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最實在的獲得感(總書記來過我們家)

——回訪山西岢嵐縣宋家溝村周牡丹家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14 10:10:38
 《人民日報》14日頭條新聞如下:

  脫貧攻堅工作進入目前階段,要重點研究解決深度貧困問題。實施整村搬遷,要規劃先行,尊重群衆意願,統籌解決好人往哪里搬、錢從哪里籌、地在哪里劃、房屋如何建、收入如何增、生態如何護、新村如何管等具體問題。

  希望鄉親們同黨中央一起擼起袖子加油幹,讓好日子芝麻開花節節高。

  ——習近平 

  

  置身山峁溝壑間,清新的氣息穿林漫坡而來,眼前風光真好。

  這里是黃土高原。

  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深入呂梁山區看望深度貧困群衆,集中研究破解深度貧困之策。21日下午,總書記冒雨來到山西岢嵐縣宋家溝村考察新村建設情況,走進剛剛喬遷新居的老漢張貴明家具體察看。

  兩年多過去,這家人生活情況怎樣?村民日子過得如何?

  記者驅車來到張貴明家。女主人周牡丹接受了我們的訪問。

  搬出來,生活有保障

  “這兩年多來,家里吃的、穿的、住的、用的,變化可大了。以前住山里冷,風特別大,上厠所是難事,現在屋里就能上厠所呢!”

  周牡丹老人今年72歲,2019年,老伴張貴明因病去世。大兒子有些智力殘疾,原來還能做保潔工作,現在只能伺候因病癱瘓在床的弟弟。

  面對這樣的境況,老人卻說生活過得去,言談中多了一份樂觀與淡定。“這兩年多來,家里吃的、穿的、住的、用的,變化可大了。以前住山里冷,風特別大,上厠所是難事,現在屋里就能上厠所呢!”

  周牡丹家原在長崖子村,住的是山莊窩鋪,低矮昏暗,吃水都困難。40畝坡地養不活一家人,日子過得艱辛。岢嵐縣地處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2016年,縣里推進整村搬遷,宋家溝村是8個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之一。第二年,她家分到了80平方米的獨門小院,臥室客廳敞亮,厨房用的是自來水、電磁爐,衛生間有衝水馬桶、淋浴器。日常,老人習慣斜倚在沙發上,曬著太陽聽段二人台、晉劇,要不就去串串門,看大家跳廣場舞。

  縣里采取“五統一”集約建設方法,將安置房每平方米造價控制在1200元以內。周牡丹家是貧困戶,不用出錢就可入住小院。受益於搬遷後“權益不變”政策,她家的坡地全部退耕還林,種了油鬆和沙棘,每畝三年能獲得800元補貼。盡管這兩年家中遭遇變故,但作為兜底保障人群,老人每年享受低保和養老金共有5180多元,小兒子也有低保金,還有扶貧企業入股分紅6000元、光伏扶貧收益800多元、村集體種植中藥材分紅700多元。

  用老人的話來說,這日子和以前比,不知好多少倍。現在還有保障,很知足。日子一年一年過,不發愁。

  穩得住,安居有品質

  “我有腦梗,得常年服藥。現在醫生定期送藥上門,也不用花錢,每年我還能免費體檢兩三次。”

  周牡丹家出門三五步就是超市,肉、蔬菜瓜果、日用品豐富。老人開玩笑說,哪怕正做飯發現缺鹽了,也能立刻買回來。

  從2017年開始,岢嵐縣推進整村提升計劃。宋家溝跟進實施小康教育、小康衛生、小康房、小康水、小康路、小康電、小康網等15項行動,讓村民過上“水管子接到灶台,出門就能坐上車”的便捷生活。公共浴室、公共衛生間、衛生院、養老院、小學、文化廣場、圖書室、村史館、黨員活動室等全配套,使遷入戶“一步搬入新房子,快步過上好日子”。

  漫步宋家溝,鄉風古韵撲面。不僅宜居,而且宜游。原來,村子被列為全市特色風貌整治試點,其鄉村院落和街巷肌理經過專業規劃和設計,既有傳統特色風貌,又增現代生活設施,更融節能、居家、旅游、休閑等功能元素。宋家溝成了遠近聞名的“美麗休閑鄉村”“鄉村旅游示範村”。

  讓老人暖心的是,醫療衛生有保障。“我有腦梗,得常年服藥。現在醫生定期送藥上門,也不用花錢,每年我還能免費體檢兩三次。”

  幾年前,縣里實施健康扶貧。一位基層幹部坦言:“健康扶貧,對百姓最實在、最有獲得感。”

  能致富,產業增收入

  “村里人的日子都過好了,有的開公司,有的做小買賣,有的開農家樂,產業脫貧勁頭足著呢。”

  見過周牡丹後,記者又與村民們交流,大夥兒爭相說著這兩年來的致富故事。

  全村第一個賣涼粉的沈姚付,捎帶賣雪糕飲料,4個月掙了2萬多元。劉七堂接受培訓之後,開小賣部,同時擺攤賣起烤土豆、烤玉米,有一天賣了2000元。開油坊賣胡麻油的韓石柱,每天舀油舀得胳膊都疼,但笑在臉上、樂在心里。

  村民周明則說:“這兩年,大家思想轉變了,都幹起來了。以前喜歡說閑話,現在就想著怎麼過好日子。”村民梁潤花感慨:“農民素質真是提高了,精神面貌好多了。以前煙頭扔地上,現在都會自己撿起來。”

  2017年,承接安置周邊14個村265人易地搬遷任務的宋家溝,實現人均純收入近6400元,全村162戶316名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宋家溝的發展變化,得益於村子里大棚、小雜糧、馬鈴薯、沙棘、蘑菇、經濟林等特色產業的有力帶動,更得益於縣里持續深化羊、豆等六大傳統產業和光伏、中藥材、鄉村旅游三個新興產業開發的堅實行動。

  “村里人的日子都過好了,有的開公司,有的做小買賣,有的開農家樂,產業脫貧勁頭足著呢。”周牡丹說,村里的好些變化,做夢都想不到。

  2018年底,岢嵐全縣116個貧困村全部退出,貧困縣脫貧摘帽。產業扶貧,成為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群衆就地就業的重要途徑。

  雖然已經脫貧摘帽,但岢嵐縣堅持摘帽不摘責任、不摘政策、不摘幫扶、不摘監管,對標全面小康,面向鄉村振興。縣委書記王志東說,最欣慰的就是群衆對扶貧工作說“滿意”的時候,無論受多少累,吃多少苦,都覺得值了。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