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68期/評「漢字成為東亞的文化霸權」/王睿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4-02 02:00:53
 3千年前,中國已有封建制度的文明,同時也有了文字。中華文明生生不息,其關鍵之一是中國人發展出用以載道的中文漢字。人類有語言,但未必都有文字;嚴格的文字標準不僅能表音,且能表義,還能「望文生義」。

生生不息的文字只有漢字

 人類達到具有文字歷史階段的族群很少,古埃及、古巴比倫曾經有象形或楔形文字,但消亡已久。流傳至今,並依然生生不息的文字,只有漢字。至於西方諸語系的語言,都是所謂拼音文字;但嚴格來說,拼音文字並非文字,而是對語音的記錄。且語音因人、時、地而變,只好不斷增加語音記錄的詞彙(音符),或乾脆誕生改變音標的新語言。如此不穩定的語音記錄,自然擔負不起道統或文明的積累,所以,大陸學者董并生說:「西方沒有『文字』,只有『字母』。」

 伏爾泰說過:「500年前,不管是在北歐、在德國、還是在我國,還幾乎沒有一個人會寫字。」如此看來,距今約700年前,歐洲幾乎是個文盲世界,更無「斯文」的傳統或「文化」的民族。17、18世紀,耶穌會教士來中國取經、譯經,「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結果,才造就了歐洲的啟蒙運動。所以說「禮聞取於人,不聞取人;禮聞來學,不聞往教」,這是中華文化天下觀的「自願原則」。

漢字絕非「霸權工具」

 然而,原台師大國文系教授莊萬壽卻不如是想,他在號稱「發揚中華文化」的萬卷樓出版《史通通論》一書,將形、音、義俱備的漢字視為「霸權工具」,而對歐洲的拼音文字褒獎有加:

 尤其漢字兼備形、意,充滿意識型態,如「仁」「義」「道」「德」「忠」「孝」,感染力與滲透力強大無比,非拼音文字所及,孔孟儒教的階級與親疏的封建思想、中原文化的價值觀,經由漢字、漢籍以及科舉的功利,無數「蠻夷」不待語言消失,本民族思想的主體性先滅,則語言之亡無日矣。漢字成為東亞的文化霸權,此亦是中國近鄰越南、朝鮮要廢漢字的主要因素。反觀歐洲,稍晚於秦漢的羅馬帝國興起,羅馬(拉丁)字母拼音伊始,後隨基督教傳播而散諸全歐,拼音系統符號是依語音的不同與變遷而異的。不會說某族語,就看不懂某族文。但創造拼音文字很容易,有文字的民族,就能容易的傳承本族的文化,不容易被異族同化。而且歐陸並無文化的中心說(如中原)與大一統的久分必合的思想,多元語文的傳統一直延續到現代民族國家的產生,歐洲主要的語言都有自己的文字,都有自己的國家。當然這是符合基本人權的發展。

 莊萬壽貶漢崇歐的說法,使人想起距今一百年前,激進的中國知識分子忙著參與東方化(Orientalism)的往事。比如主張廢除漢字的新文化運動者錢玄同,他認為中國舊書上的名詞,絕非20世紀時代所夠用,而中國文字只有送進博物院的價值;中國人應該把所有的中國舊書擱置一旁,樣樣都該學外國人,才能在20世紀做一個文明人。

 一百年後,漢字仍然是台獨學者最深層的忌憚。莊萬壽的邏輯是:獨立的語言→獨立的文化→獨立的民族→獨立的國家,也就是源於17、18世紀的歐式民族國家的邏輯。然而,中國人的文明始於有3千年歷史的中文漢字。瑞典漢學家林西莉(Cecilia Lindqvist)強調,中國文化有驚人的連續性。直到今天,一些日用的文字在把握和反映現實方面,仍與3千多年前文字初創時完全相同,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莊萬壽一方面主張台灣人「去漢姓運動」,以免「認賊為父」;另一方面卻承認漢字是台灣文化的重要基礎,「台灣不可能逃脫漢字文化、或漢文化圈」雲雲。其病狂的邏輯,沒有超過一百年前的格局。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