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麗甘肅/甘肅人物李陵:孤軍深入 血戰匈奴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12 15:40:02
本報專案組:

 天漢二年(前99年),李廣利統領三萬騎兵從酒泉出發,攻擊在天山一帶活動的右賢王,武帝召見李陵,想要他為大軍運送糧草。 

 李陵來到武台殿,向武帝叩頭請求說:“臣所率領的屯邊將士,都是荊楚勇士、奇材、劍客,力可縛虎,射必中的,望能自成一軍獨當一面,到蘭幹山南邊以分單於兵力,請不要讓我們只做貳師將軍的運輸隊。”武帝說“:你是恥於做下屬吧!我發軍這麼多,沒有馬匹撥給你。”李陵答道:“不須給馬匹,臣願以少擊多,只用五千步兵直搗單於王庭。”漢武帝為他的勇氣所感便同意了,並詔令強駑都尉路博多領兵在中途迎候李陵的部隊。 

 路博多以前任過伏波將軍,也羞於做李陵的後備,便上奏:“現在剛進秋季正值匈奴馬肥之時,不可與之開戰,臣希望留李陵等到春天,與他各率酒泉、張掖五千騎兵分別攻打東西浚稽山,必將獲勝。”武帝見奏大怒,懷疑是李陵後悔不想出兵而指使路博多上書,於是傳詔路博多:“我想給李陵馬匹,他卻說什麼‘要以少擊眾’,現在匈奴侵入西河,速帶你部趕往西河,守住鉤營之道。”又傳詔李陵:“應在九月發兵,應從險要的庶虜鄣出塞,到東浚稽山南面龍勒水一帶,徘徊以觀敵情,如無所見,則沿著浞野侯趙破奴走過的路線抵受降城休整,將情況用快馬回朝報告。你與路博多說了些什麼?一併上書說清楚。” 
 
 於是,李陵率領他的五千步兵從居延出發,向北行進三十天,到浚稽山紮營。將所經過的山川地形繪製成圖,派手下騎兵陳步樂回朝稟報。陳步樂被召見,陳說李陵帶兵有方得到將士死力效命,武帝非常高興,任陳步樂為郎官。 
  
 李陵在浚稽山遭遇到單於主力,被匈奴三萬多騎兵包圍。李陵軍駐紮在兩山之間,以大車作為營壘,李陵領兵沖出營壘擺開隊伍,前排持戟和盾,後排用弓和弩,下令:“聽到擊鼓就進攻,聽到鳴金就收兵。”匈奴見漢軍人少,徑直撲向漢軍營壘。 

 李陵揮師搏擊,千弩齊發,匈奴兵應弦而倒。匈奴軍敗退上山,漢軍追擊,殺匈奴兵數千。單於大驚,召集左賢王、右賢王部八萬多騎兵一起圍攻李陵。李陵向南且戰且走,幾天後被困在一個山穀中。連日苦戰,很多士卒中箭受傷,三處受傷者便用車載,二處受傷者駕車,一創者堅持戰鬥。 

 李陵說:“我軍士氣不如前,又鼓不起來,是何原因?莫非是軍中有女人麼?”原來,軍隊出發時,有些被流放到邊塞的關東盜賊的妻女隨軍作了士兵們的妻子,大多藏匿在車中。李陵把她們搜出來用劍殺掉了。第二天再戰,果然斬匈奴首三千多。他們向東南方突圍,沿著故龍城道撤退,走了四五天,被大片沼澤蘆葦擋住。 

