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252期/想在外遇事件後修復關係,為何不順利?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1-03 00:27:29
作者 / 洪詩婷 
 
有對夫妻進了諮商室,一坐下,太太就眼眶泛著淚,先生則看起來惶惶不安。
我問:「什麼原因讓你們預約伴侶諮商?」

太太看了先生一眼,先生搓著雙手回答我:「我半年前外遇被太太發現了,太太提出想離婚,但我不想讓這個家瓦解,我還是愛她的,而且我們有兩個孩子,所以我告訴她『我不要離婚,我會結束外遇的關係,我會努力回到這個家』,她同意再給我機會。」

我:「我聽到你外遇後想回歸家庭,而且願意努力,你做了什麼樣的努力?」

先生:「我以前抽菸、喝酒,現在都戒菸了,也不去應酬,朋友的聚會也很少去,就算去了,也會早早回家,幾乎不喝酒了,這是她剛結婚時就要求我的,而我現在都做到了,回到家後,我幾乎做了所有的家事,讓她可以比較輕鬆。」

我:「聽起來你努力完成曾經給太太的承諾並且分擔家事,來展現你回歸家庭的誠意與決心,效果怎麼樣呢?」

先生:「根本就沒有用,我太太就一直喜歡翻舊帳,明明就沒什麼,她就會又開始提外遇的事,問東問西、疑神疑鬼、亂發脾氣。她要是這樣下去,就算我努力想回來都快被她逼走了。」

此時,太太立即接話,大聲且快速地說:「你做的這些事,我花錢叫家事達人來也可以做。你從外遇到現在,從來沒有跟我好好解釋,也沒有好好道歉。每次要跟你談,你不是走掉,就是對我大吼,罵我神經病,」太太邊說邊掉眼淚說:「難道做錯事的是我嗎?明明被傷害的是我,你怎麼還能這樣對我說話?你只是捨不得孩子,根本一點都不在乎我吧!」

先生立刻大聲反駁:「我做的在你眼中都不算數嗎?我現在除了上班,都一直在你身邊,你還一直說重複的話,煩不煩啊?」

「你就不能放下過去往前走嗎?嘴巴上說說就能打發你了是嗎?道歉還不容易,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對不起!』今天心理師做證,我已經道歉了,你滿意了沒?」

上述對話的結局是什麼呢?在我意料之內,太太仍不會覺得滿意,還是覺得先生無法體會自己被背叛的傷痛、無法安撫自己整日害怕再被欺騙的不安,甚至覺得先生不在乎也不愛自己,而失去關係中的安全感與信任感。

至於先生,則是覺得自己不論做什麼、說什麼都沒有效,好像做錯事後,一輩子再怎麼努力都無法翻身,太太不會再信任自己,關係再也無法修補。(推薦閱讀:老公曾經外遇,我仍走不出來,怎麼辦?)

詩婷心理師的觀察室:
兩人都想修復,但為什麼不順利?

1. 外遇方「小看了」受傷方所受到的影響:

外遇造成的傷害是種創傷,代表就算危機解除了,但大腦還在警示,而且難以自主控制。

舉例來說,受害方常會不由自主地想到某些畫面、某些話而覺得傷害與欺騙似乎仍在持續而不安,也對外遇方是否仍重視、在乎與愛自己感到不安。此時,受傷方需要的是安撫與保證,以降低此時的不安感。

但困難在於,受傷方需要的安撫與保證不只一次,因為不安會反覆發生,所以需要重複給安撫與保證,不安才會隨著時間慢慢地降低發生的頻率。

因此先生在行動上的努力所做出的貢獻是解除危機,去除實際的威脅,但仍會面對到太太對於安撫與保證的需求,並且要明白,「就算是找到有效的安撫與保證的方式,仍要重覆地提供,」短則半年,長則1至3年都有可能。

2. 受傷方尋求安撫與保證的方式,讓外遇方「難以靠近與堅持」:

外遇方往往是帶著愧咎,希望能彌補所造成的傷害,所以會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方式來努力。此時若外遇方不知如何提供受傷方有效的安撫與保證時,常常會覺得挫敗與沮喪,若再感覺到自己所做所為不只沒效,還得到更多的指責與攻擊時,就會轉為憤怒與不耐煩地回擊。

所以受傷方此時的挑戰是如何表達內心的不安與害怕,讓外遇方貼近自己的脆弱;而非在表達時,讓外遇方誤解為再度受到攻擊與懲罰,而本能地想遠離。

外遇的修復需要雙方一起努力。受害方可讓外遇方了解,哪些安撫與保證的方式是有效的,有效果時給予外遇方一些肯定,避免惡性的互動,再消磨了彼此原本仍想相守的心。(推薦閱讀: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楊雀、杜明翰:讓我們再牽一次手)

(本文作者為台北心曦諮商所諮商心理師洪詩婷)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