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頤武:現實照進《流浪地球》了嗎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2-11 08:36:59
  本報訊/春節期間,《流浪地球》成了最受人們關注的一部電影,同時也成為一種引發諸多討論和爭議的文化現象。它顯然“溢出”了春節檔電影的娛樂和消遣意味,而既包含了對電影工業和電影發展的討論,也從更廣闊角度涉及了科技、倫理、社會等幾乎方方面面的問題。中國科幻電影過去一直只有一些很零星的嘗試,但這次卻以石破天驚的方式將科幻電影推到人們關注的中心。這與劉慈欣、王晉康等多位重要作家多年的努力以及科幻文學這些年的積累和主流化進程是分不開的。

  這部電影試圖以未來視角,在全球層面上探究人類在極限狀況下的抉擇。這在中國過去的電影中很難見到,往往在科幻電影發展成熟的美國展開較多。這種對未來的想象又是基於當下的現實,未來是用來反觀今天的一種角度,而今天也是電影最現實的基礎。正因如此,關於這部電影對未來的想象的爭議和探討,也是在現實中展開的,和現實狀況有著密切聯繫。比如對《流浪地球》在電影方面成就的分歧,就大體是以美國的科幻電影為參照的,對它在製作上是否成功的爭議也是在這樣的層面上進行。這裡的一些討論,其實就是結合了一些人對現實的理解和認知。

  還有一種議論認為,在這部電影中,世界各國共同參與和介入的全球行動以聯合政府方式出現,但美國似乎沒有很清楚的角色。這引起一些人的憂慮,覺得這部電影屏蔽美國作為現實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作用是應該被質疑的,顯示了電影的狹隘。其實,美國在這裡並沒有被隱去,如世界各國媒體播報地球選擇流浪的新聞時,CNN就是最先出現的。當然,電影並沒有刻意強調美國的因素,但這是藝術作品在自己的表現方式和手法上應有的選擇空間。世界各國共同救援無疑包括美國,但故事的主體發生在中國環境下,所以美國沒有頻繁出現並不奇怪。而且,電影里實際也包含著不少向美國科幻電影致敬的元素,劉慈欣本人就多次強調他的作品受過美國科幻文學的影響。

  因此,這種指責未必能夠切合電影的實際。電影抓取的一些人和事,根本上還是藝術表現的需要。比如去救援的印尼等國並非西方強國,這本身就是來自藝術表現的需要。日本救援隊也出現了幾次,這是由於地理上的接近,也不能被輕易解釋為投射了某種現實的社會甚至國際關係。電影所表現的是對全球命運的關懷,是對整個人類的關注,這當然包含著世界各國,對此進行簡單解釋並不相宜。

  當然,藝術作品的選擇有其潛在的判斷和思考,這種判斷和思考是否具有某種具體的現實含義往往見仁見智。這種藝術呈現也與作者的價值判斷和思維路徑相關聯。劉慈欣作品本身具有一種獨特的為群體犧牲的中國式英雄主義,一種為拯救整體人類命運而無畏地抗爭的氣勢,一種對於生命和世界的英雄般理解和認知,這些確實是在西方科幻電影中難以見到的。很多人意識到,以中國式科幻對世界和人類問題進行探究的嘗試,在這部電影中得到了某種呈現。電影只是一種大眾文化產品,況且這部電影還是一個在中國科幻電影中沒有先例的作品,因此遠未完美。但它無疑已經展示出一種獨到而強烈的風格,一種粗糲、奔放的美學表現。這些還會繼續引發諸多爭論和探討,也會引發更多思考。這本身就已經具有重要意義了。

  (張頤武,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來源:環球時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