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財經日報》:貼著淨資產虧:A股巨額減值戲法大起底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2-11 08:13:30
 上海《第一財經日報》11日頭條新聞如下:

 簡介:巨虧歸巨虧,殼還是要保的。
 2019年初A股第一場群體“黑天鵝”比以往30年來得都更早、更猛烈。截至1月30日晚,已有390餘家上市公司預告虧損,合計虧損額按上限計算,達到了3285億元。

其中,預虧上限超20億元的公司有41家,預虧超10億元的則達到98家。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這場A股群體“黑天鵝”讓15年前四川長虹37億元應收賬款減值事件,以及5年前的獐子島10億元扇貝不翼而飛事件顯得小巫見大巫。所不同的是,以往黑天鵝事件“形單影隻”,這次“黑天鵝”成群結隊。

商譽只是巨虧原因之一,關聯擔保拖累、存貨、應收賬款、子公司失控等各種“奇葩”的資產減值、計提負債滿天飛,其中甚至不乏簡單粗暴地通過疑似關聯的預付、應收等資產計提壞賬輸送利益。

長長的預虧A股名單中,虧損額超過淨資產的公司超過25家。虧損額超過總市值的也有不少。不少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已經扯下了最後的遮羞布——破罐子破摔,不玩了。

而多數上市公司巨虧歸巨虧,但殼還是要保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據第一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預虧後淨資產擦線,正好保得淨資產大於0,小於5000萬元,得以暫時保住上市地位的A股公司共有12家。

按2017年末淨資產排名,記者梳理了前8家公司的情況,且看這些公司如何通過會計遊戲獲得充分的“自由裁量空間”,在巨虧與淨資產為正的蹺蹺板之間保持平衡?

樂視網:利用公允價值變化或令淨資產扭正

A股年報預告截止日後,第一財經記者整理過一份2018年年報淨資產很可能虧得只剩下負數的上市公司名單,共有25家上市公司。詭異的是,這份名單中居然沒有樂視網。

2017年樂視網巨虧139億元,彼時歸母淨資產只剩下6.63億元。2018年半年報繼續虧損,樂視網合併報表淨資產為-20億元,歸母淨資產為-4.77億元。

正當人們以為樂視網2018年年報必因歸母淨資產為負而宣告退市之際,樂視網卻殺了一個回馬槍——2018年年報預計歸母淨資產不會為負。

2018年年報,樂視網預虧6.08億元至6.13億元,即便按虧損上限6.13億元計,樂視網歸母淨資產仍將為正值約4980萬元。也就是說,樂視網可能不會因淨資產為負而退市。

樂視網是怎麼做到的?因為樂視網喪失樂融致新控制權產生的投資收益足夠大,足以抵沖經營性虧損。

樂視網公告稱,樂融致新出表產生的投資收益在6.81億至35.16億元之間。

為何同一項交易會產生差異如此巨大的投資收益?原因是樂融致新在股權轉讓和融資市場上有過多次估值。樂視網表示,如果以樂融致新2018年融資時的96.60億元估值計算,對當期投資收益的影響金額為35.16億元。如果以股權司法拍賣時的《評估報告》為准,暨以18.72億元估值計算,對當期的投資收益影響金額為6.81億元。

樂視網年報預虧6.08億至6.13億元,是按兩次評估值平均值57.66億元測算出的。雖然審計師對最終年報的態度還不確定,但管理層巧妙利用會計準則,通過綜合裁量兩次估值之間的巨大差異,從容選擇“退市或不退市”的“自由裁量”意圖明顯。

2018年1月23日,第一財經報導《樂融致新出表或令樂視網淨資產扭正,但負債風險仍壓頂》一文曾指出,樂融致新一旦出表,將具有導致樂視網淨資產扭正的“神奇功效”。樂融致新被多次以差異巨大的估值方法來估值,導致樂視網對其後的年報業績和淨資產,擁有較大的自我裁量空間。

在樂視上市體系中,樂融致新一向是虧損大戶。2018年半年報顯示,樂視網合併報表淨資產為-20億,其中僅樂融致新就為-22億元。樂融致新出表,首先是-22億淨資產的包袱得以出表;其次,原本帳面為負的長期股權投資按高溢價出售,將獲得不菲的投資收益;再次,樂融致新出表後,樂視網持有的36.4%樂融致新剩餘股權,在會計處理方式上,將由成本法,改成按公允價值計量的權益法。其帳面價值增值也相當可觀。

