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財經日報》:揮舞“關稅大棒”未奏效 美再釋放中美經貿談判信號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14 09:13:48
 上海《第一財經日報》14日頭條新聞如下:

  進入9月中旬,中美經貿再度進入新一輪的“邊打邊談”。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13日在例行發佈會上確認,中美經貿磋商團隊近來一直保持著各種形式的溝通,雙方就各自關注的問題進行了交流,中方確實已經收到了美方邀請,雙方正在就一些具體細節進行溝通。

  事實上,當美國準備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征關稅時,全球的經貿博弈也在進行。9月9日,中國對世界貿易組織表示,因美國未履行WTO對其反傾銷稅爭端的裁決,希望對美國實施每年70億美元的制裁;美歐日近期似乎也在特朗普同樣的大棒政策下,就自貿區談判早期意向達成了某些一致。

  高峰對第一財經記者稱,中國正在與27個國家進行12個自貿協定談判或者升級談判,主要包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日韓、中國-以色列、中韓自貿協定第二階段以及中國-新加坡、中國-新西蘭自貿協定升級談判等。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稱,只要中國願意開放,中國比美國甚至更有優勢,因為潛力要大得多。

  中美或重啟經貿談判

  最近一周,特朗普團隊再度釋放出中美經貿談判的信號。

  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尚未實行,美國總統特朗普便在上週五公開稱,如果願意,可以對另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而在本週三,美國媒體爆料美方主動提議與中國進行新一輪貿易談判。

  同一天,一則讓智慧財產權業內人士頗為玩味的資訊卻不脛而走:美國商會在華盛頓隆重舉行年度智慧財產權傑出成就獎頒獎典禮,用於表彰美國及世界其他國家來自科技創新、文藝創作、智慧財產權法律保護與教學研究等方面的傑出貢獻者。今年獲得智慧財產權教育傑出成就獎的是來自中國人民大學的劉春田教授,這也是該獎項設立以來首次頒發給中國智慧財產權教學與研究專家。

  一位元業內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評論稱,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的原因之一是美國政府對中國智慧財產權制度與創新政策的不滿與指控,但這個資訊似乎反映了中美智慧財產權界希望通過合作對話解決爭議的願望。

  事實上,特朗普的關稅措施,也帶來了廣泛的美國本土利益相關方的強烈反對呼聲。80多家美國行業協會9月12日宣佈聯合成立支持自由貿易美國人聯盟,並與支持自由貿易農場主聯盟共同發起反對美國政府對進口產品加征關稅的全國性遊說行動。通過市政廳活動、基層宣傳、社交媒體、數字廣告等多種形式講述加征關稅對美國企業、農民、工人和家庭造成的傷害。資訊技術產業協會會長迪恩•加菲爾德認為,美國政府“只靠關稅”的貿易策略正在失效,關稅措施在傷害美國消費者、工人和社區,要全力確保在造成更多經濟傷害之前“結束這場不負責任的貿易戰”。

  中方的立場一如既往。高峰稱,美國單方面加征關稅的措施,最終損害的將是中美兩國和全世界人民的利益。美方不顧廣大業界、消費者的呼聲,不斷釋放可能導致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的消息,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希望美方順應民意,採取務實舉措,通過平等、誠信的對話與磋商,使中美經貿關係重回正常軌道。

  美“關稅大棒”不如預期

  一個業內的共識是,自特朗普去年上任以來,不論是對中國抑或是其他傳統盟友,各個擊破的雙邊談判策略正在迅速推進,每當無法得到認為應得的優惠,關稅大棒就隨之而至,加拿大、歐盟、日本已在相關談判過程中嘗到了滋味。當然,特朗普是否能通過關稅大棒達到想要的目的,也讓業內人士懷疑。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FR)高級研究員奧爾登(Edward Alden)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特朗普政府的貿易舉措並不針對中國單一國家,而是在全球範圍內重新提升美國貿易。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傑佛裡•肖特(Jeffrey Schott)曾是參與北美自貿協定談判的重要成員。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評論稱,目前所有美國的對外談判中,美國唯一認真對待的是北美自貿協定(NAFTA)重啟的談判,但這個談判也是困難重重。

  他分析道,近期公佈的“與墨西哥重啟NAFTA談判的早期原則協定”,白宮釋放的資訊很混亂。很明顯,墨西哥官員接受了一些可能會影響墨西哥經濟增長的貿易限制條款,如汽車、政府採購、製藥業,因為更害怕失去NAFTA帶來的負面影響,但加拿大可能不會和墨西哥一樣妥協。“三邊協定是可能的,但從這個原則協定來看,是很困難的。”他稱。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貿易研究室主任、研究員東豔認為,與NAFTA類似,歐盟內部對美歐自由貿易協定中降低關稅等內容尚未達成共識。美歐之間的共同聲明雖屬“重磅”,但仍停留於口頭表態階段,尚未有具體文本協定出臺。歐盟是由不同主權國家結成的聯盟體,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訴求,特朗普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簽訂美歐自貿協定後,歐盟各國的反應就未達成一致,這表明美歐自貿協定簽署並不容易。

  美日之間同樣並不太平。特朗普上週五稱,已經開始同日本進行貿易談判,“如果我們沒有達成協議,日本知道,這是個大問題。”日本是僅次於中國與墨西哥的美國第三大貿易逆差國,去年美日的貿易逆差為689億美元。今年在將日本列在對鋼鐵與鋁徵收關稅名單後,特朗普又威脅要直接打擊日本經濟的基礎之一汽車,或將汽車關稅從2.5%提升至25%。

  當目光轉向日內瓦,包括中美在內,各國與美國在WTO的經貿博弈也仍在繼續。而特朗普的“贏不了官司就退出”策略也依然在運作之中。在WTO遭受的一系列挫敗後,特朗普反復提及WTO改革,他上月甚至稱,“如果他們不作出改進”,美國可能退出WTO。

  中國請求WTO支持制裁美國,也可能導致針對相關的制裁案件及金額為期數年的法律爭端。中國于2013年向WTO申訴,指控美國對機械和電子、輕工業、金屬以及採礦業等多個行業徵收反傾銷稅違反WTO規則,當時涉及的年出口金額達84億美元。WTO公佈的中國提起的授權請求顯示,最新的資料顯示中國每年損失70.43億美元,因此中國請求WTO授權,根據WTO規則將針對美國商品的貿易壁壘提高到對等金額。2016年中國在這項爭端的WTO仲裁中獲勝,去年的上訴維持原來裁定。

  高峰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當前經濟全球化、貿易自由化仍然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大趨勢。推動與有關國家的自貿區建設,是中國擴大對外開放、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的重要內容。願與更多有意願的國家探討建設自由貿易區,積極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同時,中國將與大多數國家一道,繼續堅定地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維護自由貿易秩序和全球產業鏈的安全,推動經濟全球化向更高層次、更寬領域發展。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