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64期/丘念台與葉榮鐘/葉蔚南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2-06 04:22:02
 丘念台於1967年1月12日下午8時病逝於日本東京山王醫院,享年73歲。父親葉榮鐘於同年9月13日寫了〈我所知道的丘念台先生〉,但未發表,該文於2000年收入「臺灣人物群像」(葉榮鐘全集,晨星)。

 我記得兒時每年大約會有兩三次機會看到丘念台來家看望父親。他來之前,一定會由其祕書來電詢問時間是否方便,有無其他客人。每次他都是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裝,不苟言笑,母親泡好茶要我們送入客廳,退出後,門就關上,即使站在門外,也聽不見聲音。辭去時也是不苟言笑,非常有威嚴。

 誠如父親於文中所述「筆者在民國七年(1918)到東京留學的時候就聽到丘先生的大名,當時他不叫念台而叫丘琮」,但到1924年才與丘先生第一次見面,丘先生暑假歸省由粵赴日返校,途過台灣,專程赴霧峰拜訪林獻堂,而父親那時在林先生處當秘書。

父親極為推崇丘念台

 二人真正的接觸是在1945年台灣光復後,丘念台寫信告知獻堂,台胞在粵的困難情形,並呼籲設法營救。1946年8月,丘先生發起組織「臺灣光復致敬團」赴南京獻金撫卹先烈家屬,致祭國父,晉謁元首,並擬到陜西祭黃帝陵。

 父親隨團赴大陸前後滯留了30餘天,相信這30餘天內二人有密切的互動,返台後才有更進一步的交往。父親在〈我所知道的丘念台先生〉文中說「我們出生在割台之後,所受的完全是日本式的教育,對祖國的政治情勢一無所知。所以念台的周旋應對,以致於一舉一動都足以啟動我這單純幼稚的腦筋。他體格高大魁偉,但是思慮周密而感覺銳敏,一面又是心平氣和,謙恭有禮。經過這一次的接觸,他老人家似乎以我為孺子可教,所以另眼看待,以後一年間總有數次來台中,來了一定會到舍下看我。」

丘念台領導「東區服務隊」

 父親的朋友中有過延安經驗的人,除了丘念台之外,另一位就是徐復觀。而難能可貴的是丘念台領導的「東區服務隊」是真正仿效延安精神身體力行的。

 感謝藍博洲鍥而不捨的致力發掘白色恐怖的史實,我們才能由《幌馬車之歌》中鍾浩東、蔣碧玉的描述,了解當初東區服隊的點點滴滴。下面引一段書裡蔣碧玉說的「一直到勝利後,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些隊員都加入了曾生領導的東江縱隊。那時候東江縱隊的人以為我們是丘念台的心腹,因而不敢與我們接觸。一般的國民黨員,卻因為東區服務隊的作風與共產黨雷同,而認為除了丘念台之外,東服隊都是一些左傾分子。我們就處在這樣的尷尬處境下找不到可以認同的黨。」

促成「台灣光復致敬團」

 「台灣光復致敬團」是丘念台先生一手鼓吹促成的。1946年8月29日,林獻堂率台灣光復致敬團成員黃朝清、林為恭、林叔垣、葉榮鐘、姜振驤、李建興、張吉甫、鍾番、陳逸松、顧問丘念台,財務陳炘、祕書林憲、陳宰衡、李德松等15位由台北飛往上海,展開了為期37天的祖國之旅,除了拜祭中山陵,晉謁元首,赴南京捐錢撫䘏先烈家屬,赴西安祭拜黃帝陵,於10月5日結束。

 從團員所留下的日記、回憶錄等,可以理解致敬團在祖國的生活點滴及和政府官員的互動。留下日記的有林獻堂,李建興,寫回憶錄的有葉榮鐘和丘念台。

 2006年,60年後,由致敬團的秘書林憲老先生(時年88歲)和林光輝的奔走,組成了台灣光復致敬團後人團,循著先人的腳步到黃帝陵祭拜並立碑。我深感榮幸得以參加這活動,更重要的是,能將當初致敬團於耀縣遙祭黃帝陵,由父親所寫的「祭黃帝陵文」,立碑於黃帝陵。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