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67期/李敖周年祭/汪榮祖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3-05 01:13:50
 李敖於去年(2018) 3月18日上午10點59分在榮民總醫院與世長辭。當時作者正在廣東南海出席紀念康有為的學術會議,敖之噩耗,經過手機,不到幾分鐘就傳遍大陸,與會學者多為之扼腕。

 李敖雖於2015年發病,兩年後病情轉重;然知其求生意志甚強,應能轉危為安,所以消息傳來仍不免感到驚愕。

 李敖在台大歷史系高我兩班,常見他在校園內穿著長衫飄然獨步,有時也有美女伴行。李敖服兵役後考上台大歷史研究所,與內人陸善儀同班。1978年我應台師大之邀客座一年,當時李敖初出獄。他原被判十年徒刑,後來減半。我曾寫信給白宮為李敖與柏楊鳴不平,卡特總統的發言人哈定卡特(Harding Carter)還回了我的信,說已經注意到此事。回到台北客座的那一年,曾應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高信疆之邀,為人間副刊寫了一篇〈李敖復出〉的短文,並承高兄邀宴,得與李敖及其女友劉會雲歡聚。

李敖出獄後大顯身手

 李敖出獄後,很多人都以為他已過時,被社會遺忘了。我在1980年代初偶有機會回到台北,記得在他的金蘭大樓里見面時,看出他有點消沉,有點無力感,但我認為他仍然潛力無窮,我有詩為證:「山門獨打苦辛多,不忍臨流看逝波;仍有如椽巨筆在,寸陰可貴莫蹉跎」。果然他後發的爆發力無窮,更由於解禁之故,使他能在電視「笑傲江湖」節目,大顯身手30年,我也曾受他之邀,客串了幾次。

 我自2003年從美國退休回台定居後,始得與他常常來往。李敖從不參加婚喪喜慶,也不過生日,但少數幾個好朋友總是在他4月25日生日時與陸善儀(4月28日生日)一起過,在仁愛路的福華飯店聚餐,遺憾的是他沒能過84歲的生日。

 李敖很想活久一點,以便完成他80冊的大全集,甚至曾賭氣說,想要比宋美齡活得更長。畢竟人算不如天算,當我在南海突聞敖兄之喪,不禁有感而發:「南海忽傳島上喪,同情兩岸感滄桑;雖知病魔侵君久,仍盼東皇使命長;鶴去樓空增寂寞,朝來暮往失狷狂;風騷獨領成追憶,魂魄歸來返故鄉」。

李敖是極具爭議性人物

 眾所周知,李敖是極具爭議性的人物,有的人恨他到不行,也有人愛他到不行。據我的觀察,中下層的一般老百姓非常喜歡他,例如有一次坐計程車,司機聽到我們講李敖,知道是李敖的朋友,下車時還向我們敬禮。他曾捐出古董文物義助慰安婦,老阿媽們當然感激。知識界討厭他的人反而居多,原因是他瞧不起那些趨炎附勢、曲學阿世之輩。由於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如殷海光、李敖、陳鼓應、陳平景等在白色恐怖的威權時代受到迫害,所以敖之最恨戒嚴後,冒出許多不相幹的自由主義知識者,便忍不住加以撻伐,那些人哪會不討厭他呢?更何況他鋒芒畢露、直言無忌,得罪之人,自不能少。

特立獨行、絕不屈服

 無論喜不喜歡他,無人能不佩服他特立獨行與不屈服的硬骨頭。他在最嚴酷的戒嚴時代,敢於挑戰威權,幾乎以一人敵一黨,雖坐牢受刑,仍毅然不屈,其勇敢與膽識無人可及。他因彭明敏案坐台獨的冤獄,若附和台獨,陳水扁執政時,何患沒有高官厚祿?但他不僅堅持統一,而且自稱中國台灣的李敖,而且第一個表態支持「一國兩制」。因在他看來,如不能獨立,沒有比兩制更好的安排,何況台灣那一制可盡量滿足台灣的需求,卻被一筆抹殺。在李敖眼里,台灣頭腦不清的「渾蛋」太多,當然也有人雖心知肚明獨不得也,但為了短暫的政治利益,鋌而走險,不惜一路走到黑。

 據我的瞭解,李敖原來也想當學院里的學者,但他開智得早,台大歷史系的課程他早已讀過,說他讀的書比許多教授還多,並不為過,他有關宋代婚姻的學士論文寫得相當精彩。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