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71期/回憶鄭學稼先生/姜新立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03 01:01:59


鄭學稼與張國燾

 我為了寫《張國燾與中國共產主義》,向先生請教。先生告訴我:張國燾北京大學出身,五四運動時期擔任北京學聯會主席,不但是中共創建人之一,也是「八一南昌起義」主要策劃人。張曾建立「川康蘇區」,是紅四方面軍領導人,實力雄厚,在中共25,000里長征期間,為了「西行」與毛澤東「北走」發生分歧,張以「第二中央」與毛的「第一中央」抗衡。迫於新疆馬家軍的圍堵,紅四方面軍兵敗潰散,張率餘部轉往延安,到延安後,毛解除張國燾的兵權,可見張到延安後,已不是毛的對手。

 1938年4月初,張以陝甘寧邊區政府副主席身分祭黃陵,祭後突然不回延安。張遠走武漢,中共派周恩來勸,請張顧全大局重返延安,張拒絕,並公開宣布脫離中共,隨即中共將張開除出黨,張脫離中共後由武漢前往重慶,蔣介石認為「張國燾事件」是國民黨對中共鬥爭一大勝利,但蔣並未重用張國燾。

 1948年6月,張國燾在上海辦《創進》周刊,邀請先生擔任主編,直到上海時局逆轉,先生與張準備前來台灣,《創進》才告停刊。先生曾告訴我,張國燾來台後住在草山(陽明山),國民黨排斥他,還以權勢奪占張氏住宅,終於迫使張遷居香港,此時大陸完全變色:「老蔣突然想起張國燾,並要張成立第二中共,以便與毛共對抗。張回蔣說:『一切已晚』,給以回拒。」

 我看完張的《我的回憶》,問先生此三大卷書寫得如何?先生答:如實撰述,有歷史知識性。

 流落香港的張國燾於1968年移居加拿大,先生每次赴美探親都會轉往多倫多看望張國燾。張中風後身體癱瘓,生活起居不便,只好轉住養老院,1976年底先生最後一次去看望張,他一走進養老院,看到張坐著輪椅。張一看到鄭突然扭轉輪椅背朝著鄭離去,先生尾隨至病房,張躺在床上假寐不理他,臨別張的兒子甚至不送先生去機場。關於這次探訪,我曾問過先生:「難到張先生對老師您有所誤會?」先生答:「張身體癱瘓,英雄氣短,晚景堪憐,精神心理都有失常現象,他以為我是奉台北之命召他回台,真是大錯特錯。」

 1979年冬天大雪紛飛之日,張國燾在病床上因被子掉落床下無力蓋回,在寒凍中離開人間。先生後來對我說:「你是在台灣唯一寫張國燾傳記的人,應該把張的末日寫上。」

鄭學稼與《中華雜誌》

 《中華雜誌》發行人胡秋原是我大學時代的老師,更是鄭先生的老朋友,三十年代他們兩人便認識,他們都在日本留過學,而且上海發生「社會史論戰」時,胡先生是主要參與者,鄭先生也參加論戰。

 八年抗戰時期,鄭胡二人先後去了重慶,也都用自己的筆墨盡一個知識分子對民族聖戰應盡的力量。之後,二位又先後來到台灣,鄭先生在台大經濟系任教,胡先生擔任立法委員,「中西文化論戰」後,胡先生辦《中華雜誌》,鄭先生經常為雜誌寫稿。

 鄭先生在台大任教期間,因批評國民黨政府的經濟政策被解聘。先生通印尼文,因此前往印尼,在雅加達擔任一華僑中學校長,並翻譯印尼蘇卡諾總統之《印尼建國五原理》,先生說:「我由這本書,知道蘇卡諾的思想,受三民主義的影響」。

 先生有一次在新店胡先生寓所對我說:「國民黨政府可以用政治力免除我的教職,但沒有辦法奪去我手中的筆!」遠在海外的鄭先生經常在東南亞、香港華文報刊發表文章評析時論。

 《中華雜誌》是鄭先生晚年發表文章時論的主要陣地,「鄉土文學論戰」二人攜手捍衛民族文學,抗擊「疾風集團」,二人不惜走上法院訴求正義。1986先生發現腸癌,1987辭世,胡先生痛失老友,輓聯有曰:「學問關興亡,赤事洞明少用處;患難識孤介,黃泉儻憶出庭時。」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