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387期/誰Fire了台灣老闆?

台灣出現倒店潮 老店熄燈、商圈沒落、攤商泡沫化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04 04:15:02
文 / 李建興、蕭歆諺、實習記者白育綸  

近年隨著大環境改變、景氣翻轉,台灣開始傳出零星的關店消息,原以為只是少數案例,殊不知已演變成排山倒海的歇業大潮。

《遠見》走訪全台店家,包括6月熄燈的Brown Sugar餐廳、年底將畫下句點的六福皇宮飯店、台北沅陵街商圈、台南佳佳西市場旅店、逢甲夜市及六合夜市攤商等,直擊商家情況,並為讀者釐清Fire台灣老闆的元凶,到底是誰?

8月11日晚間,六福皇宮地下三樓,向來主打婚宴的永康殿,陸續來了上百位參加宴席的賓客。但這群人根本不是來喝喜酒,全場既沒有華麗的禮金台,也沒有隆重登場的新人,唯一共同符碼是胸口都別著烙著員工編號及姓名的銅製名牌。

6點一到,燈光瞬間打亮舞台的背板,「絕響皇宮 六福掰依~」的斗大字眼成為焦點。20幾位橫跨五、六、七、八年級世代,身著六福皇宮宴會服務生制服的賓客,魚貫入場,上演一場出菜秀,拉開了序幕。

老店熄燈1〉六福皇宮

四個世代離職員工齊聚緬懷

這群人全都是六福皇宮的離職員工,從1999年11月進入公司至今第20年,員編從個位數到14374。當今年的4月10日,飯店將在今年底歇業的訊息一傳開,這群在不同時候離開六福的老員工,立即在臉書集結。很快地共同推派在2000~2013年服務於六福的一位員工當召集人,每人出資1300元,於8月11日(諧音掰依~)這天,包下以前工作的宴會廳。

沒想到,這跨越四個世代、20年歲月的老同學,幾個月內就有上百人報名告別會。當晚的上菜人員都曾是餐廳領班、暑期工讀生、洗菜阿姨等前員工,當他們一走上紅地毯,現場揚起了如雷的掌聲。席間有人淚眼婆娑話當年、有人熱烈討論著六福歇業的主因,扼腕、難捨、不解,全溢於言表。

自六福皇宮謝幕訊息曝光,六福旅遊集團執行長莊豐如對著媒體淚崩泣訴後,社會大眾才知道,這一家號稱六星級的飯店早已虧損多年,再也撐不下去,寧願付給房東4億元違約金,黯然下場。

其實六福皇宮只是台灣近年眾多名店關門的個案之一。全台各縣市,不少台灣人生活中的記憶名店,近來都一一傳出倒店潮。

老店熄燈2〉Brown Sugar

爵士樂聖地消失 外國粉絲撲空

今年6月12日,經營超過20年,座落於台北信義區的Brown Sugar黑糖音樂餐廳,無預警地在臉書宣布歇業。

Brown Sugar從1997年在金山南路舊址時,就是台灣第一家由黑人駐唱的餐廳,在爵士樂壇上地位斐然,不只是樂迷聆聽的聖地,更是國外觀光客來台朝聖的景點。因此,許多老主顧一聽到熄燈,都嗟嘆不已。

Brown Sugar於2016年7月就曾易主,由上市建商三發地產孫公司金品餐飲買下經營權。由於三發旗下的金革唱片就是國內爵士樂發行的翹楚,入主後,決定強化音樂元素,請來音樂家朱育佑擔任音樂總監,將餐廳由原本的夜店型態,改為爵士樂手交流、創作的平台。

朱育佑為了找黑人歌手,透過自己在亞特蘭大音樂界的同學,引薦長住亞洲的黑人歌手。為了增添卡司陣容,更請來知名歌手黃小琥、林曉培等人獻藝。

三發入主之初仍經常滿座,是政商名流最愛的社交場所,微軟、路透社辦派對,都曾來包場,而世大運主席團來台,也豪氣地訂了VIP室。

孰料,近年來景氣愈來愈差,原本每個月400多萬元的營業額,萎縮了50多萬元,加上食材、人工、房租等成本上揚,因而開始出現赤字,不得不歇業。

歇業一個多月來,朱育佑仍會每天接到訂位電話。最近他接到一位六福皇宮主管替幾位慕名的外國住客代訂,讓朱育佑覺得好諷刺,在電話中跟他說:「我們已經倒了耶,你們是不是也快了?」還不知道Brown Sugar已關門的朋友嚇了一跳,在電話上回應:「沒有,我們還有半年才關。」

歇業潮襲捲台灣 從單店到商圈全崩壞

如果你以為六福皇宮與Brown Sugar只是特例,恐怕大錯特錯。你所不知道的一股歇業危機,早已席捲全台,深入各行各業。

3月間媒體報導,台灣曾經高爾夫球場林立,但是近十年來,不但沒有新的高爾夫球場設立,甚至連目前僅存的65家,超過半數都虧損。最令人錯愕的是,新竹縣關西鎮有座高爾夫球場,居然轉型為墓園。