疑似精心操控資產減值保殼

1月28日,南寧糖業發佈業績預告稱,2018年度巨虧13.1億元-13.95億元。

如果按巨虧13.95億計算,南寧糖業淨資產可能只剩下600餘萬元。

糖業公司為何巨虧如許?兩大原因:存貨減值、商譽減值。

南寧糖業稱,報告期內,2018年度主要產品機制糖市場價格比上年同期大幅下跌,而政府物價部門制定的甘蔗收購價格同比下降幅度較小,造成公司機制糖銷售毛利率同比大幅下降。同時因糖價下跌、毛利下降,公司還計提了機制糖的存貨跌價準備,計提了向農民租賃土地經營甘蔗種植基地的消耗性生物資產跌價準備,計提了收購環江遠豐糖業公司的商譽減值準備。

截至記者發稿,南寧糖業總市值不過16.7億元,這次虧損金額已經接近公司總市值。南寧糖業2017年年報也是虧損,這令業界產生疑慮:其資產減值是不是“精心設計”的?2018年反正要虧損,不如一次虧個夠,來年好“瑞雪兆豐年”,只要淨資產不為負,保住上市地位,2019年扭虧並不難。

*ST富控:因對外擔保而巨虧

*ST富控2017年年報歸母淨資產19.88億元,2018年年報預告巨虧19.8億元。如果此預告準確,則其2018年末淨資產為800餘萬元。

如果A股上市公司2018年年報巨虧,但淨資產仍保持為小額正值,從而保住上市地位的上市公司排名的“神操作”排名,*ST富控操控“精准度”僅次於南寧糖業。

與南寧糖業不同的,*ST富控此前連續八年盈利。自2018年5月3日起,富控互動變更為*ST富控,原因系公司2017年度財務報告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作為中技系旗下的上市公司,*ST富控為中技系實際控制人顏靜剛導演的“關聯溢價並購”、“關聯擔保”立下汗馬功勞。有業內人士甚至懷疑,*ST富控2018年年末的巨額虧損,可能表明前八年的盈利皆為假像。

2018年19.8億的巨虧中,*ST富控對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技樁業”)及其子公司提供擔保,計提預計負債約11億元。

早在兩年前,*ST富控就已經將中技樁業的控制權轉讓。但2018年一紙巨虧公告,表明當初轉讓不過是一紙空文,名為轉讓,實際上中技樁業的負債仍由上市公司擔保。雖然協議約定上市公司在承擔完11億擔保責任外,可以向中技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顏靜剛追償,但其實除了上市公司外,中技集團早已成為一個空殼,追償可能只是一句空話。

“這是很多上市公司都會玩的伎倆,所有負債和虧損由一家子公司或關聯公司承擔,上市公司體系則營造出漂亮的盈利數位,實際上一旦子公司負債和虧損爆表,上市公司哪里又能脫得了幹係。”一位元財務專業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解釋。

除此之外,*ST富控2016年和2017年分兩次向顏靜剛的配偶梁秀紅控制的公司收購海外遊戲公司Jagex資產。收購估值可謂“芝麻開花節節高”,2015年9月,Jagex公司的估值還是22.5億元。2016年3月,*ST富控收購巨集投網路時給的估值約33.6億。到了2017年3月,這一整體估值達到了45.5億元。

這一筆收購,*ST富控帳面商譽高達25.78億,而公司合併報表的淨資產不過15.58億元(2018年三季末)。

Jagex營業收入占*ST富控2017年度營業收入的92.50%,其經營狀況對*ST富控舉足輕重。即便如此,Jagex的母公司——*ST富控的子公司巨集投網路的股權已經被全額質押。

財報顯示, 2018年1-6月,Jagex公司銷售收入和利潤出現下滑勢頭。Jagex公司期間實現銷售收入4148.31萬英鎊,同比減少4.39%;實現淨利潤2033.19萬英磅,同比減少14.54%。

