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85期/虎尾的前世今生/張健豐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8-30 03:47:24
 虎尾有「糖都」之稱。最早作為濁水溪支流的虎尾溪,以「愛甩尾」出名,影響當地的開發。糖廠建立後,改善了生活條件,讓當地開始繁榮起來。但其中隱含了一段先民血淚史。

全台僅存的製糖廠之一

雲林縣虎尾鎮,筆者對它印象最深刻的是,其轄區內的糖廠(舊稱虎尾製糖所),是全台唯一尚在利用糖業鐵道運輸甘蔗的工廠。故每年12月至3月的製糖期,滿載甘蔗原料的重車長達二、三十節的壯觀場面,成為鐵道迷追逐攝影的焦點。

虎尾雖就在筆者故鄉嘉義縣大林鎮北邊咫尺不遠之處。但因交通不便,遲遲未能造訪。直到6月朋友邀請參加該地文創商店舉行的活動,才開始造訪這座有「糖都」之稱的城市。

另一造訪的動機是,虎尾和大林的糖廠有很密切的關係。現在台灣一年所消費的食用糖約60萬公噸,其中台糖向國外進口30萬噸粗糖至位在高雄小港的糖廠精製外,自產的約四、五萬公噸糖,由虎尾、善化兩間百年老廠負責生產,產出的糖,就是一包包50公斤裝的二砂。

所以,目前已沒有再壓榨甘蔗製糖的大林工廠,其所轄農場的甘蔗已全部由卡車載運至虎尾糖廠壓榨;並且轉型為大林特殊糖加工廠,生產冰糖、紅糖、薑母茶等,隸屬虎尾糖廠。其所生產的冰糖及一公斤重的小包裝砂糖產品的原料來自小港煉糖工廠;紅糖、黑糖主原料來自虎尾製糖工廠,食用糖蜜原料也來自上述兩座工廠。

筆者從斗六火車站驅車到達虎尾後,沿著中山路往虎尾溪方向走,看到糖廠正處於休眠期,糖業鐵道的平交道上豎起了圍籬,但也成為民眾方便停車的地方。虎尾最著名的地標─橫跨在虎尾溪上雄偉的鐵橋則和溪畔僅存的二根煙囪,象徵著虎尾曾有的興盛和活力;也引導著筆者探索虎尾的前世與今生。

建廠的先民血淚史

虎尾地區曾以「大崙腳」為名。清康熙56年(1717)《諸羅縣誌》內,已有「大坵田莊」的紀錄;光緒20年(1894)《雲林縣采訪冊》倪贊元中提及「大坵田東堡大崙腳莊」;日據時期昭和4年(1929)《虎尾庄治概要》提及虎尾庄所在地,在清乾隆(1736-1795)初年開始有漢人前來本地進行開墾的紀錄(福建泉州府人翁姓人氏);其後移民逐漸增加,到清咸豐年間(1851-1861)已經是擁有約千戶住民的聚落,同時並形成一個車馬絡繹的市街。但由1904年《台灣堡圖》中得知,其至日據初期已為一片墓地。大崙腳消失之謎,虎尾文史工作者大多認為咸豐3年(1853)曾圭角變亂,造成當時已成街市的大崙腳庄,直接、間接的毀滅,街莊因而荒廢凋零。

至於「虎尾」之得名,眾說紛紜,不妨從清代文獻虎尾溪的記載去推敲。1721年朱一貴事件時,隨其族兄南澳鎮總兵藍廷珍來台平亂的藍鼎元(1680-1733)記虎尾溪:「虎尾溪濁水沸騰,頗有黃河遺意,特大小不同耳。黃河多江泥翻波,其水赤;虎尾則粉沙漾流,水色如葭(ㄐㄧㄚ)灰,中間螺紋旋繞,細膩明晰,甚可愛,大類澎湖文石然。溪底皆浮沙,無實土,行者須疾趨,乃可過;稍駐足,則沙沒其脛(ㄐㄧㄥˋ),頃刻及腹,至胸以上,則數人拉之不能起,遂滅頂矣!」

雲林縣是濁水溪下游的沖積平原。所謂沖積平原就是河道夾帶泥沙、甩來甩去的結果。而濁水溪支流中以「愛甩尾」出名的,就是虎尾溪。因當時的濁水溪屬不穩定的河道,它從今天的竹山出山後,如脫韁野馬,時而奪莿桐南的新虎尾溪,或是虎尾溪(匯入北港溪)出海。

