熟後,再擇機繼續擴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波動區間,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進而向“清潔浮動”穩步邁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