南部的狀況更不樂觀!在高雄屹立近40載的大八餐飲集團,極盛時期,曾經坐擁高雄博愛、夢時代、四維店,以及台南永福店,品牌更有大八TOP自助餐、潮坊港式飲茶、大八日本料理及喜悅會館,甚至揮軍北上,分別在台北內湖、微風開了兩家潮坊。

但去年潮坊因經營不善,轉手給半導體廠商崇越集團,孰料今年8月1日,大八竟再傳出跳票近億元,逼得四維店倉促關門。更諷刺的是,去年才剛易主的潮坊,新東家崇越才營運一年半,就宣布認賠收場。

最不忍卒睹的是,這一波「歇業海嘯」,不只是單店,而是擴大為面狀式的商圈潰堤。從北到南的夜市,傳出一個個倒閉危機。

前幾年,台中市的新興夜市迅速開幕,今年竟同時六處夜市宣布退場,包括大里文創、水湳經貿文創、西屯環中、妖怪、豐原圓富、南區興大。

其中占地6000坪,號稱2500萬打造的全台最大夜市─經貿文創觀光夜市,開幕時大手筆發放20萬消費券,請來藝人羅志祥表演,沒想到才三年不到就收場,讓許多攤商都措手不及。

在北部,2011年風光開幕的新北市輔大花園夜市,全盛時期近300個攤位,但近年光顧人數遞減,一度剩下30多個攤位,2017年底換手經營,重新開幕,更祭出85折消費券,一度回流到約70攤,沒想到在2018春節過後,生意仍不見起色,夜市管委會只好宣布5月起暫時停業。

再到緊鄰台北市中山堂的沅陵街,以往是附近上班族、學生、公務員採購皮鞋的時尚據點,但商圈理事長張渭隆帶著《遠見》記者走入徒步區,不禁感嘆,「以往每年過年都會辦年貨大街,去年買氣就急轉直下,生意至少差1/3,今年過年又差很多!」

張渭隆指著街上好幾家店說:「你看,對面的一路發皮鞋,賣了快30年,已經在做結束前的清倉拍賣。前面大概40號左右的店,也做到過年就收了。」

回顧這一、兩年,令粉絲惋惜、員工難過、市場錯愕的關燈消息,似乎已成了台灣商業市場的主基調,而排山倒海而來的倒店潮,更以不同的型式頻頻發難。

其中,不少老店、老品牌,都在租約或代理合約到期,順勢雨天收傘,不再續約。

以3月份才得到《2018台北米其林指南》推介的日式懷石料理新都里瀧四店,任誰也沒想到,竟會在聲望最高時,急流湧退。6月30日在官方臉書突然宣布,由於租約到期,將於7月1日歇業。

而位於西門町的美華泰流行生活館中華店,也在6月於官網公告,因租約到期,公司沒打算續約,但也沒打算另闢據點,將於7月15日歇業。

再來是國際品牌代理時間到期,店家也順勢退出江湖。例如日系保養彩妝品牌Albion的台灣代理商宣布因為「經營代理合約到期」,將在2018年底前撤出台灣。

而且以浪漫印花、藝文氣質在全球建立起忠實粉絲的品牌MARNI包包,也於8月15日退出了台灣市場。

而有的店家順勢畫上句點,有的則是被迫下樁。其中,不少飯店、旅館,捱不住這波的景氣風暴傳出跳票,甚至淪為法拍。

別以為只有店家受創 其實全民都是輸家

無論這些「消失中的店家」是以何種劇本淡出舞台,都無疑對台灣帶來重大衝擊。

衝擊1〉商圈蕭條 產值減少

首先,隨著商家撤離,除了讓原本熱絡的商圈,呈現蕭條感,接著還會產生租金降低、稅收減少等蝴蝶效應。

欣元商仲針對台北市50個商圈進行調查,令人意外的是,一般人認為台北市最熱門的商圈,包括捷運忠孝敦化站的東區統領商圈、忠孝復興SOGO商圈,及劍潭站的士林商圈,2018年的店面空置率各為8.3%、6.8%及4.5%,分居全台北市的一、二、四名。相較於2011年時,空置率均提高了三到六點八個百分點不等。

商圈蕭條將衝擊租金行情,連帶拉低房價,致使政府在房地產租稅及營利事業稅賦,都可能會短收。

以高雄火車站商圈為例,隨著高鐵、台鐵及捷運三鐵共構的左營站崛起,再加上台鐵地下化工程,呈現空前落寞。

跟全盛時期相比,光電子相關的商家大減了約七成,店面不是被娃娃機店和東南亞小吃取代,就是高掛待租待售布條,甚至連緊鄰出入口的麥當勞旁兩間大面寬店面也都空租,只剩下街友聚集騎樓。

