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動態部署”的“障眼法”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4-30 16:54:00
  本報訊/4月17日,美國空軍宣布將部署在關島的5架B-52H戰略轟炸機撤回本土。美國空軍稱,在全球範圍內調動和運用戰略轟炸機的新模式,是美軍應對“大國競爭”而制定的“動態部署”構想的一環,目的是實現作戰的不可預測性。 

  美軍所說的“動態部署”,究竟是用兵的奇正之道,還是彌補實力下降的障眼法,應當仔細分析和持續觀察。“動態部署”作戰概念本質上屬於軍事部署的範疇。如果要對“動態部署”尋根溯源,可以追溯到冷戰時期美國在歐洲前沿部署軍力時,要求部隊必須隨時隨地機動,以保持與敵人的力量平衡。這一時期,美蘇兩大集團軍事部署總體上呈現靜態性,表現為相對的“靜態防禦”。冷戰結束後,美軍全球軍事部署開始由冷戰時期的“靜態防禦”向“動態部署”演變。 

  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爭中,軍事部署上的“動態性”表現為基地設置上靈活、兵力配置不斷調整,以確保美軍打贏反恐戰爭。可以說,反恐成為美軍實施“動態部署”的原動力。 

  2018年美國發布《國防戰略報告》,美國國防部針對“大國競爭”戰略,再次提出“動態部署”作戰概念。關於“動態部署”的內涵,美參聯會前主席鄧福德曾有精准闡述,即不可預測性、敏捷性和主動部署三大關鍵特征。 

  在美軍看來,“大國競爭”戰略明確反映出美國的戰略優先事項,但在具體的作戰行動上需要變化莫測,動態地運用力量來懾止全球競爭者。具體而言,“動態部署”就是要在維持美軍應對大規模作戰基本能力的前提下,以全球化後勤保障體系為依托,靈活預置適當規模的聯合作戰力量,以戰略上的可預測性和戰役上的不可預測性,為己方戰略決策者提供更好的軍事選項,迫使對手在不利條件下作戰,最終挫敗對方行動,實現己方意圖。 

  兩年來,“動態部署”作戰概念在美軍高層得到廣泛認同,被視為應對“大國競爭”的“良方”。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要求,要加強美軍全球部署和任務執行的不確定性和不可預測性,美軍各軍種都進行了相關的作戰實踐。 

  2019年3月,美國陸軍首次公開測試“動態部署”戰略。3月14日,來自得克薩斯州布利斯堡基地的1500名美國陸軍官兵,接到命令向歐洲快速集結。結束任務後,美軍官兵返回本土駐地,武器裝備則運回荷蘭。據稱,這是冷戰結束以來美國陸軍首次向歐洲快速部署。 

  同年3月,美國陸軍首次使用C-17運輸機,從得克薩斯州布利斯堡將第11防空炮兵旅的一整套“薩德”系統臨時部署至以色列,參加美以聯合反導演習。這不僅是“薩德”系統首次在美軍歐洲司令部責任區內部的“動態部署”嘗試,更驗證了“薩德”系統良好的全球快速機動部署能力。 

  美國海軍“杜魯門”號航母打擊群2018年的作戰部署實踐,也為美國海軍發展“動態部署”作戰概念提供了經驗教訓。2018年4月11日,“杜魯門”號航母打擊群從母港弗吉尼亞州諾福克海軍基地出發,前往歐洲和地中海執行定期部署任務。第一階段,“杜魯門”號航母打擊群與摩洛哥、意大利、法國等國進行聯合訓練,並在波羅的海參加北約“波羅的海行動-2018”聯合演習。 

  3個月後,在主要艦艇返回諾福克母港休整5周之後,作戰部署進入第二階段。“杜魯門”號航母打擊群先與加拿大海軍在大西洋舉行聯合港口防禦演習,隨後在北海與英國海軍聯合演練,最後進入挪威海和北極地區,參加北約“三叉戟接點-2018”聯合軍演,這是自1991年以來美國海軍首次在北極地區的作戰部署。 

  美軍實施“動態部署”概念的“靶標”是應對中俄的“大國競爭”。目前來看,“動態部署”還是一個尚未成型的戰略構想,不僅需要美軍通過作戰條令對作戰行動的全過程、各環節進行規範,更離不開盟國和夥伴的接受與支持。 

  事實上,“動態部署”可能會使得美國與盟友關係變得緊張。因為美軍的穩定存在是其安全承諾的重要標誌,美國必須使盟友和夥伴相信,“動態部署”能夠消除他們對美國退出安全承諾的擔憂,這些問題目前尚未得到解決。 

  就自身能力而言,“動態部署”將對美軍當前的戰備體系造成較大衝擊。美國2018年版《國防戰略報告》明確,“動態部署”戰略實施的前提是美軍維持應對大規模作戰的基本戰力。實際上,美國陸軍僅有1/3的部隊能夠達到規定的戰備狀態。美國海軍航母編隊的海外部署期為8個月,如果縮短航母部署周期和改變部署地點,加大在世界各地的存在,必將打亂其航母編隊部署的規律,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引發類似“羅斯福”號航母的疫情災難。另外,這種動態作戰機制和部隊調整,還會導致部分戰區司令部擔心失去其對部隊的領導權,從而成為“動態部署”構想的阻力所在。 

  就目前有限的實踐來看,“動態部署”還難以實現有效威懾大國的目標。“動態部署”的一個重要前提,是“動態部署”一支小而精的部隊。這種部署模式對小國也許會取得較好的威懾效果,但對像在歐洲邊境地區屯有重兵的俄羅斯來說,“神兵天降”的戰術不會對其形成太大威懾。而在軍事大國完備的偵察監視體系下,美軍航母戰鬥群等戰略武器的“動態部署”也很難實現“不期而至”,反而只會讓對手愈發警覺。 

  不可否認,“動態部署”試圖從根本上改變美軍應對危機的力量部署方式,以兵力快速多變的部署阻止衝突並使對手陷入混亂和癱瘓,使其成為“大國競爭”乃至全球控制中的有力工具。但是,美國首先必須解決其自身實力、組織重構以及與盟國關係等方面面臨的多重阻力,而這絕非一朝一夕之功。 

  來源:中國青年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