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水下武器較量 “波塞冬”核魚雷真那麼厲害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10 08:54:45
美國“哥倫比亞”級戰略核潛艇設計圖。
“波塞冬”核動力魚雷。
  本報訊/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018年《國情咨文》中首次宣布俄羅斯正在研發“波塞冬”核魚雷,這款核魚雷裝備核彈頭後,有能力摧毀各種目標,其中包括航母集群、岸基掩體和基礎設施。最新的消息是,“波塞冬”核魚雷計劃於2020年秋季進行首次發射。那麼,“波塞冬”核魚雷真的那麼厲害嗎?在美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續約前景不明的情況下,“波塞冬”核魚雷將在俄美水下武器裝備的較量中發揮什麼作用?就相關問題,我們請軍事專家曹衛東帶來他的解讀。 

  主持人:美俄之間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明年初將要到期,目前,雙方仍沒有就續約達成一致。很多人認為,從美國近來不斷“退約”“退群”的行徑分析,極有可能也會退出《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對此,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羅伯特·奧布萊恩5月21日表示,美國未必會退出《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希望與俄羅斯展開富有成效的談判。曹老師,在美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續約前景不明的情況下,俄羅斯和美國會怎樣調整在武器裝備領域的發展方向呢? 

  曹衛東:假設《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被撕毀,美俄是否會像冷戰時期那樣,你發展一萬個核彈頭,我就發展一萬五千個,你發展一萬五千個,我就發展兩萬個核彈頭?我認為,美俄不會在數量上展開比拼,因為就美俄兩國而言,他們所擁有的核彈頭數量占到全世界整個核武庫裡的90%,所以沒必要繼續在數量上競爭,而是會在不同的方向、不同的使用方式上來發展。 

  比如美國,會在質量上和用途上進行發展。過去美國的核武器,比如原子彈、氫彈,爆炸精度只要在2000米到3000米之間就可以了。但是,經過逐步改進,目前美國的“三叉戟D5”導彈,精度已經達到了90米,B61型戰術核武器,精度可以達到十幾米。 

  另一個發展的重點是當量可調。因為當前美國在不斷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門檻。如果使用幾百萬噸、上千萬噸爆炸當量的核武器,附帶的毀傷力會非常大。比如說,美國原本想炸這棟樓,有可能會毀掉整個城市。所以美國目前在研究,如果計劃要炸的這個目標需要3萬噸的當量,我就把這顆原子彈調整成3萬噸,如果還需要小一點,我就調整成1萬噸。 

  主持人:未來俄羅斯會不會也在核武器的打擊精度和使用門檻上下功夫呢? 

  曹衛東:俄羅斯和美國不一樣,俄羅斯並沒有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門檻,只要你敢打我,我就使用大當量的打你。那俄羅斯現在的問題在於什麼呢?就是美國搞了一個全球彈道導彈防禦體系,如果美國打了俄羅斯之後,俄羅斯還手,可能會被美國的全球彈道導彈防禦體系所攔截,那怎麼辦呢?所以俄羅斯在想辦法,通過高超音速的突防能力,使用高超音速導彈進行還擊,這樣會讓美國的防守時間變得很短,來不及攔截。同時發展多彈頭,一枚核彈打過去就是10個彈頭,有真有假,真假難辨。還有就是變軌,不按一個常規的拋物線來發射導彈,而是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讓對方防不住。另外一個重點是要發展從水中打擊的這種長航時、大潛深、大當量的核魚雷。 

  主持人:所以,如果美國退出了《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可能會引發俄美展開核競賽,只不過雙方不會在數量上一較高下,而是在質量和使用方式上有各自的考量是吧? 

  曹衛東:對。 

  主持人:如您所說,俄羅斯會注重在核武器的突防能力上勝過美國,也就是會把發展高超音速武器和核魚雷這樣的突防性大殺器作為發展的重點。關於高超音速武器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詳細解讀過,今天想著重說一下核魚雷。據俄羅斯媒體報道,俄最新研製的“波塞冬”核魚雷計劃於今年秋季進行首次發射。曹老師,請您介紹一下核魚雷的相關性能。 

  曹衛東:核魚雷確實是一種新型戰略武器,大概在2018年,普京總統將它展示給世界。一般來說,魚雷都是常規的動力,現在採用了核動力,航行的距離會非常遠。核魚雷由於體積比常規魚雷要大得多,通常裝備在戰略導彈核潛艇或攻擊型核潛艇上。長度可以達到24米,航速非常快,可以達到60節。它的極限下潛深度能達到1000米,普通核潛艇的下潛深度一般是在300米左右,比較好的鈦合金核潛艇大概能下潛到600米。核魚雷搭載了核彈頭之後,一旦在海里爆炸,航母編隊肯定會被毀掉,另外,如果在對手的岸邊爆炸,可能就會掀起海嘯一樣的滔天巨浪,能將周邊的城市淹沒。 

  主持人:有很多網友說,這款核魚雷以西方神話中稱霸海洋的海神“波塞冬”來命名恰如其分,這樣的神器一出,美國、北約會立刻緊張起來。有的專家也稱它為反艦神器,說其他反艦導彈在它面前都會黯然失色。曹老師,“波塞冬”這款核魚雷,它的性能是不是獨一無二的,其他國家有沒有類似的可以和它匹敵的武器裝備呢? 

