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社評--張天欽辭職豈能止得了血?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14 04:19:38
張天欽所謂西廠、南廠、東廠之說,引爆爭議。(資料照片)
 不論是不當黨產委員會或是促轉會,其成立之時,社會即有諸多質疑之聲,懷疑這是民進黨假正義之名在行鬥爭之實,現在,因為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的一段話,懷疑成了事實。張天欽日前在內部會議的一段話錄音檔被與會者之一的工作人員對外洩露,引起軒然大波,他本人也火速請辭,企圖為民進黨政府止血,但在我們看來,這已不是張天欽個人的問題,而是民進黨口中所謂的「正義」兩字的破產,原來民進黨是拿謊言包裝正義,而正義的核心則是民進黨的私利與仇恨而已。

 在此,我們必須對這位把會議內容向外公布的副研究員吳佩蓉女士,表示崇高敬意,如果不是因為她仍具有政治良心,無法容忍張天欽以不正義的手段來推動轉型正義,張天欽仍然穩坐廠公之位,促轉會亦仍為東廠殺手。我們也看到一些責怪吳佩蓉的言論,但這些批評者可能忘掉了,如果吳佩蓉是錯的,那行政院長何必道歉,府方又何必表示對張天欽無法認同。

 在我們看來,吳佩蓉對外公布的錄音檔,有許多值得深究的內容。首先,我們聽到的不只是張天欽一人不當的言論,而是諸多與會者的跟隨唱和。這是多可怕的一幅景象,因為促轉會的人竟然全是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對「正義」兩個字的內涵與法律規範竟然都沒有嚴肅的認知。當然,這也更凸顯了吳佩蓉的難能可貴,既然行政院長都對張天欽的言論道歉,那是不是也應該給吳佩蓉應有的獎勵?否則行政院推動吹哨者保護法之立法,豈不是在虛應故事而已。

 其次,從錄音檔中可聽出,張天欽所謂西廠、南廠、東廠之說,當然是拿促轉會和不當黨產委員會來比較,而且認為現在促轉會是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因此升格為東廠。張天欽這一段不僅基本歷史知識不及格,因為明朝並無南廠,更重要的是,所謂東廠,象徵誅殺忠良,現代則稱之為秘密警察,而堂堂以轉型正義為目標的副主委,竟將促轉會自比為東廠,而且沾沾自喜,這是無知又無恥的官場現形記。換言之,至少在張天欽的認知中,不論不當黨產委員會或者是促轉會,都是為民進黨服務的行政機關。老實說,不當黨產委員會並不是躺著也中槍,因為它的許多作為早已引發各界質疑,只是掩飾得好,而且內部沒有具正義感的吹哨者罷了。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兩個機關是不是都該廢掉了,以免存在愈久,對台灣危害愈大。

 第三,張天欽在會議中,以侯友宜為例,把他列為除垢法的案例,完全是一種選舉的操作,顯然張天欽認為,打擊侯友宜有功於民進黨,也將是自己最大的政治資產,因此才會如此熱衷,完全不顧幕僚的反對。原來,民進黨政府只是拿著獨立機關的外衣來遮掩其為民進黨服務的打手身分而已,真是令人不齒。

 最後,我們也懷疑,張天欽的言行只是他個人的想法嗎?張天欽是蔡英文的同學,她對他豈是完全不知?抑或者正因為知之甚深,才將其調任促轉會擔任打手,而主委黃煌雄只是一個對外好看的招牌而已。現在張天欽出包了,黃煌雄好像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而賴清德的道歉與總統府的無法認同,卻是如此的雲淡風清,而愈是雲淡風清,愈代表他們的心虛。民進黨政府想要以張天欽一個人辭職來止血,恐怕是小看了台灣選民。

 吳佩蓉在她的貼文中,有兩段話值得深思。她說:「真正的民主,除了政府的行動力和執行力,在野的強力監督也是重要的,但卻見台灣的民主政治,日趨失衡。」看到這一句話,國民黨是不是應該反省,而不只是見獵心喜而已!她又說:「如果坐在高位上的人,卻以這種方式去對待政敵,這是我想要的民主嗎?」這句話不知是否會讓蔡英文在午夜夢迴之際感到汗顏,同時也值得全民共同思考,民進黨政府之下的民主,難道是我們想要的民主嗎?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