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390期/韓國瑜的勝利:一人教兩黨、穩兩岸、救兩代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2-03 06:02:23
文 / 高希均   

(一)「不能再分藍綠」

台灣民主選舉,居然出現了韓國瑜這樣一位草根性的群眾領袖。我要稱他為「衝經濟」的「平民英雄」。

●別人衝政治,他衝經濟;別人做權貴,他做平民。

●「衝經濟」就是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

●他的言行、衣著、語言,散布著「平民英雄」的特質:正直、擔當、勤奮、誠信、包容。

●他是以「愛」與「包容」,在南台灣打敗了「恨」與「權勢」

●一個人,一身膽識,一貫熱情,一瓶礦泉水,一個美好的家庭,一串生動的語言,走遍台灣南北,捲起千層浪。

●他的勝利,不是他的黨籍,不是大老的站台,不是金主的贊助。

●他用最大的力氣告訴選民:「台灣不能再分藍綠」。

●他最著急的是馬上要改善小市民、老百姓、中低階層、年輕世代、弱勢族群的收入、工作、生活,以及吸引外漂的人回家安居樂業。

在與陳其邁的辯論中,韓國瑜宣布:「貪,就關到死,不假釋。」地方政治中的清廉及共犯結構,一直是人民心中的大問號。如果國民黨在當選的十餘個縣市中,用蔡政府清算國民黨舊帳的手段來揭發「除弊」,哪有心力來創造機會「興利」?

(二)三個連鎖效應

韓國瑜的學經歷很好(政大東亞研究所碩士,三屆立委,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不做立委之後,馬英九總統八年,他有六年失業。在辯論中,顯出對推動市政有些陌生。這無損於他要翻轉高雄的大企圖心與大藍圖。他不是公務員,他是大策劃的領導人。領導人應無私地找到一流人才,有共同願景,創造機會,一起打拚。

當前權勢、貪婪、謊言充斥的台灣,國會中不易找到誠信,公家機構中不易找到效率,企業總部中不易找到創新,台灣前進的動力在哪裡?

走到台灣的鄉鎮又老又窮,很多的角落張貼著出售轉讓,國際機場看不到很多外國旅客,國內外的投資與消費力道不足。這是一個缺乏經濟生氣的島嶼。

因此,韓國瑜在高雄找到了打動人心的口號:「讓台北拚政治,我們拚經濟。」

韓國瑜的勝利,已經產生了三個連鎖效應:

1. 教訓了兩黨運作:重民生,輕鬥爭;放下權貴與悲情,走向改革與重生。

2. 穩定了兩岸關係:「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再出發。

3. 拯救了兩代生活:改善年長一代與年輕一代的生活。

韓國瑜說得好:「因為有九二共識,我們心中沒有任何圍牆,全部都是道路,條條大路通發財,條條道路通賺錢。」

(三)扭轉民主頹勢

1980年代末,台灣在浩浩蕩蕩的民主潮流中,沒有政變與流血,贏得華人世界第一個走向民主國家的讚譽。令人惋惜的是:除了「投票」的民主,其他配套欠缺,造成民主根基未堅,民主傳統未建。在選舉中,以仇恨、對立、內鬥來贏取選票聲,「民粹」乘勢而起,「政治正確」替代了理性決策。當國民黨在立院受到杯葛,議事癱瘓;當民進黨執政時,靠投票變成了合法的「一黨治國」。

基本來看,造成台灣民主衰退的遠因有三:

●台灣之弊:不擇手段的爭權、奪利、官商勾結以及搶選票。

●台灣之病:政治上、法律上、道德上,缺少是非、黑白、對錯。

●台灣之痛:「白吃午餐」持續擴大;「決策錯誤比貪汙更可怕」的實例層出不窮;多數人愈來愈走向明哲保身的小確幸。

韓國瑜的魅力與人民對他的期待,已從高雄出發。如果能成功地輻射到全台灣、大陸及華人社會,那麼他的成功,就是台灣人、中國人、華人的共同驕傲。

任重道遠,毋忘初心。

以下摘自張善政在原著《國家為什麼會成功》中所寫的導讀: 

張善政評介《國家為什麼會成功》

最該看這本書的,應該是上從總統、下到各部會首長的官員,以及任何有意角逐政治職位的人。

一邊讀、一邊心驚肉跳,看似書中都在介紹其他國家,可是處處也都在暗指台灣的困境與問題。這本書討論的,都是某些國家處理棘手問題的成功案例。有先進的美加、鄰近的星、韓和印尼。最令人意外的,卻是很落後的非洲波札那。對照國內的局面,尤其對書中的幾個觀念,有很深的迴響:

愛默生(Ralph Emerson)曾說:「愚昧的堅持,是心胸狹隘者揮之不去的心魔。只有那些目光如豆的政客、哲人與教士才會將它奉為聖旨。」

愛默生創造了「實用主義」,就是開放心胸尋找解決方法。實用主義要成功,要有「無所不包的多元異質性」。不被意識形態綁架,是務實解決問題的成功要素。

只有在重大危機期間,非傳統的候選人才有可能成為這個城市的市長(指911事件後的紐約),只有在災難的緊急狀況,才能使當權者撇開日常政治與傳統決策,從「非常大」的大處找出解決辦法。

那麼,台灣目前有沒有重大危機?有沒有機會出現非傳統、做事由大處著眼的人物?台灣是否正在期待這樣的人物出現?我們政府有沒有在執政時,有意無意已經超越法律、人權規範界線的疑慮?

所以,我們的轉型正義,做法有沒有落入這樣的盲點?這本書沒有用台灣當案例,是件好事。因為這樣,大家可以坐下來客觀安心閱讀,不擔心有被批評的機會而先建起防禦之牆,排斥這本書。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