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伊動向暴露戰略兩難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10 11:48:21
  本報訊/近來,美國主導的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國際聯盟和伊拉克安全部隊加強了對伊境內“伊斯蘭國”殘余勢力的清剿力度。伊拉克軍方6月30日表示,國際聯盟當天空襲了“伊斯蘭國”武裝在伊拉克北部的一個藏身地點,打死11名武裝分子。6月26日,在國際聯盟的空中支援下,伊拉克反恐部隊在伊北部薩拉赫丁省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殘余分子發起清剿行動,打死24名武裝分子。 

  在此之前,美國與伊拉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說,鑒於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取得顯著進展,美國將在未來數月繼續減少駐伊美軍規模,並與伊拉克政府討論剩余駐伊美軍地位問題。 

  不過,細品之下,近來美伊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更像是刻意為之,意在為駐伊美軍體面撤離打造借口、創造條件。 

  伊拉克戰爭結束後,美軍的長期駐扎並沒有給伊拉克帶來持久的和平。相反,美軍入侵完全破壞了伊拉克原來的社會結構和族群關係,使各族群、各教派之間的對立日益加劇,也為恐怖主義的滋生創造了條件,“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組織在伊拉克先後肆虐。打著“解放者”旗號進駐的駐伊美軍,也成為一些武裝派別的攻擊目標,其在巴格達國際機場的基地不時遭到火箭彈襲擊。 

  從伊拉克等海外熱點衝突地區撤軍,是川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提出的主張。今年又是大選之年,川普似乎也鐵了心要兌現從伊拉克撤軍的承諾。今年年初,就有美國媒體報道稱,美軍開始從其駐伊拉克的15個軍事基地撤出。此外,媒體還曝光了美軍駐伊拉克指揮官威廉·西利致伊拉克軍方聯合行動指揮部的一封信,信中表示美軍正準備撤離伊拉克。雖然這兩則新聞都被美軍方否認,但仔細分析不難看出,美國在從伊拉克撤軍問題上面臨著來自多方越來越大的壓力,而在撤軍問題上一再反覆,也折射出美國進退兩難的戰略困境。 

  首先,將美國軍事力量驅逐出中東已經成為伊朗的地區戰略主要目標之一。伊朗已經開發並裝備多種射程覆蓋500到2000公里的彈道導彈,美國在伊拉克的基地基本都處於伊朗的攻擊範圍之內。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將領蘇萊曼尼被美軍炸死後,伊朗及其支持力量以各種手段對美在伊拉克基地持續製造壓力。如果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得不到改善,甚至局勢持續升級,美國的這些基地將長期面臨受到攻擊的危險。 

  其次,美以反恐為名繼續保持在伊拉克的軍事存在,面臨合法性危機。就算當初美國是受伊拉克政府的“邀請”而來,但如今無論是伊拉克政府還是議會均下了“逐客令”,美軍事存在合法性的基礎蕩然無存。 
 
  再次,蘇萊曼尼死後,美國的北約盟友擔憂本國軍事人員的安全受到威脅。出於安全考慮,北約從伊拉克撤出了部分軍隊。儘管美國政府仍表態要求北約向伊拉克增兵,但其想讓北約盟友分擔中東地區更多安全責任的願望,顯然越來越難實現。 

  美國的壓力不僅來自伊朗、伊拉克及其北約盟友,還來自國內。由於美國投在伊拉克戰爭上的資金和人力代價過大,如今美國主流輿論都支持撤軍,分歧只是在於撤出的時間、程度以及步驟上。美國國會也一直就是否應設定撤軍時間表等問題進行辯論。然而,美國中東戰略所製造的地區混亂與其盡快撤軍的構想背道而馳。無論是悍然退出伊核協議、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還是其力推的中東和平新計劃,都如同一個個自己親手挖下的陷阱,讓美國在中東無法自拔,很難真正兌現撤軍的承諾。 

  對中東地區的現實利益考量,是美國早就承諾撤軍,卻一再反覆欲走還留的背後原因。美在伊拉克軍事基地的一個重要作用是監控和威懾伊朗,並維持其在中東地區主導地位的戰略功能。即使隨著美國國內能源產量的增加,美國對中東的能源需求有所下降,但對伊朗主導伊拉克和本地區事務的擔心,仍是美國中東戰略的首要考量。 

  國際輿論認為,美國從中東撤軍是大趨勢,但如果美國不改變“極限施壓”的對外政策,不能從合作共贏的多邊主義思維來處理中東事務,繼續做出令地區局勢持續緊張的舉措,圍繞撤軍的消息只怕還會不時反覆。 

  (來源:解放軍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