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78期/孫中山在日本/陳鵬仁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06 17:37:04
 1895年 10月孫中山第一次起義失敗後,與鄭士良、陳少白於11月12日首次到達日本神戶,17日扺橫濱,創立興中橫濱分會,從此與日本結下不解之緣。孫一生共去了日本17次,前後大約住了9年半,得到日本友人、華僑和留學生的支持贊助。

 在日本停留十幾天後,孫中山以返國無期斷髮改裝,重遊檀島。鄭士良則歸國收拾殘局。陳少白獨留日本,以考察東邦國情,孫便介紹之前在檀香山認識的日本友人菅原傳給他。後來少白再經菅原介紹認識曾根俊虎,由俊虎而識宮崎彌藏,即宮崎寅藏之兄。此為革命黨人與日本人士相交的開始。

1897年至1899年滯留日本

 1897年8月16日,孫中山由英國經美到達橫濱,下榻陳少白寓所,稍後宮崎寅藏(即宮崎滔天,以下簡稱滔天)和平山周由中國大陸乘船返回橫濱,他倆將行李安置在旅館後,即去找陳少白。是時少白剛巧去了台灣,遇到穿著睡衣的孫中山。

 滔天與平山力勸孫暫留日本,但孫以舉兵在即,急需回國,不肯答應。但翌日卻往見平山周在東京有樂町的居所,並告訴他思考一夜决定暫留日本。於是由平山周陪孫往訪犬養毅,投宿數寄屋橋的對鶴館。

 在對鶴舘登記名字時,平山以孫用實名逸仙會有諸多不便,瞬間連想到方才經過日比谷中山侯爵公舘前面,乃寫下「中山」的姓氏,但不知該如何寫名字時,孫將名薄拿過來,於「中山」下面寫了「樵」字,並說明此為「中國之山樵的意思」。這是日後孫號「中山」的由來。

 為了孫中山的居留,犬養說服外相大隈重信,大隈原則上同意,惟當時外國人要在特定地區以外的地方居留,必須經過地方政府許可,因此以平山語言教師的名義提出申請,但主辦人員怕事,旋由外務省簡任參事尾崎行雄電請東京府知事久我通久幫忙,才於10月12日核准下來。

 孫中山與平山起初居於麴町區平河町三十番地五丁目,生活費用大部分由平岡浩太郎負擔,坂本金彌也出力不少。惟因居所太過接近清廷駐日公使舘,十分危險,不久便遷往早稻田鶴卷町,與平山、可兒長一同住。新居靠近犬養宅,同犬養毅來往更加方便。於此前後,孫中山為華僑子弟設立中西學校,後改名大同學校,犬養毅任名譽校長,亦即今日橫濱中華學校的前身。

 在東京將近三年的時光,孫中山經由犬養毅介紹,認識許多日本政要、財界人士。

 1898年9月,戊戍政變失敗後,康有為由滔天陪同,梁啟超則由平山周陪同,先後亡命扺達日本。10月26日,犬養、滔天等欲從中協調,促使孫、康、梁會談,但為康所拒。未久康、梁成立保皇會,並於12月23日在橫濱出刊機關報《清議報》。

 1899年3月21日,康有為離開日本前往加拿大。9月,孫中山趁康不在日本期間,想與梁啟超等保皇會分子合作,但終因康有為的反對而告吹。

1900年惠州之役失敗

 1900年6月11日,孫中山自橫濱動身前往香港。此為應李鴻章之「請」而前去的。同行者有鄭士良、陳少白、滔天、內田良平、请藤幸七郎,旅費則由兒島哲太郎和中野德次郎負擔。

 孫因香港政府禁足5年尚未滿期,不能登陸,遂轉往西貢;俟福本誠來更至新加坡,以便與滔天等會合,但被驅逐,由此經由香港,再次返回日本。

 這段期間,滔天、內田和清藤三代表孫,與李鴻章的代表劉學詢會談,他們向劉學詢提出兩個條件:(一)特赦孫,保障其生命安全;(二)由李鴻章借孫6萬元,以便清理孫多年亡命生活的欠債。劉學詢答說:第一點需請示李鴻章再作回覆;第二點他可以負責,並約定第二天於香港先交3萬元,其餘3萬元匯到新加坡。滔天等往新加坡,主要想促成孫與康的合作,惟因康有為得到其在橫濱的徒弟電告有人要謀殺他,因而以為滔天等即為「兇手」;結果取自劉學詢的一筆錢和兩把日本刀卻為滔天和清藤,帶來莫須有的坐牢災禍(內田有事先離開新加坡才倖免)。

 1900年7月20日,孫從香港赴神戶,完成舉兵準備;8月起程前往上海,惟8月9日發生自立軍起義事件,受其影響,各地搜索極嚴,未能上岸,立即返回橫濱。9月25日,孫中山和內田、平岡、山田等急赴台北,與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會面,洽商合作事宜,對方約定支援軍人、彈藥武器。

 10月8日,惠州三洲田起義,菲律賓獨立軍讓與的彈藥,因被中村彌六欺詐而未能送出;同時,取代山縣有朋的伊藤博文內閣改變了對中國的政策,禁止援助革命黨人,惠州之役受挫。山田良政在三多祝戰死,是為中國革命犧牲的第一位外國人。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