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78期/戰火浮生─大陳島撤退65年|口述/葉匡時 文/古蒙仁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06 17:37:16
 1957年我出生於花蓮,在我出生二年前,也就是1955年2月,台海發生了大陳島撤退歷史事件,而我就是「大陳義胞」的第二代。 

我是大陳義胞第二代

 我從小在花蓮的「大陳新村」長大,耳濡目染,對此一歷史事件自然比一般人更為關心和熟稔。也因身上背負著「大陳義胞」的印記,有比常人更為深刻的國族認同和歷史滄桑感。大陳島不僅是我地理上的故鄉,也是我血緣和文化上的原鄉,在我成長和認知的過程中,常被這股鄉愁牽引著,試圖在政治現實和文化的想像中,尋找賴以安身立命的基石。 

大陳島的位置及居民生活

 廣義的說,大陳島是屬於浙江省台州灣外的一群列島,我們統稱之為「大陳島」,其實這眾多大小島嶼分屬浙江省內的不同縣境,「大陳島」乃其主島,屬溫嶺縣。大陳島又分為上大陳和下大陳,僅有一水之隔。這些島嶼或山丘,有些甚至與大陸相連,退潮後即可徒步登陸。一江山更是一座名符其實的孤島,位於大陳島西北方,面積只有1.2平方公里,地質全為岩石,一向沒人居住,偶爾成為漁民的避風所。 

 因此,大陳島的歷史很短,只可追溯到明末,島上居民多來自浙江沿海及閩北地區。這麼一個人煙罕至,草萊未闢的蕞爾小島,卻在20世紀冷戰時期的國共戰史中名留青史。

 不管是一江山戰役或大陳島撤退,乃至日後「大陳義胞」的誕生,都為這個動盪的時代下留下歷史見證,其背後的因果關係頗值得細究。 

一江山戰役慘烈 
 
 一江山戰役是1949年國民政府轉進台灣後最重要的一場戰役,當時為了戰略考量並保有反攻大陸的契機,國府希望能固守金門、馬祖,以及浙江外海的大陳島與一江山。但中共為防止台美簽訂共同防禦協定,1954年1月,決定以大陳島及一江山為第一波攻擊目標。共軍的海空軍主力逐漸南移,附近海域頻頻爆發零星的海戰,掀開了此一戰役的序幕。11月1日起,共軍開始出動戰機對鄰近各島展開轟炸。

 1955年1月,在共軍猛烈的轟炸下,我方艦隊根本無力回擊。共軍取得制空權及制海權的優勢後,隨即採取海上封鎖的策略,一江山成了名符其實的孤島,處境岌岌可危。1月18日清晨8時,共軍以空中轟炸與地面砲擊猛烈攻擊一江山,並集結了5千多名部隊,於12時半開始登陸,國軍歷經數十小時激戰,次日清晨全島淪陷。司令官王生明將軍引爆手榴彈自盡,官兵全部陣亡,共軍的傷亡也十分慘重。 

國府決定撤離大陳島

 一江山失守後,共軍日夜輪番轟炸大陳,大陳島的防守益形困難。台灣距大陳島240多公里,為大陸到大陳島距離的20餘倍,中共的米格16從浙江沿海的路橋機場起飛,只要5分鐘便可飛臨大陳島上空,台灣要與之對抗,在物資補給與戰力維持上相對不易。何況前一年的12月2日,台美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裡,大陳島並不在共同防禦的範圍內,國府經過多方評估後,決定主動撤離大陳島,以加強鞏固台灣本島的防守,國防部因此策劃了「金剛計畫」,由美國第七艦隊和國軍合力展開大陳島軍民撤退行動。 

 1月30日,國防部政治作戰部主任蔣經國乘坐「藍天鵝」水上飛機抵達大陳,準備執行撤退任務。2月3日全島舉行登艦演習,4日美國海空軍也在東南海面上空進行聯合軍演。6日第一批老弱民眾先行乘船撤離,8日全島軍民分梯次登艦,至12日為止,總共撤走17,132名大陳島居民及部隊、游擊隊萬餘人,動員了台灣及美國各式艦艇300餘艘,大至航空母艦、重巡洋艦,小至登陸艇都有,在美國第七艦隊護航下抵達台灣。 

 大陳居民先在基隆港上岸,在基隆停留大約一至兩個星期後,政府再陸續安排到全省各地安置,包括台北、桃園、宜蘭、花蓮、台東、高雄、屏東等縣市。「大陳新村」、「一江新村」等名稱都是安置大陳居民的所在,當時被稱為「大陳義胞」。

母親是土生土長的大陳人

 我的母親顏冬領是土生土長的大陳島人,1938年9月29日出生於上大陳。大陳面積只有9平方公里,除了簡陋的漁村聚落,少有商家,居民的生活十分落後。 

 母親7歲時生母便過世,由於家境貧寒,後娘不讓她唸書,而留在家裡做家事,從小就在惡劣的環境中長大。上大陳沒水沒電,居民喝的是井水,晚上點的是煤油燈。由於土地貧瘠,農作物生長不易,居民所吃的米都是從浙江運來的,只要沒船上岸,就沒有米飯可吃。

 上大陳的居民大多以捕魚為生,我的外公顏安玉平常做些小生意,但每年3月漁季來臨時,也常帶著大舅划竹筏出海捕烏賊。為了方便出海,村民總是在小港澳邊搭起簡陋的草寮,晚上便住在裡面。由於村民的捕撈工具和方法十分簡陋,漁獲量始終不多,居民的生活一向很困苦。 

 一江山失陷後,中共的軍機轉而大肆轟炸大陳島,幾乎無日或已,居民每天都活在戰爭的陰影下,只要敵機一來,防空警報嗚嗚一響,一家家扶老攜幼,都要忙不迭地找防空洞躲警報。

 一天中午,共軍的飛機又來轟炸,母親帶著10歲的小舅舅躲在防空洞裡。因為警報來得突然,大家都來不及吃午飯,到了下午一點多,小舅舅的肚子餓了,吵著要回家吃午飯,拿了家裡的鑰匙就往洞外跑。跑不到100公尺,剛好碰到他二叔,不由分說拖著他便往回跑,剛進防空洞,一顆炸彈便迎空而降,炸得天搖地動,小舅舅僥倖地保住一條小命。母親每次提起這段往事,仍心有餘悸,直呼戰爭真可怕。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