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論真話、好話與謊話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8-10 13:05:26
  本報訊/明儒王夫之於《讀通鑑論》談及五代政治時曾感嘆:「一日而欲挽數千年之波流,一人而欲拯群天下之陷溺,難矣哉!」為政難有速效,顯然可知,惟多數當權者不思如此,他們追逐立竿見影之功,偏愛曲從迎合之徒,以致官場謊言成風,終致民生疲蔽而禍亂相繼。

  愛聽好話是人性本然,但為政者身繫大權,若仍任此天性主導決策,其危險可以想像,莎士比亞筆下的凱撒就是敗在愛聽好話,元老院為凱撒加冕的前一夜,他妻子夢見凱撒雕像,像一座有一百個噴水孔的水池,渾身流血,許多羅馬人歡歡喜喜的把他們的手浸在血裡。為此,他一度考慮不去元老院,但在大臣一番美言,凱撒歡喜前往,旋遭刺殺。

  大臣對凱撒說:「您的雕像噴著鮮血,羅馬人把手浸在血裡,表示偉大的羅馬將要從您身上吸取復活的新血,許多有地位的人都要來向您要求分到一點餘澤。」所謂利令智昏,色令智昏,看來好聽的話也同樣會讓人頭昏。

  好話人人喜歡聽,漢末董卓也是死在愛聽好話,他覬覦帝位已久,一日收到天子將禪位於他的詔書,欣然返京。行不到三十里,車子壞了,馬也瘋了,幕僚說:「此乃太師應受漢禪,棄舊換新,將乘玉輦金鞍之兆也。」聽了這番好話,董卓樂不可支。

  次日,返京之路狂風驟起,昏霧蔽天,董卓又起疑慮?幕僚又說:「主公登龍位,必有紅光紫霧,以壯天威耳。」董卓一聽,更加高興。抵京之前,夜半忽聞小孩齊唱:「千里草,何青青!十日上,不得生!」歌聲悲切,他有點動搖,但群臣又說:「這代表劉氏滅,董氏興之意。」連篇的好話讓董卓失去判斷力,次日即遭刺殺。

  再如唐太宗,也是喜歡聽好話的,差別只在於他有容人之量,當魏徵直指他沒有誠信,未履行寬免賦役的承諾,他聞言即改。而當他準備修建東都洛陽,張玄素直諫如此大興土木與桀、紂無異,他亦從善如流,真話成就了貞觀之治。反觀開元盛世之所以釀成安史之亂,就是唐玄宗不喜歡聽壞消息,待兵臨城下,悔之晚矣。還有,宋代王安石變法之所以釀成民怨而不自知,最後以失敗收場,同樣是地方官吏對中央歌功頌德的結果。

  真話、好話與謊話,當權者必須小心,對於好話要多加懷疑,對於真話要多加獎勵,如此文官體系才會勇於講真話。若只想聽好話,聽不得批評的直言,真話便永遠傳不進自己耳朵,一切警訊都會被說成喜訊,危機也會被解讀為轉機,最後終將栽在連篇的好話裡,而這些好話無異於謊話,聽多了思維會紊亂,思維一紊亂則決策必然錯誤,而決策一錯誤則民生疲蔽,禍亂相繼,興廢成毀,無所不至。

  近年我們常會聽到政府發布好消息,什麼實質總薪資創歷年新高、什麼出口成長創七年最高、又什麼失業率又創近18年同期最低。還有,每到年底全球招商也總會傳來捷報,又是簽了多少份投資意向書、又是投資金額超過千億再創新高。這些好話聽到蔡總統、賴院長的耳朵裡自然是快樂的很,他們會立刻覺得南向政策有進展、五加二產業有起色、前瞻建設有成效,政府所推動的政策已提升了經濟成長動能。

  可能是好話聽多了,前幾天蔡總統到宜蘭參訪時忍不住自豪的表示:「上任兩年來台灣經濟成長率不斷進步,不僅由負轉正,更連續四季超過3%,現在已比韓國更好,不再是亞洲四小龍之末。」聽起來好像不錯,但她的財經幕僚沒告訴她,我們的民間投資依舊疲弱,資本形成已連續四季負成長,近兩、三年政府雖努力改善五缺,然而民間投資始終低迷不振。須知,民間投資非僅關乎當年的經濟成長,更影響日後的生產力,這麼嚴重的危機豈能不知?

  再者,也是由於民間投資連年低迷,以致於國內就業機會愈來愈少,少到什麼地步?近兩年我們的就業人數每年僅微增八萬人,相較於歷年任何時期年增十多萬至二十萬,這也是極大的危機?若非少子化緩和勞動供給,我們的失業率不知要升至多高?以上所舉數例都是好消息下隱藏的問題,但有文官願意講這些話嗎?恐怕沒有,因為這一腔熱血的直言,弄不好還會被認為是吹冷風、唱反調,最後究辦下來,降級調職都有可能。

  決策高層若不敞開心胸,整個政府就只會聽到好話、謊話及空話,卻聽不到真話,而聽不到真話正是總統最大的危機。這兩年五加二產業,產值破兆之聲不絕於耳;發展綠電,達標之聲不絕於耳;重啟南向,迎合之聲不絕於耳。然而,果真如此樂觀嗎?蔡總統宜深思之,我們深盼總統一洗官場曲從迎合之風,如此阿諛之好話,欺世之謊言自可消失,經濟政策方可以竟其全功。否則,昔日的前車之鑑,終將成為台灣的後至之憂,這非僅是當權者的不幸,也是舉國人民的悲哀。

  來源: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