  曹衛東:目前應該說還沒有能和“波塞冬”匹敵的武器。從陸地發射井發射的戰略導彈,是打到空氣中,要在大氣層以外飛行,然後再重返大氣層打擊目標,但爆炸的時候是在大氣層以內。而空中的隱身飛機也好,不隱身飛機也好,都是在大氣中飛行,然後突破到對方的領空,再發射核武器,無非也是在大氣層以內和在陸地上爆炸。我們再看海基的戰略核潛艇發射的導彈,雖然潛艇藏在水下,但是這枚導彈還是要推出海面,從海面上飛出大氣層,然後再重返大氣層,爆炸仍然是在大氣層以內和陸地上。 

  而這枚“波塞冬”核魚雷,航行軌跡完全是在海里,不會在空氣中、大氣層中出現,所以用雷達是根本找不到它的,只能用聲呐找。而作為“波塞冬”這款核魚雷,是在俄羅斯原有的“狀態-6”潛航器的基礎上研發的,航程可以達到1萬公里,下潛深度可以達到1000米,噪音非常小,幾乎沒有辦法能發現它。爆炸的威力又非常大,相當於原子彈和氫彈的威力,而且是在水中爆炸,和陸地上的爆炸方式不同,核魚雷爆炸會掀起一場海嘯。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了,“波塞冬”核魚雷是在“狀態-6”潛航器的基礎上研製的。那麼,魚雷與無人潛航器到底有什麼區別呢? 

  曹衛東:魚雷這種武器在上個世紀就是非常重要的水中兵器了,是一種能夠在水下自動推進,自動控制深度的進攻性武器。由於它的形狀是瘦長條,像條魚一樣,又能像魚那樣前進,所以就起了“魚雷”這個非常形象貼切的名字。魚雷隱蔽性能良好,在水中航行時,可以悄悄接近敵艦,以達成進攻的突然性。因為是在水中爆炸,能量的作用效率非常高,通常1-2枚魚雷就可以擊沉護衛艦、驅逐艦,如果兩三枚魚雷就能使巡洋艦和輕型航母葬身海底。 

  而無人潛航器,雖然和魚雷的外形有些相似,但作用不太一樣。因為魚雷打出去後,是要和對方的艦艇同歸於盡的,而作為潛航器,主要是帶著偵察監視等等器材,任務是測量對方的艦艇速度,搜尋艦艇的噪音、磁場,以及其他的一些特點。 

  主持人:既然魚雷有這麼大的作戰威力,尤其是核魚雷,那麼,美國為什麼沒有將研發重心放在核魚雷上,而是大力發展無人潛航器呢? 

  曹衛東:因為美國的國情和軍力與其他國家截然不同。美國如果想從陸地上打擊其他國家,可以發射“民兵”導彈;如果想從空中打擊,可以通過B-2這種隱身的轟炸機,當然更先進的是B-21;如果想從水中打擊對方,可以通過“俄亥俄”級的戰略導彈核潛艇,下一代的核潛艇也在研製過程中,就是“哥倫比亞”級的。所以,美國打擊別國完全有各種各樣的方式和手段,沒必要像俄羅斯這樣搞一款核魚雷來從水下接近對手。而美國是通過研究無人潛航器,來增加水下的偵察監視能力、通信能力,或者簡單地說就是信息化的能力。美國是用這種水下的無人潛航器來增加整個作戰體系的能力,把無人潛航器作為作戰能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不是將它作為一個作戰的部分。 

  主持人:在水下武器裝備領域,您認為其他國家是選擇發展核魚雷的可能性大,還是選擇發展無人潛航器的可能性大呢? 

  曹衛東:因為俄羅斯是要和美國抗衡,要用更多的辦法和美國達成一種戰略平衡,所以這是俄羅斯獨具的道路。假設其他國家要向俄羅斯學習,首先要具備戰略導彈核潛艇和攻擊型的核潛艇,然後搭載這樣的核魚雷。另外,核魚雷的成本是非常高的,要求的裝備技術水平也非常高,其他國家有沒有這種經濟實力和技術實力需要劃問號,所以學俄羅斯的這個方式很難。 

  那麼,如果學習美國呢?把無人潛航器作為自己整個作戰體系的一部分,這樣相對而言,很多國家都能夠模仿、能夠學習,所以在未來,可能其他國家在發展無人潛航器上花的精力會大一些。

  來源:央廣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