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美國總統大選帶來的市場風險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02 15:01:05
  本報訊/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前的兩黨提名戰愈見火熱,下架川普的可能性成為新話題。尤其是持續近二年來貿易戰僵局遲遲未解,全球貿易緊縮的副作用也已浮現,致使美國經濟表現持續放緩。在聯儲局三度預防性降息下,今年第3季經濟季增率仍僅2.1%,為四年來的次低水準。由於施政成果不彰,加上近來支持彈劾川普的聲浪日高,皆讓他的民調支持度始終徘徊谷底。

  相形之下,近期民調顯示,就全國支持度而言,民主黨無論是由何人出馬,都能在得票率上超越川普,這意味著藉由2020年總統大選終結川普執政並非不可能之事。

  首先,在民主黨陣營的總統參選人中,各界期待曾擔任奧巴馬總統副手長達八年的拜登能讓美國的政策方向「回歸正途」,一舉扭轉現行的貿易保護主義,並廢除川普政府的諸多隱性歧視政策,是以拜登在黨內民調以約27%的支持度領先,華倫(E. Warren)與桑德斯(B. Sanders)則以各約20%的支持度名列二、三。尤其華倫的政治主張對川普選票基本盤(如鐵鏽帶搖擺州及藍領工人階層)具吸引力,有急起直追拜登之勢。

  不同於拜登主打的撥亂反正,作為民主黨內左翼派系的華倫,在經濟政策上極度強調分配正義,除了積極引入富人資產稅之外,也力主推動美國形式的全民健保、推動免費大學教育,並恢復川普時代所廢除的諸多環保政策。更讓金融市場高度關注的是,華倫認為當前美國一些科技公司過於龐大,經濟活動已被嚴重壟斷,就如同1890年休曼法案(Sherman Antitrust Act)問世時的洛克斐勒石油王國,也形似1984年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拆分前夕一般,故華倫承諾若能獲得執政,將透過立法、行政命令等方式,對Google、Facebook、Amazon等主要科技公司進行拆分,甚或限制銷售或服務對象,並對諸如Facebook併購Instagram和WhatsApp等舊案重新審查。華倫也認為2010年所建立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還有未竟之處,必須加以修改,若其當選將把強化金融機構管理視為執政要務。

  由此看來,對於金融市場從業者與自由主義者來說,雖然川普的政策令人厭惡,但華倫的政策內容無異也將是一場震撼。

  更值得注意的,在民主黨內民調位居第三、2016年亦曾參加民主黨初選的參議員桑德斯,其作為著名的左派社會主義信徒,雖說與華倫意欲在資本主義體制下尋求社會公義的信仰有所差異,但諸多政治評論指出桑德斯與華倫之間的政策主張和支持者皆相近,且兩人在初選中並沒有出現競爭關係,反而互相稱頌對方政策主張,甚至顯露出合作的可能性。換言之,若華倫與桑德斯決定合作,當中一方幾可望完全吸納另一方的選票,使「華桑」合體後的黨內支持度將超過40%,一舉打敗拜登,代表民主黨出馬角逐總統大位。

  對華爾街的自由派來說,若是為了擊敗川普而讓華倫或桑德斯出線,那麼華倫所主張的加強金融管制、開徵富人稅、企業拆分、削減國防支出,以及實施綠色新政等,只怕會震撼金融市場。但務實地來看,華倫的主張也非全然會帶來負面影響,譬如她強調的提高最低工資、加稅挹注全民健保、限制信用卡利率上限等,無疑能改善中低階層群眾的生活品質,而拆分大型企業的主張,也可能帶給中小型企業新的發展機會,或可作為扭轉當前美國式資本主義弊病的解方。

  目前而言,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無論是川普連任,且繼續「言而有信」地兌現各種極端型政見或打破各方的「不公平貿易」關係;還是川普遭民主黨下架,由「華桑」合體後的新勢力入主白宮,金融市場都將面對大大小小的擾動與挑戰,投資人必須審視各種政經變化的可能性,並將這些可能納入其風險雷達幕上。

  來源:聯合新聞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