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61期/應以古戰場作為善化糖廠文化之一/張健豐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03 02:09:06
 早期善化糖廠(以下簡稱善糖)風景優美,有「善糖八景」之稱。所在的善化里是清代最早開發之地,物產豐富、人文薈萃。但這裡曾經是乙未戰爭時台日在曾文溪激戰的古戰場,卻很少人知道,當局應該將這一段對台灣史深具意義的歷史作為善糖文化之一。

古戰場的探訪

 2011年筆者因要撰述南台灣抗日的《日落台南城》一書,拿著日軍當時的攻台戰鬥地圖《曾文溪之戰鬥》去現今的台南市善化區考察,發現120餘年前台日交戰的乙未戰爭古戰場就在現今的善化糖廠內,和筆者故鄉嘉義的大林糖廠一樣;且同樣在日據時期為了取水方便,選擇在當地人習慣稱的「內溝」旁設廠。

 「內溝」在乙未戰爭當時,是曾文溪的支流,兩河道交會之處距離善化糖廠現址不到半公里,當時的抗日軍主要駐守在曾文溪南岸、位在南北要道上的曾文溪莊和溪尾莊(今天的溪美里)。被形容像流竄的青冥蛇一般的曾文溪,百年來經過數次改道,如今已離糖廠有三公里餘,而內溝(現已改稱東勢宅中排溝)也循著曾文溪的舊河道(現稱線尾【美】溪)遠遠地注入曾文溪。物換星移,當年秋天造訪古戰場現場時,尚在製糖的善化糖廠糖香芬芳撲鼻而來,追憶當時肅殺的氣氛。不禁吟起唐代李華的《弔古戰場文》「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

人文薈萃的善化

 「內溝」從清代開始,便有架橋以讓東岸的東勢宅等村莊和西岸的溪尾莊及曾文溪莊聯絡,兩岸之間來往絡繹不絕。台灣光復後,在此溝上新建了虹橋,由於兩堤彎曲,便和從日據時代所建聯絡廠區和員工宿舍的鐵公路共用橋─中山橋,形成了左右雙潭,每當月圓之夜,明月高懸碧空,人立兩堤中央,雙潭均見明月,有時為風吹皺,便覺浮光耀金,有時水波不興,便覺靜影沉璧,令人頓懷西湖三潭印月之思(西湖十景之一的第一勝境),於是有「雙潭濯月」的勝景,而內溝也開始有「潭浦溝」的雅稱。

 當時,每年在端午節會在糖廠內開「詩會」的書法家兼詩人于右任先生有一《潭浦春曉》的詩作:「侵晨霧靄裊輕紗,春浦氤氳暖意賒,夾暗綠楊花蔓繚,猶疑夢境入仙家。」它和「雙潭濯月」同被列入善糖八景之一。

 而位在溪美里之南的善化國中南邊一帶的社內,為平埔族四大社之一目加溜灣社的舊地,故也稱舊社。明朝遺臣沈光文在此「教授生徒,濟以醫藥」,並有《台灣賦》、《東海賦》、《檨賦》、《桐花芳草賦》及《花草果木雜記》等遺作傳世。在清乾隆53年(1788),因府城所在的台南至大武壠(今玉井)的交通不便,所以將大武壠巡檢司衙門遷至善化。巡檢司的功能為受知縣監督,掌理警察事務及兼理善化地區的義塾。加上現今於當地培養了陳金鋒、林智勝等不少棒球好手,可說是人文薈萃之地。

百年糖廍遺跡的出土

 今年4月,在善化的社內工地挖出百年糖廍遺跡。糖廍煮糖室的結構有6個灶,保存完整,將石頭以打擊剝開後,堆砌出石牆,剛出土時灶裡被填滿磚瓦土石等,據說可能是日據時期禁止私人製糖,因而填入土石使糖廍無法繼續使用。

 而1904年的《台灣堡圖》中,也可看到今日善化區公所的一帶,有一「糖廍」的地名,可見清代善化地區製糖業的興盛。當時製糖成品裝箱後利用內溝的船運,以竹筏透過曾文溪運到安平港再裝輪輸出至中國內地。所以,1891年來台考察的日本駐華外交官上野專一在《台灣島實踐錄》裡描述,將此處及曾文溪以北的蔴豆(今台南市麻豆區)及蕭壠(今台南市佳里區),列為台灣糖業重要產區。當時位於台南市善化區北仔店的仕紳陳子鏞,在此擁有不少糖廍產業而致富。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