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76期/馬樹禮先生與我/陳鵬仁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03 10:14:18
 馬樹禮先生是我這一生為人處事的指南針。

 1957年,我在東京認識馬先生。當時馬先生是中國國民黨中央三組主任,負責海外黨務工作。他到日本考察,在東京舉行留學生座談會,座談會結束後,他要我留下來,第一句話就說,胡秋原先生特別介紹了我。從此以後,我與馬先生保持密切聯繫。1966年1月,我從東京轉到紐約繼續讀書,與馬先生的關係更加密切。

 我在紐約時,與朋友們創立紐約台灣同鄉福利會,積極為紐約地區的台灣同鄉服務,並創辦《中華青年》季刊,這可能是美國最早的台灣同鄉組織和刊物。此時,我和馬先生的來往更多。該雜誌一本美元25分,在紐約唐人街賣得很不錯。沈君山曾為雜誌寫過文章,張京育曾任發行人。台灣同鄉福利會還租了好大的公寓,專門接待剛來紐約的台灣同學,並幫忙他們找公寓,幫忙的有陳文彬、黃國彥等人。

 1972年,日本承認中共,馬先生奉命出任亞東關係協會駐日代表,我應馬先生之邀,由紐約赴東京負責日本的黨務工作,1年3個月以後,我轉任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僑務組組長,負責日本僑務工作。

 在馬先生駐日的12年中,我一直追隨馬先生。我覺得馬先生的為人處事有以下幾個特點。

(1)大公無私。馬先生確實做到大公無私的境地。譬如與日本各界禮尚往來很多,但日本人送來的禮物,除水果、鮮花外,全部由總務登記保管,到年關除夕,由全體員工,包括其他單位人員模彩。又如顧祝同將軍及其眷屬到日本旅遊時,馬先生自己掏腰包招待他們。

(2)忠黨愛國。這與大公無私,可以說是一體之兩面。正因為他忠黨愛國,所以才能成為大公無私的人。馬先生在印度工作時曾坐過牢,但他還是基於「大義滅親」的精神,堅持到底。馬先生能出任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主委,不是偶然的。

(3)為人仁慈。馬先生在東京工作時,幾乎令每一位同仁都覺得「馬先生對我最好」。就連給人「驕傲」印象的藤尾正行眾議員,有時候也會自動打電話給馬先生說「想到公館去吃炸醬麵」。馬先生後來將領得的370萬元退休金,捐出270萬元(10萬美元),加上其他善心人士的捐款,以其父的名義在美國為大陸留學生設立獎學金;其餘100萬則以其母的名義,在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設立獎學金,以造就研究大陸問題的專家。

(4)領導有方。台灣駐外機構雖然多,但真正做到統一指揮的,恐怕只有日本。這也是因馬先生在東京時,同事們不分彼此,全力以赴,而馬先生領導上最大的特點是,讓每個人放心做事,發生問題時他會負責。因此,部下敢大膽辦事他又講話算數,大家之所以服他理由在此。

 2006年7月19日,馬先生逝世於和平醫院。虛歲98歲。當時,我徵求馬夫人同意把他的插管拿掉。在場的除馬夫人和我之外,還有養子媳婦和兩個外勞。出殯時,日本佐藤榮作首相次子佐藤信二代表其父參加。我7歲喪父,馬先生沒有兒女,他大我21歲,我們情同父子。

(作者係文化大學講座教授)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