這一次*ST富控的巨額虧損,居然沒有動商譽一根毫毛。而哪怕其商譽出現小幅減值,公司年末淨資產值很可能淪為負數。

此外,*ST富控還存在橡皮圖章滿天飛的情形。公告顯示,公司子公司澄申商貿、中技物流合計5.5億元銀行定期存款資金被劃扣,上述資金劃扣涉及兩筆為關聯公司承擔的質押擔保。而*ST富控稱,上述質押擔保公司並不知情。

仁智股份:保證金全額計提“神操作”

2017年年末,仁智股份歸屬於母公司的淨資產為6.74億,2018年年報預虧6.64億至5.1億元。如果最終年報為虧損下限6.64億,則仁智股份歸母淨資產將只剩下1000萬左右。

仁智股份2018年年報預虧的重頭,是對大宗貿易業務的其他應收款及預付款計提壞賬損失3.6億元至4.2億元。

2018年三季報顯示,9月末仁智股份總資產只有9.44億元,但其他應收款就達到了5.24億元。公司解釋稱,其他應收款增加主要系報告期大宗商品貿易增加,支付給供應商的保證金增加所致。

2017年年報顯示,公司年末其他應收款排名第一的客戶是湖州貿聯機械設備有限公司,這家公司2015年3月才成立,註冊資本金只有1000萬元。

2017年,仁智股份大舉進入大宗商品貿易領域,公司當年大宗商品貿易銷售收入由2016年的1.86億突增至31.42億元。

短短一年多時間,就要計提3.6億至4.2億元的保證金壞賬。而如果按保證金10%計,這幾乎可能是2017年全部大宗商品貿易收入的保證金。而2017年公司大宗商品貿易形成的毛利不過只有2500餘萬元。此次對貿易保證金“一筆勾銷”,也意味著公司做15年這項業務也賺不回來。

交易所曾對仁智股份2017年貿易業務收入的真實性提出問詢。而對於這次巨額計提,業內人士稱,公司值得懷疑的,恐怕不止收入的真實性。

長江投資:定增基金虧掉96%

2018年年報,長江投資預計虧損5億至7億元。按虧損上限7億元計,長江投資淨資產將虧得只剩下2500萬元左右。

長江投資稱,公司參股的分宜長信匯智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長信匯智)定增基金,因2018年中小市值成長個股下挫幅度較大,導致基金市值嚴重下跌計提減值準備4.88億元。長江投資相應按比例計提投資損失2.9億元。

長信匯智的資產減值可謂A股二級市場下跌慘烈的一個縮影。成立於2016年8月的長信匯智,主要盈利經營業務是參與上市公司的定增業務,該公司實繳資金5.08億元,2018年即計提減值4.88億元,96%的財富灰飛煙滅。

另外,長江投資子公司參與的供應鏈業務,也出現了大額應收賬款壞賬計提。2018年年報預計計提壞賬1.5億到3.5億元。導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減少1.2億元到3.2億元左右。

2017年,長江投資全年供應鏈營業收入不過只有6.25億元。

由於子公司財務資料公佈不全,無法判斷這計提的1.5億到3.5億元應收賬款壞賬,占供應鏈子公司全部應收賬款的比例是多少。但從公司合併報表的應收賬款可窺見一斑。

2018年三季末,長江投資帳面上全部的應收賬款,不過只有7.4億元,計提1.5億到3.5億元壞賬,表明計提比例達到了20%至50%。

值得注意的是,長江投資2017年年報也有大額應收賬款壞賬計提,2017年年報,共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準備金 1.75億元。

“投資不利”的長江投資,2018年巨虧系繼2017年以來的第二年虧損,兩年應收賬款壞賬巨額計提為來年扭虧埋下了伏筆。

飛樂音響:28年努力一年虧光

上市28年以來年年盈利的飛樂音響在2018年這年“晚節不保”,加入了“紮堆巨虧”的行列。

飛樂音響預計,公司2018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3.26億元左右,而2017年末公司歸母淨資產為33.65億元。財務部門測算,2018年度期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預計可能在4000萬元左右。

自1990年上市以來,飛樂音響歸母淨利潤從未出現過虧損。1990年至2017年歸屬淨利潤合計27.35億元,而2018的預虧就達到33.26億元,飛樂音響一年虧損,就將28年來的經營努力全部付之東流。

