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美關係陷入冷戰後“低谷”

http://www.cntimes.info 2020-10-16 10:36:09
德國聯邦國防軍參加北約“貴族跳躍”聯合演習。
  本報訊/據美《國家利益》雜誌網站等媒體近日報導,由於德美關係長期受到川普政府“美國優先”政策負面影響,加之雙方在外交、防務領域矛盾分歧不斷增多,兩國關係陷入冷戰以來的“最低谷”。未來,隨著駐德美軍大幅遷離、美針對歐洲與俄羅斯合作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實施進一步制裁、兩國新一屆政府執政後的外交政策調整,德美關係將再度面臨考驗和拐點,或將引發歐美關係的重大調整。 

  多領域出現矛盾點 

  川普上台以來,高調推行“美國優先”政策,在經貿、防務和外交領域向盟友“榨取油水”。在歐洲盟友中,德國長期保持對美貿易順差,川普多次在公開場合指責“德國人占盡便宜,卻在防務費分攤等方面選擇逃避”。今年9月,駐德美軍“不打招呼”的撤軍計劃也讓默克爾政府尷尬不已。前五角大樓負責歐洲和北約事務的高級官員湯森表示,這源於川普對德國的敵意及其競選策略。 

  此外,美還對德俄間能源合作強加阻撓,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繞過烏克蘭前往歐洲市場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美稱該項目使德國完全被俄羅斯控制。2019年12月,川普簽署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提出對參與“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的企業實施制裁。 

  德國媒體評論認為,川普絲毫不理會德國總理默克爾強調的能源安全訴求,執意阻撓的背後,是對俄遏制戰略的延伸和對本國能源出口受衝擊的擔憂。作為回應,德國外長馬斯表示,歐洲能源安全應由歐洲自己決定,若美進一步制裁,德國將採取報復措施。 

  元首不睦致雪上加霜 

  報導稱,德美關係在低水平徘徊,與兩國元首間關係不睦直接相關。歷史上,德美關係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兩國領導人對彼此的看法。這一點在川普和默克爾之間體現得尤為明顯。 

  首先是兩人理念上的衝突。默克爾主張多邊主義和貿易開放主義,並通過該理念不斷凝聚國內和歐洲眾國,其致力於歐洲一體化建設,強調外交獨立,重視發展經濟。川普則堅持“美國優先”,在外交、防務等領域以“利”為先。在川普主導退出《巴黎協定》、伊核協議,並施壓阻止歐洲獨立防務建設後,兩人的理念衝突加劇,嫌隙加深。 

  在對俄制裁等國際事務中,德美因自身利益多次出現摩擦。美國不斷收緊對俄制裁措施,德方堅持競爭合作並行的接觸路線。外媒評論稱,駐德美軍換防部署體現了川普對默克爾政府的不滿和施壓。美採取的單方面行動讓駐德戰術核武器的安全問題引發民眾恐慌,由此衍生的經濟和安全問題,以及德國國內逐漸升溫的民粹主義思潮,均對默克爾政府和德國政界產生衝擊。 

  歐洲一體化成關鍵分歧 

  總的來看,目前德美之間存在短期內難以解決的矛盾和分歧。這一表象背後是兩國在歐洲一體化方面的理念不合,即美媒所言的關鍵分歧。 

  身為歐盟創建者和領導核心,德法等國近年來持續推進歐洲一體化進程,從獨立外交到防務建設,出台大量政策措施。特別是默克爾年內多次提出“歐洲安全要擺脫依靠美國的想法”,亦引發美國對北約作用的擔憂。川普是歷史上首位公開反對和阻撓歐洲一體化的美國總統,他稱讚和支持英國“脫歐”行為,與法國右翼勢力代表勒龐保持著“良好互動”。德美在國家戰略層面的深度矛盾,是其關係跌入低谷的根本原因。2021年,德美都將迎來新一屆執政集團,若目前呼聲較高的綠黨等派系“擠”入德國新一屆聯合政府,德國或將收回追加國防預算等決定,德美矛盾也將進一步放大。 

  有分析認為,德美關係是歐美關係的一個核心範疇,也是傳統的“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典範,如今這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出現問題,勢必影響到歐美關係的和諧與合作。可以說,只要美國不改變對德國咄咄逼人的強權政治做法,德美關係在今後一段時期還會出現矛盾並影響歐美關係。 

  來源:中國國防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