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蔣萬安們反映的論述軟弱危機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1-11 10:33:29
  本報訊/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態支持蔡英文總統的「四個必須」,並且說「無法接受習近平定義九二共識為一個中國、一國兩制」,引起外界譁然,讓自己陷入政治危機。蔣萬安犯了兩個錯誤,一是事實錯誤,習近平的談話對九二共識的定義,並不包含一國兩制,完完全全是1992年,海基會、海協會換文的內容。習近平主張九二共識,也主張一國兩制,但他並沒有主張「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民進黨鋪天蓋地,將九二共識扭曲成一國兩制,連國民黨最有代表性的青壯立委都被誤導。是民進黨太狡猾?還是國民黨太無能,而兩者都讓人為國民黨的未來憂心。

  第二個錯誤是脈絡的錯誤。蔡英文的四個必須,是要讓自己成為「反九二共識」的教主,問題在蔡英文所反對的九二共識,事實上根本不存在。民進黨全黨在打稻草人,蔣萬安概括式的呼應,隨之起舞,也是其失。

  蔣萬安反映了國民黨長期論述軟弱的危機,以致於每到民進黨在兩岸攤牌決戰時,國民黨就好像塞了個桃子在嘴裡,回應起來含糊虛軟、左支右絀。國民黨必須突破過去經驗的慣性,拿出大開大闔、有信心也有雄心的兩岸論述,否則,這樣的政黨,不要說2020年未必能重返執政,就算重返執政,4年後也必被輪替,於是台灣繼續空轉,沒有明天。

  首先,國民黨人士,尤其是青壯一代必須認知,過去馬英九執政時期,「維持現狀」的基調已經無法延續了。國民黨的兩岸論述需要有一個標誌性的改變,就像最近國民黨內有呼聲,需要有「兩岸現狀2.0」的思辯,國民黨不能再自慚形穢,每談到兩岸政策,就先自矮一截,民進黨一開罵,頭就低下來。

  以蔡英文的四個必須為例,她反對「推舉代表參與協商」,主張必須「政府或政府所授權的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請問,什麼法律規定兩岸交流一定要政府之間?陳水扁執政時有連胡會、宋胡會,民進黨在野時也不乏要角赴陸,這不都是一種政黨「協商」嗎?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很清楚,只有「簽署涉及台灣地區公權力或政治議題之協議」,才必須得到公權力的授權。蔡英文連「坐下來談」都要管制,只能證明自己的心虛,國民黨根本不用跟進,協商不過是一種交換意見、凝聚共識的過程,何須緊張?

  台灣任何政黨、人物與大陸協商交流,這是每一個政黨的自由,也是每一位人民的自由。蔡英文是總統,不是台灣太上皇,甚至已不是黨主席的蔡英文連禁止民進黨和共產黨交流協商的權力正當性都沒有,更無權干涉其他政黨的兩岸交流、協商,這是政黨政治,也是言論自由。

  因此,國民黨該有勇氣站出來駁斥蔡英文不准兩岸協商的謬論,而不是去呼應蔡英文的四個必須。除了在政黨政治與言論自由的層次,有責任反對蔡英文的謬論,在促進兩岸和平的層次上,國民黨也有責任擔當和對岸交流、化解歧異、形塑共識的橋梁。

  長期以來,不是沒有其他政黨在與對岸當局協商,但因沒有足夠的民意代表性與政治強度,難達其效。而國民黨不同,國民黨有足夠的社會能量,也有義務帶領議題,並接受民意檢驗,為兩岸、為台灣指路。國民黨總統初選,應該要有候選人登高一呼,主張「兩岸協商解決政治分歧」的政見,帶動黨內辯論,讓人民來驗證是否可行。

  國民黨要知道,台灣人民的集體意志是每一位選民感覺的加總,而選民意志的形塑,需要有勇氣的政黨,扮演燈塔指引的角色,不能只是隨波逐流。至於最後選民要不要接受政黨的主張,則由選舉投票決定。政黨競爭讓民意能夠表態,這是民主政治最大的好處。

  對於國民黨現有的眾太陽來說,或許覺得這樣的政見風險太高,那麼我們就只能寄希望於國民黨內有勇氣的中、青世代,承擔這樣的責任,提出真正能讓兩岸大開大闔的新主張。

  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若能察覺到民意、時局的改變,就會知道迴避與拖延,已經無法解決即將來臨的動盪。若能察覺到「九二共識」已不足以去支撐新局,就要有能力提出更進步的兩岸路線,這才有勝選的可能,也才能為兩岸形塑新意見、新共識,為台灣開創新未來。

  來源: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