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區域經濟/安徽省級資金5年投資項目155個 引導創新要素集聚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15 11:08:12
  科技成果轉化由於存在投資風險大、投資週期長等情況,很可能因為融資難而倒在創業的“最初一公里”。
  安徽省投資集團積極探索以股權投資激勵高科技創業團隊的長效機制,實施“人才團隊+科技成果+股權投資+按投資本金和同期商貸利息回購”的投資模式,引導帶動資金流、人流、物流、資訊流等創新要素加速集聚。
  走進位於合肥市高新區的“清新互聯”公司,一塊“安徽省高層次科技人才團隊”的牌子格外醒目。瞄準了無線視頻這一領域,王靜良和兩個合夥人於2014年在合肥成立了這家公司,研發生產執法記錄儀、智慧安全帽等無線智慧產品。公司註冊資金500萬元,規模不大。“如果按原先的計畫,存活下來雖不成問題,但只能小步邁進。”王靜良坦言。
  轉機出現在2015年,安徽省科技廳出台政策,激勵高層次科技人才團隊在皖創新創業。對參加評審的科技團隊分A、B、C三類,分別給予不同的債權投入或股權投資。
  按照相關規定,安徽將以股權投資或債權投入的方式,激勵一批國(境)內外、省內外高層次科技人才團隊在皖創辦公司,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產業化。“股權投資重在引導,且有了省裡的‘背書’,對地方也是一種引導。”安徽省科技廳副廳長程雪濤說。
  王靜良的創業團隊被評為A類,獲得1000萬元股權投資,占公司股份的8.4%。有了這筆資金的注入,公司迅速發展壯大。“我們將60%的資金用於招聘研發人員,其餘用來拓展市場、打通產品供應鏈。”王靜良告訴記者,公司銷售額已從2016年的1300萬元,躍升到去年的5600萬元,跨入行業細分市場的前列。
  股權投資 助推科技成果轉化
  在安徽省投資集團旗下的安徽省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豔看來,科技成果轉化由於存在投資風險大、投資週期長等實際情況,很可能因為融資難而倒在創業的“最初一公里”,因而需要股權投資去發揮引導作用。
  為此,安徽省投資集團積極探索以股權投資激勵高科技創業團隊的長效機制,實施“人才團隊+科技成果+股權投資+按投資本金和同期商貸利息回購”的投資模式。
  “先由地市科技局將符合條件的企業提交給省科技廳,然後由我們對企業出具盡職調查報告,配合科技廳現場考察後最終確定企業的名單。”王豔說,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些資金是直接投資給創業團隊,而非所在的公司。“這有助於激發團隊創業熱情,提高其科技成果轉化後在公司的話語權。而創業團隊至少是3人以上,且具備相應資質。”
  資料顯示,自2014年啟動招引團隊工作以來,省級資金累計投資項目155個,引進院士等各類高端人才近千人。截至目前,已經為7家符合條件的企業兌現了相應的股權激勵,過半企業運轉態勢良好。
  “隨著各類科技人才團隊紛至遝來,資金流、人流、物流、資訊流等創新要素也加速向安徽集聚。”安徽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宏觀處負責人王尚改認為,在投資資金的撬動下,海內外高端創新人才紛紛湧現。
  賦能思維 進一步放大資金功效
  資金並非“一投了之”。為了確保資金“好鋼用在刀刃上”,創投公司通過派駐董事、專案經理等,對所投企業的重大決策予以監管,並擁有“一票否決權”。當然,公司不參與所投企業的日常運營,但會通過公司董事會會議或日常報告來強化監督,確保資金的60%以上用於研發。
  王豔告訴記者,創投公司除了是出資人外,還以專業團隊為企業提供服務。“企業成長初期,聘請專業的法務、財務團隊成本巨大。”王豔說,企業如果需要,創投公司會幫助其解決初創期治理不健全的難題;並利用自身的法務、財務資源,在企業面臨財務管理、法律事項時向企業提供諮詢服務,説明企業在後續融資以及並購方面規避一些法律風險。
  對此,王靜良深有感觸。“政策性的引導、策劃展會等,都讓企業受益匪淺。”王靜良告訴記者,更大的受益在於公司對外融資上,目前已獲得2500萬元的A輪融資用以開發5G應用產品。“因為有了股權資金的投入,公司在資本市場上很受青睞,從而帶來市場影響力。”
  股權資金的精准投放,並不斷完善投後管理,讓一些高新產業從無到有、由有到優,形成具有區域優勢的產業集群。探其緣由,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是省投資集團的“賦能思維”放大了資金的功效。據初步統計,在省招引團隊資金投入後已有14個項目獲得後續融資,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66億元,引導社會資本投入的效應持續放大。
  靈活退出 解除企業後顧之憂
  創投公司如何將股權投資的資金收回?
  “企業發展壯大後,可以在5年內,隨時對我們所持有的股權進行回購,以相同本金加同期基準利率產生的利息進行回購即可。”安徽省高新技術產業投資公司副總經理鐘琪說。
  “有些創投公司還會留下部分剩餘股份參與企業後期發展分紅。”王豔表示,這既讓企業沒了後顧之憂,也切實發揮了引導作用。
  為了消除創業團隊對投資資金注入後帶來的股權稀釋擔憂,在股權之外又增加了債權選項,這也意味著創投公司只是作為創業公司的債權人存在,以低息借款的方式向其注資。“我們並不以長期持有創業公司股權為目的,而是期待能夠儘早退出以便資金能夠再次運轉起來。”鐘琪介紹。
  而鐘琪的自信,來源於安徽省股權投資基金。為深入推進“五大發展行動計畫”,支持“三重一創”和製造強省建設,2017年,安徽省委、省政府組建670億元的省級股權投資基金體系。作為省級股權基金的主力承擔者,安徽省投資集團積極探索適合安徽省情的基金組合和投資策略,挖掘了一批符合新經濟、新模式、新業態特點的優質專案,不斷提升省級股權基金投資品質。
  “省級股權投資基金實現省內地市全覆蓋,同時覆蓋了量子科學、新能源汽車、智慧製造、新材料等多個戰略性新興產業,基金類型進一步豐富。”安徽省投資集團董事長陳翔說,安徽已形成了覆蓋企業全生命週期的基金組合,為服務實體經濟、推動安徽經濟高品質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