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241期/「我」是最大的阻礙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2-04 02:38:59
作者:《短路:心靈的科學》(楊定一)


我們看人間,都是從「我」投射出來。想要解開,最多著手在「我」。

「我」可以說是最大的阻礙,或前面所談的電阻。在這裡,或許你還記得我在《全部的你》用過的這張圖,一個人的「我」愈來愈小,生命的力量反而透過他整個亮出來。

一個人接對頭或插對頭,最多也只是把個人的阻礙(全部的觀念、全部的價值、全部的制約、全部的束縛——「我」)挪開、降到最低或讓它消失。相對所造出的阻礙(當作電阻)假如降到最低,而絕對的力量(或電流)還存在,可以想像會造出多大的作用。

讓祂流過去一次,一個人就已經脫胎換骨,讓他「見道」——發現人生有一種美,是過去從來沒有想過的。最多只能把祂稱為真實。接下來,自然會不斷想回到祂。

一個人隨時可以把這個阻礙降到最小,絕對的一體自然在這個小的體造出徹底的短路,甚至把它「燒掉」。也就這樣子,可以徹底把「我」取消。古人才會用涅槃、寂滅、滅 盡來表達,也有人講 sat-chit-ānanda 在.覺.樂,或者說大歡喜、大愛、大平靜。

然而,要提醒的是——醒覺,沒有階段可言。沒有比較醒,或比較不醒。一個人要不是醒的,要不就是沒有醒。這一點,和絕大多數修行者的看法都剛好相反。但是,我為什麼還再三強調?

因為,這個理解反映了相對跟絕對,局限跟無限,無常和永恆的根本差異——本來就在兩個不同的意識軌道。真正懂了,自然會明白不是透過時間甚或時-空這個相對的領域,這個相對的身心可以慢慢進入絕對。

時-空是頭腦投射出來的產物,和身心一樣,都是相對的架構,和絕對,是站在兩個不同的軌道。所以,這個轉變,只能是突然的轉變。

然而,就連「突然」都是誤導的形容。畢竟「突然」還是帶著時間的觀念。

如果要表達,我最多只能說——比突然更突然。最有意思的是,絕對從來沒有離開過,或可以說,在每一個角落都在。所以,從相對到絕對,沒有演變或進展可談。甚至,沒有一條路可以走到,沒有一條路可以依循。

然而,為什麼所有修行者都認為有階段可言?這也是難免的。還有階段可言,是因為有肉體。肉體還沒有完全燒掉,才有這些感受體驗,也才有一個練習,還有從「有」到「空」的層次,也才有菩薩道,去表達行為上的次第。

但是,站在一體,這些層次不存在。只有祂自己存在,沒有其他。我指的是真正的存在,也就是永恆,沒有生,也沒有死,沒有變動的存在。再怎麼去演變,最後還是只剩下祂自己。講得更透明,還沒有任何演變前,只有祂。

接下來,演變後,還是只剩下祂。可以說,任何動、任何轉變都跟祂不相關,最多是在祂上面重疊。假如還要把其他東西當作真實的話,最多只能說是祂小得不成比例的一部分。

層次、分段、任何東西,對一體來說,都小得不成比例,可以說是沒有意義。


更多內容,詳見《短路-心靈的科學》>>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