 匈奴軍在上風頭縱火,李陵也令將士放火燒出一塊空地才得以自救。又退到一座山下,單於已在南面山頭上,命他兒子率騎兵向李陵發起攻擊。 
  
 李陵的步兵在樹林間與匈奴騎兵拼殺,又殺匈奴兵數千,併發連駑射單於,單於下山退走。這天李陵捕得俘虜,俘虜供出:“單於說:‘這是漢朝的精兵,久攻不能拿下,卻日夜向南退走把我們引到塞邊,會不會有伏兵呢?’而許多當戶和君長都說:‘以單於親率數萬騎兵攻打漢朝幾千人,卻不能把他們消滅,那以後將無法再調兵遣將,也使漢朝越發輕視匈奴。務必在山穀間再度猛攻,還有四五十里才到平地,即使不能破敵,返回也來得及。’”這時,李陵軍處境更加險惡,匈奴騎兵多,戰鬥一整天不下幾十回合,匈奴兵又死傷二千餘人。匈奴軍不能取勝,準備撤走。 

 恰逢李陵軍中有一個叫管敢的軍侯,因被校尉淩辱而逃出投降了匈奴。對單於說:“李陵軍無後援,並且箭矢已盡,只有李陵將軍麾下和成安侯韓延年手下各八百人排在陣式前列,分別以黃白二色作旗幟,派精兵射殺旗手即可破陣了。”單於得到管敢,大喜,命騎兵合力攻打漢軍,邊打邊喊:“李陵、韓延年快降!”接著擋住去路猛烈攻打李陵。李陵處在山穀底,匈奴軍在山坡上從四面射箭,矢如雨下。漢軍堅持南行,未等沖到鞮汗山,一天之中五十萬支箭已全部射光,便丟棄戰車而去。 

 當時,還剩士兵三千多,赤手空拳的就斬斷車輪輻條當武器,軍吏們也只有短刀。又被一座大山所阻折入狹穀,單於切斷了他們的退路,在險要處放下壘石,很多士卒被砸死,不能前進。 

 黃昏後,李陵換上便衣獨步出營,攔住左右說“:不要跟著我,讓我一個人去幹掉單於!”過了很久,李陵才回來,歎息說:“兵敗如此,惟求一死!”軍吏說:“將軍威震匈奴,陛下不會讓您死,以後可想別的辦法回去,像浞野侯(趙破奴)雖被匈奴俘獲,但後來逃回去,陛下仍以禮相待,何況對將軍您呢!”李陵說“:你別說了,我不戰死,不為壯士。”於是他要部下把旌旗都砍斷,把珍寶埋藏在地下。又扼腕道:“再有幾十支箭,我們足以逃跑了,可現在無武器再戰,天一亮就只有束手待擒了。不如各作鳥獸散,還可能有逃回去報告陛下的人。”他令將士們每人拿上二升乾糧,一大塊冰,約定在邊塞遮虜鄣會合。準備夜半時分擊鼓突圍,但鼓未響。 

 力竭被俘 

 李陵與韓延年一同上馬,十多名壯士和他們一道沖出。匈奴數千騎兵緊追,韓延年戰死,李陵長歎:“我無臉面去見陛下呀!”於是下馬投降了。他的部下四散逃命,逃回塞內的僅四百餘人。[7] 李陵兵敗之處離邊塞只有百餘里,邊塞把情況報告了朝廷,武帝想必李陵已戰死,就把他母親和妻子召來,要相面的人來看,卻說他們臉無死喪之色。後來得知李陵已降匈奴,武帝大怒,責問陳步樂,陳步樂自殺了。 

 很久以後,武帝悔悟到李陵是無救援所致,說:“李陵出塞之時,本來詔令強弩都尉接應,只因受了這奸詐老將奏書的影響又改變了詔令,才使得李陵全軍覆沒。”於是派使者慰問賞賜了李陵的殘部。李陵在匈奴一年後,武帝派因杅將軍公孫敖帶兵深入匈奴境內接李陵。 
公孫敖無功而返,對武帝說:“聽俘虜講,李陵在幫單於練兵以對付漢軍,所以我們接不到他。”武帝聽到後,便將李陵家處以族刑,他母親、兄弟和妻子都被誅殺。隴西一帶士人都以李陵不能死節而累及家室為恥。 
    
 
 
【大華網路報】