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金融透視/銀行加速退出網貸資金存管 有民營資本銀行“接盤”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12 15:46:27
  隨著網貸平台風險的逐漸暴露,不少銀行正在收緊或已終止為網貸平台提供資金存管業務。“以前我們銀行做幾十家網貸平台的資金存管業務,去年開始陸續退出和清理,到目前為止,基本不做網貸的資金存管業務了。”一家股份制銀行人士告訴記者。
  一位元華北地區網貸平台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現在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做網貸資金存管的比較少了。銀行已經不做增量,都在減少、壓縮網貸平台的存管數量。“只有少部分網貸平台的資金存管是與股份制銀行合作,大部分網貸平台是與地方城商行、農商行合作。”他稱。
  去年9月網貸資金存管銀行實行“白名單制”之後,不符合資質的中小託管銀行逐步退出。例如,未進入“白名單”的廣東華興銀行發佈公告稱,6月21日起對部分網貸資金存管帳戶進行批量清理。
  另外,記者梳理,今年以來,進入“白名單”的安徽新安銀行已經終止與近30家網貸平台合作;上海銀行、北京銀行、浙商銀行等多家銀行也進入收緊狀態。“但這並不意味著網貸平台的資金存管業務找不到銀行,新網銀行、百信銀行與不少網貸平台開展了新的合作。”上述華北地區網貸平台人士稱。
  多家銀行退出網貸存管
  日前,新安銀行公告稱,由於市場環境變化及平台自身原因,本著對用戶負責的態度,經與平台友好協商達成一致,現終止與以下平台的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合作。終止平台為:聚米科技、戶部金服、乾易貸、帝華創投、鑫融貸、雍和金融。
  記者發現,新安銀行獲得託管銀行資質時間並不長。2019年1月25日,新安銀行發佈公告稱,經過4個月的業務論證、系統建設、制度完善,於2018年10月23日,迎來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的現場測評,對開展該業務相關的制度、系統、協定等多方面進行檢查,並最終於2018年11月16日成功通過測評,成為第42家進入存管白名單的銀行。
  不過,僅過了不到1個月時間,2月11日,新安銀行就發佈公告終止與中贏金融、即利網、人人盈理財、智道理財、和掌櫃的資金存管業務;3月,新安銀行終止了與鼎有財、合貝金融、壹壹金服、農金寶、金瑞龍的存管業務;4月和5月,又分別終止與365易貸、徽商眾投、金信網、龍駒貸、信用寶、雪山貸、小諾理財、環市金服,以及愛健康金融、東方車貸、喔喔貸、融租E投、加財貓、華僑寶等多家平台的存管業務合作。
  與此同時,未進入“白名單”的銀行也在逐漸退出此類業務。今年6月10日,華興銀行發佈公告稱,為進一步加強帳戶管理,引導廣大客戶合理安排和使用帳戶資源,將於6月21日起對部分網貸資金存管帳戶進行批量清理。
  華興銀行公告顯示,存管帳戶餘額為零,未在2018年4月30日前完成升級,且與華興銀行已終止合作的網路借貸平台部分網貸資金存管帳戶,將被實施清理。同時,實施清理操作後的網貸資金存管帳戶將無法辦理任何業務。
  早在2018年,貴州銀行就稱,因為業務轉型,將於當年3月底前徹底退出網貸平台資金存管業務。今年年初,上饒銀行終止與部分網貸平台合作。上海銀行、北京銀行、浙商銀行等多家銀行也在加緊出清網貸存管業務。
  一位元華南地區網貸平台人士稱,網貸行業目前不確定性很高,銀行不願意捲入其中,擔心影響銀行的聲譽。
  “網貸平台存在較大的資訊不透明的情況,資訊披露存在很多問題,銀行無法深入瞭解平台的情況,接受資金存管相當於給平台背書,容易給銀行帶來麻煩。銀行寧願不做這塊業務,也不想帶來風險。”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對記者稱。
  歐陽日輝稱,網貸平台要想獲得銀行的認可,唯有高度透明的向銀行披露自己的資訊,接受銀行的盡調。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對記者表示:“資金存管業務不掙錢,還面臨信譽損失風險,這是很多銀行打算退出網貸資金存管業務的主要原因。對銀行而言,資金存管業務性價比不高。隨著監管趨嚴,網貸平台風險暴露,可以做資金存管的網貸平台越來越少,已經從去年初的2000多家下降到目前的800多家。”
  王詩強稱,目前銀行從事網貸資金存管業務,一般會對合作平台進行資質考核,網貸業務必須合法合規。未來,網貸平台數量還會下降,平台在選擇存管銀行時,盡可能選擇合作網貸平台較多且在白名單裡的存管銀行。
  “在一家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存管資金的費用一個季度要好幾百萬,平時的系統維護和Bug修復要另付費用。當然,名氣較大的存管銀行對網貸平台的業務起著帶動作用,這也是有些網貸平台寧可多花費也要找實力雄厚銀行進行存管的原因。”一家網貸平台人士表示,若更換資金存管行,不僅對平台聲譽會有影響,平台還需要另外支出在新的託管銀行建設新系統,原來託管行的系統並無法遷移過來。
  助貸模式或為平台出路
  7月18日,陸金所宣佈停止網貸業務進行轉型,稱其P2P業務正積極回應和配合監管“三降”要求,現有產品與客戶權益不受影響。
  今年3月,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突然宣佈清盤計畫;6月份,在美上市的信而富公告稱,由於監管變動和P2P市場的不確定性,正在停止相關業務,向助貸業務模式轉型。
  “網貸平台一直在嘗試向助貸模式轉型,但是銀行需要的不是簡單的引流,銀行需要平台提供真實的資訊及其來源。”歐陽日輝表示,可以把從事助貸的機構分為兩類:純助貸機構——為持有金融牌照的機構引流,提供資訊服務,做貸款的仲介;聯合助貸機構——以一些保險機構和融資擔保公司為代表,與擁有資金的金融機構聯合貸款。目前的助貸風險承擔機制中,多數情況下,保險公司或擔保公司是最終的風險承擔者。
  歐陽日輝稱,助貸機構發展助貸業務,應該限制在資訊仲介的範圍,不能觸碰資金和信用,不能成為最終風險承擔者。理想的助貸模式是,助貸機構給持牌的金融機構同時提供客戶和資料,金融機構自己進行客戶的篩選和判斷。這種模式既有利於傳統金融機構數位化轉型,推進金融服務的廣度和深度,又能促進助貸業態的健康發展,不至於出現網貸發展的混亂局面。
  對於網貸轉型,王詩強稱,除了助貸模式,還可以通過收購互聯網小貸牌照、參股消費金融公司等途徑開展消費金融業務,但是這些轉型路徑只適合股東背景強大或資金實力雄厚的平台。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