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時評--香港動亂對兩岸關係的啟示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10 04:58:18
港人自發清理「連儂墻」。(來源:香港文匯報)
 香港「反送中」示威事件發展至今,已轉變成為「反中」的暴亂,「勇武派」黑衣面罩人變本加厲,在香港街頭橫行「都市游擊戰」。「勇武派」率皆年輕人,他們雖未歷經過英國殖民時期,但在「一國兩制」下卻仍受英國殖民地式的教育,嚴重缺乏中華文化的涵養。也因此,香港二十多年來雖實施「兩制」,但目前「反中」暴動卻顯現了「一國」的失敗。而當前台灣也正面臨「一國」的動搖,香港的現象值得深思。

 「一國兩制」翻譯英文為“one country, two systems”,這裡的「國」使用“country” 而非 “state”,係因除了指政治主權意義上的國家(state),更包括了基於文化或生活習慣等認同所形成「一體」感的國家。香港從1997年主權「回歸」或「移交」給中國時,當時主政者鄧小平將原本設想用在兩岸統一的「一國兩制」,先用於香港,再於1999年用在澳門主權回歸。

 值得深思的是,1949年因國共內戰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迄今至少仍在法理上主張對中國大陸具有主權,因而兩岸間對於同屬“country”意義上的「一個中國」,本具有共識;只是在“state”意義上的「一個中國」,尚有待解決。然而,香港的情形則不同,新界租借給英國99年,香港島和九龍半島的主權割給英國超過150年,二十多年來香港只是政治主權上回歸中國,但港民在“country”意義上的國家,卻未必都已回歸了中國。

 從近來愈演愈烈的香港勇武派動亂中,可看到出現了「分裂意識」的主張,諸如高舉港英和美國旗幟,藉以代表其等內心的真正國家認同。甚至於,亦不乏有高舉香港獨立的標語,同時主張「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這些現象,說明了雖在主權國家意義下實施「兩制」,但僅有「兩制」的結果,卻反而阻礙了對“country”意義上的祖國認同。

 曾有人提出批評,認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五十年不變」,絕不表示「五十年不做事」。這也就是說,「五十年不變」不應該包括英國殖民地文化也不變。事實上,香港「一國兩制」是主權移交後的「祖國」認同意識之建立,以及經濟、社會或政治制度上有別於大陸內地的「兩制」。也因此,諸如教育改制和觀念轉型等「去殖民化」的工作,這是關乎「一國」但卻又未能積極改革之處。

 相對於台灣的情形,我們既保存了中華文化,憲法也仍主張對中國大陸具有主權,不僅在“country”的意義上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且也還具有條件來提升高度,在經濟、社會和政治制度上來爭取大陸民眾的認同。因此,兩岸目前的現狀,也可視為在 “country” 意義下的「一國兩制」或「一國兩治」,至於未來如何處理國際法上兩個“states”的問題?只要這個現狀不變,就保有了和平協商的空間。

 然而,當前在台灣執政的民進黨走台獨分裂路線,新世代年輕人受到教科書扭曲歷史的影響,也很容易被民進黨利用和欺騙,成為操作台灣內部對立與仇恨的「勇武派」,乃至於對中國大陸敵視的工具。如此一來,台灣內部除因內鬥而弱化自己的力量外,也刺激了中共不得不壓縮得以和平統一的空間,這對台灣絕對是個最壞的結果。 (作者桂宏誠,民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