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61期/應以古戰場作為善化糖廠文化之一/張健豐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03 02:09:06


搭上歷史的重要舞台

 1895年日軍入侵台灣,當時各地皆有民眾組織義勇軍抵抗日人的統治,在台南的黑旗軍將領劉永福為了應付龐大的軍需,延攬善化富紳陳子鏞任籌防局局長,籌措軍餉,陳子鏞一上任,自身奉獻軍餉40萬兩白銀(當時此數目可買一艘新式的商船)並變賣家產,以一日一塊錢募集民勇,抵抗日軍入侵。10月10日,伏見宮貞愛親王率領日軍開始由嘉義的布袋登陸後,沿著往台南的海岸道路陸續占領了蕭壠及蔴豆,曾文溪成為防衛台南的最後一道防線。

 當時有從北至南征戰的客家義士徐驤得到陳子鏞的協助,到屏東的六堆招募七百餘名客家壯士後,便追隨總兵柏正材率領抗日軍共同扼守曾文溪南岸的曾文溪莊及溪尾莊。曾文溪莊位處嘉義往台南山海線官道交會的要路上,今天的台灣高鐵也經過此處,軍事上以「最要害之地」相稱。從乾隆6年(1741)就有曾文溪義渡以濟來往行旅。日軍到此受阻後,10月20日清晨,貞愛親王先以部分兵力將抗日軍的曾文溪莊正面陣地給予牽制,使之無暇他顧,然後親自率領大部分兵力,從曾文溪上游涉渡,繞攻右翼,占領了內溝東岸的東勢宅等村莊,徐驤於內溝西岸的溪尾莊抵禦。守軍拼死抗擊,血肉橫飛,奈何彈盡糧絕。徐驤振臂高呼;「大丈夫為國捐軀,死而無憾」,乃率隊衝鋒肉搏,身中數彈,壯烈成仁。

 後來在內溝堤岸附近的田裡,發現很多戰死的骨塚。台南縣文獻委員洪景星指出,當年抗日烈士被合葬在溪美墓地,有名字的後來遷葬,最後剩下19門無名主墳。由於百姓屢見怪事,經由靈媒得知19烈士希望百姓建廟奉祀。洪景星先生並書「忠烈耀南台,十九英靈原颯爽;義總領灣裏,千秋碧血祐鄉關」為19烈士列祠對聯作記。

 陳子鏞在抗日失敗後,內渡中國內地。數年後返台,回歸故里,不受日方威脅利誘。後來,日本政府重新核定地權,遂將無人登記之地皆收歸國有,對於抗日份子、「人害」予以剷除,並開闢道路對私資開墾蔗作者,予以特別優惠,如開墾種蔗成功即允予登記作為私人財產。所以,1904年陳子鏞堂弟陳鴻鳴和台南王雪農等,便募集資金創辦台南製糖株式會社,選在溪尾庄建立新式糖廠,即今日善化糖廠的前身。陳子鏞原先的糖廍產業面臨破產的邊緣。今日,其位於台南市善化區北仔店的邸宅遺址,舉目所望,僅剩一片斷垣殘壁。

 今日善化糖廠內的虹橋已消失,而內溝因人工化,河道縮減,河水不再清澈。而廠內仍不忘以糖廍咖啡館招攬客人,並計畫在日據時期就有的員工宿舍群於近期成立善糖文化園區,建議當局應把古戰場作為善糖文化的一部分,以豐富當地的人文特色,讓遊客發思古之幽情。

                             (作者張健豐係歷史研究工作者) 
【大華網路報】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