2018年年報,飛樂音響將對收購北京申安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北京申安)所形成的商譽 10.4 億元預計全額計提減值。

飛樂音響於2014 年 12 月收購北京申安。交易所此前披露的資訊顯示,北京申安收入造假嚴重:2017年工程項目存在確認收入後被取消、未在當期及時履行招投標程式即確認收入、對完工進度估計存在偏差而多計收入的情形,合計多計營業收入高達17.42億元,系其實際營業總收入的12倍。

這一事實表明,當初高溢價收購的北京申安像是“紙糊的”。

另外,2015年,飛樂音響還溢價收購LED照明行業的喜萬年集團。2018年,飛樂音響將對收購喜萬年集團形成的4.8億元商譽全額計提減值。

2017年喜萬年集團收入下滑,但幅度不大,只有10%左右,2018年三季報,飛樂音響公告稱,喜萬年集團在2018年1至9月經營業績較上年度有所下降,但並沒有說明具體的下滑幅度,飛樂音響對其4.8億商譽全額計提減值,不知是管理層預期過於悲觀還是趁機“大洗澡”。

除此15.2億商譽外,飛樂音響還將對存貨、應收賬款計提減值。但即便一次性虧損33.26億元,也仍可能因淨資產為正為保留上市地位,2019年,對於洗過大澡的飛樂音響,可能又是個預喜之年。

ST九有:因子公司失控而巨虧

ST九有2018年年報預告巨虧2.55億元,其2017年末歸母淨資產為2.99億元,按此虧損計,2018年年報出爐後淨資產為4000萬元左右,也算精准擦線。

2019年1月,九有股份因旗下子公司潤泰供應鏈失控,而主動要求戴帽。1月末的年報預先,ST九有將因對潤泰供應鏈的7700萬商譽計提減值,以及為潤泰供應鏈擔保的3.14億元債務計提相應預計負債。

實際上,潤泰供應鏈早在2018年7月份已經失控,以致ST九有2018年的三季報只能根據潤泰供應鏈2018年半年報的資料來編纂。

子公司潤泰供應鏈的失控似乎是上市公司管理層有意為之。第一財經記者此前曾梳理,2106年九有股份收購潤泰時,潤泰就已經瀕臨資不抵債,即便如此,上市公司仍斥現金高溢價收購讓原始股東套現;除此之外,真金白銀收購後,上市公司並未掌握潤泰的控制權,其控制權仍在已經套現的原始股東手中;更令人懷疑的是,上市公司還以無償的方式,替潤泰提供了巨額擔保。

按2017年末數據計,九有股份總資產45.48億元,潤泰總資產41.38億元,後者占前者91%。潤泰失控,九有股份大廈將傾。

除潤泰失控計提損失外, ST九有還將計提子公司博立信的商譽減值。2015年收購手機攝像頭製造的博立信以來,九有股份的業務主要靠博立信支撐。2018年上半年,博立信獨力難支,也開始出現虧損。2018年年報,ST九有將對收購博立信形成的7500萬元商譽進行減值測試並計提減值準備。

長城動漫:商譽遠超淨資產

2018年年報,長城動漫預計虧損3.5億元至4.5億元,公司2017年末歸母淨資產為4.83億元。如果按虧損上限4.5億元計,長城動漫2018年年報出爐的淨資產也只有3000萬元左右。

長城動漫的巨額虧損,主要也來源於商譽減值。這年預計減值數值為2.5億至3億元。

2015年長城動漫以10.16億元現金的代價,收購七家動漫、動畫和遊戲類公司,形成6.23億元商譽。

這些公司的業績承諾期均在2017年年報即已到期,且三年承諾期均圓滿完成業績承諾。長城動漫在2018年仍以公司推行的激勵政策在報告期內未取得理想效果為由,計提商譽減值,而2018年前三季度,長城動漫歸母淨利潤僅虧損1900餘萬元,由此見,長城動漫的“紮堆巨虧”以及“計提洗澡”的意味比前述幾家公司更濃。

在收購上述公司的2015年當年,長城動漫收購形成的商譽即已全面超過上市公司的淨資產,2015年末,長城動漫合併報表商譽為6.23億元,所有者權益僅有3.45億元。

截至2018年12月29日,大股東早已將持有的股權質押了99.33%。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