20世紀初是台灣新式糖業工廠的興建最興盛期,台灣總督府視日人藤山雷太家族所經營的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以下稱日糖)資力雄厚,不斷提供土地勸誘其投資建廠。當1896年發生之雲林大屠殺的陰影還餘悸猶存時,總督府於1907年開始以強制的手段收購土地,因收購價格低,造成不少爭議。總督府將舊斗六廳轄內的九萬多甲蔗作適地交給日糖拓荒後,它撿到的是濁水溪南岸的一大片荒蕪土地。北臨濁水溪,南接虎尾溪,每逢5~9月雨季來臨,洪水氾濫;加之當時為抗日分子出沒的荒地。以社有兩千甲,勸誘地方農民蔗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製糖廠需設在近水源處

因製糖工廠需要大量水源來協助提高糖分壓出率、機器的冷卻及糖膏晶粒生長的調節,近溪河的位置顯然較為方便。日糖在1906年改組後仍持續擴大經營規模,原選定工廠位於斗六街內,但斗六街附近無大溪河,故於1908年選擇在虎尾溪旁的斗六廳大坵田堡五間厝莊70番地,設立第一座粗糖工廠。並無條件承領虎尾地區官有土地,作為栽培甘蔗的農場用地,計有虎尾、大北勢、北溪厝、馬光厝、龍岩、大有、貓兒干等七個農場,奠定農場經營基礎。

當第一座工廠兩根產業化的煙囪出現在虎尾的天空後,以後陸續又蓋了第二工廠,及酒精工廠。到了大正15年(1926)四根大煙囪已全部就位,一字排開,所冒的黑煙迤灑天際,足以遮雲蔽日,極為壯觀。這年虎尾工廠蔗糖的年產量及酒精產量都創下了紀錄,位居全台之冠。

1915年後,為解決水患帶來的原料區內甘蔗及鐵道損失,當局建立濁水溪護岸工事,使濁水溪一帶的糖業經營情形逐漸獲得改善,並有所成長。整治濁水溪後,由於舊濁水溪及新虎尾溪出現許多浮覆地,總督府為了提供日本移民住所,遂將其安置在浮覆地上,並建立移民村。

早於明治43年(1908),總督府看到砂糖運銷的前景,乃與日糖共同投資興建虎尾至斗南的鐵路支線,與剛完工的台鐵縱貫鐵路連接,完成了砂糖的運輸網路,並設置鐵道部貨物掛負責經營管理。鄰近鄉村的農民乃至外縣市的勞工,都搶著來此當臨時工。小雜貨店和林林總總的商號也應運而生,中山路及周邊的街道開始繁榮了。隨著人潮不斷湧入,以及糖廠員工前來消費所帶來的龐大商機,虎尾市街於此成形。到昭和年間(1926-1945),人口已增加至三萬人。昭和6年(1931),虎尾郡役所成立,包括郡守官邸、合同廳舍、公會堂等建築也完成。

四根大煙囪重新燃煙

台灣光復後,台糖於1946年4月30日成立糖業管理委員會,總公司設於上海,原日糖所屬為第一區分公司設在虎尾,正式下令自5月1日起辦理移交。移交的前一天,在日糖虎尾支社前舉行移交儀式,照往常升起日本國旗與社旗,齊唱社歌,正式完成移交儀式。此刻,藤山及其他日糖職員不禁哭出來,最後象徵日糖的社旗,請日人不離身帶回日本。1950年7月,第一分公司改組為虎尾總廠,管轄虎尾、北港、斗六、大林、龍岩、竹山等廠及虎尾蔗作改良場。

二次大戰末期,虎尾被美軍列為重點目標且虎尾設有機場,製糖工廠曾遭受猛烈轟炸,第一工廠和第二工廠在戰後的損害統計,分別被列為大破與中破。在台糖公司全力搶修下,第二、第一工廠陸續恢復生產,正好趕上國際糖價大漲的列車。這種盛況一直持續到1969年,甘蔗來源頓減,加上國際糖價大幅滑落,第二製糖工廠和酒精工廠停止生產。同年12月鐵道營業線業務也全面停駛關閉。

如今,虎尾製糖所帶來工商的盛況已不如昔,但「糖都」風光時期所建的合同廳舍、虎尾登記所、虎尾郡役所,已由雲林縣政府公告登錄為歷史建築,並活化為雲林文創的基地,值得讀者來此一睹當地甜蜜的故事。

(作者係歷史研究工作者)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