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正名印太「構想」透露的訊息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19 09:40:23
  本報訊/美國副總統彭斯為出席第13屆東亞峰會(EAS)及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峰會抵日本等東亞四國訪問。彭斯此行的重頭戲除與中國大陸交手外,首站訪日亦受注目。

  川普當選後,安倍首相與其展現好交情,美、日間的領袖互訪頻繁,美日關係無異於長,但在川普「美國第一」治國方針下,美日關係出現麻煩亦為不爭的事實。川普未念及日本在東亞的重要戰略價值,對日本貿易出超問題錙銖必較,美、日關係再飄1980年代的貿易煙硝味,只是這回日本不是僅次於美國的老二,在日本之前,有川普視為頭號經濟戰犯的中國大陸頂著。

  日本對中、美貿易戰抱持哀矜勿喜的態度,此不僅是美國對中國大陸輸美商品課懲罰性關稅,日本將蒙受池魚之殃,更憂慮川普對北京的極限施壓,恐升高中、美對立引發衝突,與美國締結同盟關係的日本有遭捲入之虞。對此,安倍對外須設法走出「依賴川普」,以免陷入無計可施的窘境。因此,中、日抱團應對川普的公平貿易壓力,在國際政治中不足為奇,儘管日本對中國大陸的崛起亦抱持懸念,在安全上仍須堅守美日同盟。

  彭斯此行意在與日本尋求「印太戰略」的共同戰略利益,避免美、日同床異夢,雙方再陷「同盟漂流」。彭斯與日相安倍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美、日重申加強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共同目標,但美日同盟未因此重新定錨,此乃因雙方對因應中國大陸崛起仍存路徑的差異。

  安倍深知川普主張之「印太戰略」不脫極大化美國霸權的攻勢現實主義套路,但極易導致與北京的衝突,雖然美國自信中國大陸勝算不大,衝突結果仍對美國有利,但日本無法埋單被捲入的高額代價。美國在東亞的另一盟邦菲律賓亦與日本相仿,對美、中的可能衝突戒慎恐懼,杜特蒂在東協峰會中對此表示憂慮。此外,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呼籲美國不要派遣第七艦隊的大型戰艦至東協(ASEAN)海域(意指南海)。日本NHK分析認為,馬哈迪此舉意在以防止美國過度刺激中國大陸,導致對立升高,不利於區域安全穩定。

  其實,中國大陸自2009年即始終保持東協第一大交易夥伴地位,東協自然不希望捲入中、美貿易爭端,以避免為東協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對美、日倡議之「印太戰略」態度保留。顯然,在美、中兩強對峙下,選邊站不是東協國家的選項,在中、美間靈活應對,趨吉避凶始為上策。

  因此,為使無意拮抗中國大陸的東協國家支持「印太戰略」,11月6日安倍首相與馬哈迪總理會談時,刻意將具對抗性的「戰略」(strategy)修改為較軟性的「構想」(vision),而此亦為日本及東協國家對「印太」如何應對與美國的不同想像。日本認為「戰略」為軍事用語,帶有「戰勝對方」的語感,若成為警戒中國大陸的框架,域內國家將有所顧忌,難以態度一致。《日本經濟新聞》認為安倍首相將「印太戰略」修正為「印太構想」呼應日中關係「從競爭到協調」的思路。在外交上,安倍亟思在中、美間保持平衡,不容出現美日關係與中日關係背道而馳的局面。

  誠然,彭斯訪日時,與日本達成在印太地區進行基礎建設援助合作,美、日將各自投入600億及100億美元,推進顧及對方國家財政可持續性的基礎建設合作,但此非美、日聯手與大陸的「一帶一路」分庭抗禮,而是安倍魚與熊掌兼得之策。

  日本與東協國家面對中、美對抗,在外交上採取「避險」策略,不僅有機會極大化自身利益,更可接軌「一帶一路」與「印太構想」,使兩者兼容並蓄,避免中、美陷入彭斯所言之「冷戰」,甚至造成沒有贏家的中、美對撞。

  面對中、美貿易爭端升高,日本與東協刻正努力為兩造搭起下台階。台灣豈能無視周邊國家的應對,在兩岸關係上以不變應萬變。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