據永慶房產集團彙整實價登錄的租金行情顯示,2014年高雄站前商圈每坪租價還有940元,2017年已掉至644元,足足萎縮了31.5%。

衝擊2〉員工失業 遊民大增

其次,由於每個店家都提供了些許工作機會,隨著歇業海嘯大舉襲來,不難想見,恐怕會讓不少人失業。

位於屏東車城鄉的墾丁泊逸渡假酒店,今年初宣布停業。但在此之前,就驚傳薪資無法如期發放,飯店61名員工面臨失業,迫使屏東縣府勞工處出面舉辦墊償基金申請及失業補助請領說明會,以按捺住民眾的恐慌。

至於在台中小有名氣,創立20年的連鎖烘焙坊─咕咕霍夫的員工先前就向台中市勞工局投訴,老闆在5月30日突然告知六家分店店長,表示已虧損2000、3000萬,要把烘焙坊收掉,並資遣80名員工,但沒給資遣費。

根據投訴員工表示,負責人雖於5月底已支付所有員工的薪水,但從3月開始,卻沒有支付應該替員工提撥的6%勞退給付,他們打算集體向勞工局申訴。

也令人錯愕的則是,在台灣經營21年的老品牌白木屋,在今年5月18日宣告全台24家店陸續關燈,190名員工資遣,消息一出,外界譁然。連員工都是當天才知道自己將失業。

耐人尋味的是,這兩年突如其來的歇業海嘯,遊民人口數也暴增。以各縣市政府統計的遊民人口來看,2015年為4464人,但2017年居然倍增至9272人。

衝擊3〉打擊信心 創業失溫

而一波接著一波的倒店潮,除了影響到基層百姓的就業外,也重重地打擊到小市民創業的戰力。

根據財政部最新統計,2016年全台灣各行各業中,開店數最多的就是住宿及餐飲業,共1萬5882家,占當年度總開業數比例達15%,但同時,住宿餐飲業亦是各行業中歇業家數最多的,達1萬657家,超過當年度總體歇業數的比例15%,同樣居各行業之首。

以中小企業的新創家數比例(未滿一年家數∕總家數),2011年時為7.8%,到了2106年,只剩下6.8%,已經折損了一個百分點。顯現創業是愈來愈難。

衝擊4〉傳承斷層 文化消失

其實,每家能在市場撐盤多年的老店,不僅是店東的私人財產,更是集結眾人記憶的文化資產,因此,老店的熄燈,更是時代的眼淚。

位於台南市區的老字號餐廳──大使東興,在東區東興路開業26年,卻在今年3月,黯然畫上休止符。

大使是很多台南人的回憶,西班牙風的獨棟洋房,結合西餐、日式料理與中食,1980年代在台南工商界極受歡迎,服務過連戰、馬英九與陳水扁等政治人物,並因鄰近成大,也是教師們的最愛,更招待過五位諾貝爾獎學者,就連新科物理獎得主基普索恩也曾光顧,被成大師生稱為「諾貝爾餐廳」。如今歇業,十足令台南人惆悵。

另外,為延續木吉他民歌餐廳而開的新北板橋「街角二號」,經營七年半,因不敵台灣經濟景氣低迷,近兩年虧損嚴重,也在今年4月8日收攤。

廣播主持人身兼餐廳老闆的劉玉霖,在臉書不捨說:「歇業很煎熬,畢竟感情深,只能說遺憾!我心疼的不是近半年來個人多花了幾百萬買人生經驗,而是大台北地區僅存最純粹的民歌駐唱餐廳終究還是湮滅了。」

在「街角二號」熄燈前,一連舉辦三天告別音樂會,集結文夏、陳昇、蕭煌奇、艾怡良等老中青共30組歌手演出,最令人感傷的則是由蕭煌奇獻唱出《末班車》,畫下完美句點。

衝擊5〉缺席國際 台灣邊緣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近年來許多國際品牌及連銷店撤出台灣,無異讓台灣變得更加邊陲。

以有馬卡龍創始店之稱的法國百年品牌Ladurée,當2013年9月引進台灣微風廣場時,幾乎每天都大排長龍,更引發民眾一股吃馬卡龍的風潮,但後來在台灣的據點一一消失,2016年完全結束。

被譽為「爆米花界愛馬仕」的美國芝加哥經典品牌Garrett Popcorn,來台僅兩年半,也在今年5月底全面退出台灣,兩家分店在Google地圖上也已被註記「永久停業」

Garrett Popcorn被譽為「地表上最好吃爆米花」,不但是美國芝加哥經典老牌子,在東京表參道的分店更是許多台灣客排隊打卡的據點,如今撤點,也使得台灣成為國際品牌的一個缺角。

一個店家的消失,不僅是經營者的財產損失,背後更涉及人民就業權、經濟活絡度、政府稅收、文化的保留,甚而國家的國際能見度……,深深影響著每個人。

台灣正面臨一波撲天蓋地的倒店潮,任誰都不該輕忽!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